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33.


第三十三章:





没过两日谭宗明就开始让安迪着手准备同凌远的洽谈。

“你来真的?”安迪不敢置信。她的脸上露出一点将笑未笑的表情,不知道到底该对此做出何种反应,于是又问一遍。

谭宗明签着文件,头也不抬:“你约个时间,大家一起吃顿饭。”

安迪张了两下嘴巴,说不出话。

“哦对了,”谭宗明揉揉脑袋,语气理所当然,“让他带上赵医生。”

一声笑回荡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安迪低头看了看手中文件,感慨地摇摇头:“我看呐”,她上前将手里的东西拍在谭宗明桌上,“你不是谈生意,你是相亲。”

谭宗明很意外:“你还知道‘相亲’?”

安迪摊手:“小曲教我的,据说是一种非常反人类的活动。Anyway说到小曲,她貌似对赵医生很有好感。啊我现在真的很好奇,这个赵医生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上至你谭宗明下至小曲,这么不择手段。”

“不择手段不是这么用的,”谭宗明将签好的文件还给安迪,隔空点点她“另外,新词可以学,八卦这种习惯还是不要学了。”

安迪一愣,不知该不该反击回去,就在这愣神思考的空档谭宗明已经先发制人,一面说着感谢一面将人骗出了办公室。良久安迪回过神来,皱皱眉头。

“他刚才算不算骂了我?”






赵启平捏紧了手中的勺子,再三告诫自己“故意伤害要判刑”,生生压下了自己内心将筷子冲着凌远脸上戳过去的冲动。

“不去!”赵副主任态度强硬。

凌远慢条斯理地夹起一块肉,在他眼前晃了晃,挑唇笑道:“到嘴的肉,你不能因为个人的恩怨,而让它从我的手中飞走,是不是?”赵启平瞪着他,眼疾手快一抬手,筷子击中筷子,凌远手一抖,到嘴的肉掉在了桌上。

凌远惊诧地瞪他:“造反啊!”

赵启平毫不客气地继续瞪回去,誓要证明自己的眼睛比凌远的圆比凌远的大,他一拍桌子站起来,端着餐盘往回收处走,冷笑连连:“造反有理!”

众人疑惑又惊讶的目光里凌远泰然自若地继续吃饭,一副对赵启平的反应早已料到的模样,成竹在胸。

果然没多久赵启平又乖乖折回来,咬牙切齿:“什么时候?在哪?”

凌远得意地笑了。






吃饭的这日天气不大好。

白日里还艳阳高照,到了晚间忽然就下起雨来。赵启平一下车就被风扑了满脸,于是默默加快了脚步。他才走到酒店门廊下雨就落了,没多久便湿透了地面。

凌远已经到了,在门口等着他,眉间凝了抹沉重。

“师兄?怎么了?”赵启平走上前,伸手在他面前摆了摆。凌远摇头说“没事”,示意赵启平往里头走,却频频回头望向酒店门口的角落处。

进门报了谭宗明的名字,立刻有人领着他们朝最里面走去。VIP专用电梯一路升到顶楼,来人送他们到达包间门口,微笑着退了下去。

凌远拧动把手,推开门,谭宗明与他四目相对。他们之间第一次见面就有一种“王不见王”的感觉,谭宗明在来之前调查过他的一切资料,一个懂得如何恰当利用现实的理想主义者,绝非池中之物;要是他没行医,说不定现在两个人会是彼此都非常重要的对手。

短暂的眼神交汇过后,他们互相点头示意。谭宗明从座位上起身,迎上前同凌远握手:“凌院长。”

“谭总,幸会幸会。”

安迪也同他打了招呼,凌远回身,将面无表情的赵医生拉到身边,假模假样地介绍:“这是我们骨科的赵副主任,也是附院最年轻的副主任,赵启平。”

“赵副主任,年轻有为啊。幸会幸会。”谭宗明朝赵启平伸出手。后者看他一眼,也伸出手去,仿佛真心诚意地同一个陌生人寒暄:“您好谭总,感谢您对我国医疗事业的大力支持。”

“我只是,不想让赵医生这样有能力的医生被束缚了手脚。雄鹰嘛,该给一片天空才是真正为它好。”谭宗明意有所指,话中带话。

赵启平继续笑道:“看不出来,您的思想觉悟这么高。”

“哪里,只是从错误当中吸取经验教训罢了。”

赵启平没兴趣再同他继续握手下去,略略使力捏了谭宗明一把,趁人吃痛假装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转向安迪:“您好。”

“您好。”安迪含笑看他。






即使目的不纯动机不纯,该谈的正事还是要谈。相比谭宗明与凌远这边聊的火热,安迪于赵启平那边显得安静地多。赵医生神色自若地吃吃喝喝,仿佛今天的一切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安迪捧着瓶水,出声道:“看起来赵医生对这些菜比较满意。”

赵启平点点头,扫了一圈菜色,面不改色道:“谭宗明点的。”是陈述句而非疑问句。

安迪挑眉:“没错。”她看一眼赵医生,又微微侧身瞥了一眼谭宗明,忽然道:“你很有意思,赵医生。你们俩之间也很有意思。噢,绝无贬义。”

赵医生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这才看着安迪道:“您这个形容也很有意思。我呢,我这个人很有意思是毋庸置疑的;不过我和谭宗明之间嘛,就没什么意思了,因为根本没有意思。”

“wait wait wait,什么有意思没有意思,我有点绕不过来。OK,你们之间的事我不便插手,不过我很好奇赵医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吗?大概是好看的皮囊和无趣的灵魂吧。”

“噢?”安迪耸耸肩。

“骗你的。”赵医生忽然狡黠地眨眨眼,“是好看的皮囊和有趣的灵魂。”

安迪于是开怀大笑:“好了好了,我真的相信。你确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谭宗明顺着笑声投来一瞥,赵启平眉梢眼角飞扬,毫不客气地接下他的目光。






快结束时安迪接到一通电话,焦急要往家赶。谭宗明将车子钥匙交给她,教她不必担心,自己会有人送自己回去。凌远低垂着眼睛喝酒,不看谭赵二人。

雨仍未停,三人出了酒店大门,只有两辆车子。雨声击打在耳膜,鸣笛声不时响过,凌远正要开口,眼角余光忽又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喊了一声“熏然”,而后拔腿就去追,什么都顾不得。

赵启平呆愣在原地,半天后反应过来,抬脚也要往雨里冲去追凌远,被谭宗明一把拉住:“别跟着疯,再说你去能帮什么忙?”

“和谭总有什么关系?”赵启平甩开他的手,扯平被拉皱的衣角,态度傲慢。

谭宗明不怒反笑:“自然有关系,我还等着你送我回家。”

赵启平扭头,皱眉道:“谭总不会打电话给助理或公司吗?”

“天色不早了,不便打扰他们清梦。”

“你还可以叫出租。”

“那种东西我坐不惯。”

“那你想要什么?”

“还是要劳烦赵医生,噢,赵副主任一趟。”

“您可真金贵。”赵启平甩手走下台阶,迎着雨快步小跑进驾驶座,发动了车子。谭宗明背着手,站在门廊下看他,表情在雨雾中不明。

赵副主任按了两下喇叭,按下车窗:“还不上车!”






一路无话,道路两旁灯光疾速掠过,赵启平跟着导航的提示走,到达熟悉的目的地。这么多年这个城市翻新了一遍又一遍,连小区的外表都有些不一样了。赵启平停好车,示意谭宗明可以离开。

谭宗明解了安全带,手摸上车门又放下,回身道:“赵医生,有兴趣去我家里坐坐吗?”

“没兴趣。”

“喝杯咖啡。”

“容易失眠。”

“只是看一看。”

赵启平微微抬起下巴看谭宗明。这个眼神在晦暗的夜晚充满探究,仿佛一眼就能挖掘出谭宗明真正的目的。

谭宗明的喉结动了动。

“好。”他听见赵医生这样说。



——TBC——


评论(36)
热度(369)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