真的不写了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楼诚】En La Mar 03.

【恭喜笙歌慢良心发现填坑更新】

【别揪细节私设都是为了剧情发展服务有错全是我的别ky谢谢大家给大家磕头了】

【前文戳tag吧反正就两篇,越写越短了我还】

03.暮冬

20岁时意识到自己对明楼的特殊感情时,明诚曾想,大抵这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爱上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哥哥更荒诞的事情了;7年后他站在自己临时租住的小房子里,听明楼缓缓说完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故事,才知道原来这世上荒诞的事情太多,且纷纷向他砸来,令他措手不及,甚至连落荒而逃都做不到。

白炽灯晃得明诚眼前闪着一块块黑色的光斑,他没听清似的,笑了几声,仿佛虚心讨教的学生般认真问大晚上匆匆从明家赶来找他的明楼:“你刚才说了什么?”

“阿...

【楼诚】En La Mar 02.

【挖个坑,埋点土,数个一二三四五。自己的土,自己的地,种啥都……啥也没种。】

【艰难的复健期,前文链接等会加上】

02.迟夏

     20岁的明诚伏在画室的书桌上画画。他关了门,叮嘱明楼不准进来打扰,在屋里一画就是一天。

    他在画明楼,他的哥哥。这个男人长他6岁,他们朝夕相处16年,明诚闭着眼睛就能想起明楼的模样,下笔却总是犹豫。画纸一张张报废,他没舍得扔——不是心疼钱——都好好地压到画板下方,再换过一张重头开始。

    日出到日落,黑夜降临,明诚几乎绝望...

【楼诚】En La Mar 01.

【现代AU,灯火有些卡住了先放放,挑战一下自己,争取十章内讲完一个故事】

01.如丹

    明诚总是做同一个梦。

    他被困在阴暗潮湿的小木屋里,柴禾上的木屑和着地上的水渍沾污他破旧的衣角,眼泪打湿衣襟;煤灰染黑他的手掌,冬日刺骨的井水让他手上生满冻疮。阳光是进不去屋子的。一把沉重的锁,一条拇指粗的铁链,分隔开这个世界的善,隐藏起这个世界的恶。

    “然后呢?”明台咬了一口苹果,咔吧咔吧。

    然后。然后的故事,...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