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31.




第三十一章:



时间在指针的针脚上行进了一圈又一圈,前行着,不肯回头,不要回头。命运却在这流逝中不断地回到原点,循环往复。

六年,二千一百九十天,一切都没变。

一切都已经改变。




谭宗明打量着赵启平。

他比从前看起来更瘦了,五官锋利像刀。或许赵医生本来就是把刀,只是从前还未开刃,如今气势出来了,凛着光让人不敢接近。他染了头发,红色的,三十多岁了看起来还像初出象牙塔的青年,但内在已经沉淀到知世故而不世故。六年的美帝生活让他看上去比从前更精神更阳光,但身后的应该是同事的女孩子都保持着欲近却远的距离,谭宗明知道,他还是从前那个站在自己的世界里对爱情冷眼旁观的赵启平。

那个他亲手拽出来又亲手推回去的赵启平。

谭宗明在这沸腾的热气里,因从前的自己而遍体生寒。

赵启平同时也在打量着谭宗明。

这些年晟煊越来越壮大,领域涉及到美国是自然的事。华尔街几乎随处可见谭总的报道与采访,这个人在屏幕里笑的温和又从容,迷惑地收起所有尖利爪牙。隔了这么久赵启平再一次亲眼见到这个人,他好像一点也没变,眉目深邃,裹着最深的海。赵启平从前放任自己在里面沉溺下去,后来被抛上岸,再不舍得也要望而却步。




一同前来的医生护士躁动起来。

“哎那不是谭宗明吗?”

“不是吧那么大的总裁来这里吃饭?”

“总裁怎么啦总裁也是人有七情六欲的哦。”

“得了吧,我可听人说,谭宗明啊……那方面不行。”

“哪来的谣言乱说的吧!”

“什么乱说,要不是不行,怎么这么多年连个绯闻对象都没有?”

“切,人家那叫洁身自好。”

“得了吧你个花痴——”

赵副主任咳嗽了一声,微微侧过身去,问道:“咱们先吃饭去?”

“好好好吃饭了吃饭了啊!”

一群人浩浩荡荡同谭宗明擦肩而过,赵启平落在最后,同他对视。

谭宗明动了动嘴唇。他有两片菱形的唇,好看而多情,这样的唇适合拿来接吻,赵启平最清楚。可是赵医生有两片薄唇,这样的面相通常被认为是薄情的象征。

好久不见。谭宗明想这样说。

赵启平向他走去。

当下的时刻被转换成黑白片的老电影,优雅的女声夹杂着无法消除的电流的声音,伴随着赵启平的步伐,一下一下,击打在谭宗明心头。他的男主角愈来愈近,带着风,送来不安和忐忑,一步,又一步。

在谭宗明的身旁停住。

而后,赵启平对谭宗明露出一个笑容,声音轻快:“谭总,好久不见。”

谭宗明几乎站不住。

电影卡了带,纠结成一团乱麻。多年不见的前任笑着和你说“好久不见”,下一步便是挽着他手臂的娇俏女郎,和不久之后洋溢着幸福喜悦的大红喜帖。

只有赵启平自己知道这样轻松的一句话需要多大努力。要拿捏分寸,要语气正好,要不露声色。要隐藏起所有的情绪和爱。

他们甚至没有握手,赵启平很快走开,追赶上他的同伴们。

谭宗明想,自己赌输了。





没过几天上班路过附院的医师资料墙时,赵启平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他刚上任不久,牌子也是新做的,明晃晃挂在一排已经有些泛旧的资料牌中间,像他这个海归医学博士的身份一样仿佛也镀了一层金。牌子上的证件照用的是他六年前离开前照的那一版。六年过去了,他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

三十多岁的骨科副主任医师,正是前途一片大好的年纪。岁月偏爱他,照片上的赵医生与现在这个站在这里的赵医生没有任何区别,除了他心血来潮染的红发,和怎么也逃不掉的几缕眼角的细纹。

没人知道,他的心在很久之前就老下去,如西山的落日,一点点被时光消磨掉所有的光芒。

赵启平于是就站在那里,双手插在医师袍的两兜里,身形挺拔,一言不发地端详着许多年前的自己。

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与病人家属从他的背后走过,忍不住多打量了这位年轻的医生几眼——有些人只是站在那里就足够成为风景,哪怕是看上都心旷神怡。羞怯的爱慕者放慢了脚步,只盼多呼吸一点与他相同的空气也是好的。

办公室的护士从走廊拐角的墙后探出半个身子来:“赵医生,有人找。”她的脸上挂着促狭的笑意,但又因为摸不准赵启平的脾气不敢太过放肆而努力尝试着表现得不要太过明显,于是面上呈现出一个有点滑稽的表情来。

赵启平回头,好看的眉头皱起来。这个时间来医院指名道姓地找自己,而且还让护士这个样子的,也只有一个人了。

他叹口气,道了声“谢谢”,又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谭宗明难得在上班时间出神,眼前晃过一只手拉回思绪,他的CFO撑在办公桌前满脸疑惑:“老谭,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事……”谭宗明搓搓脸,连续几天质量足够差的睡眠状况让他看起来不够精神,“怎么了?”

“呃,我的车子今早送去保养还没有回来,但是我需要去医院接一下我的室友。So……你知道我不习惯坐那些taxi啊什么的,please?”

“哪家医院?”

“呃我看看……附院,对附院是在哪里?”

谭宗明笑着摇头,路都不知道,她的室友是如何放心让安迪去接自己的?转念他又想,总不会这么巧,又在医院见到赵启平。

可是表盘只有12个数字,命中注定的也只有唯一的一个人。





几天前崴了脚来就诊的小姑娘撑着脑袋笑靥如花地歪头盯着赵医生。“一见杨过误终身”,小说里曾这样描述一个人的魅力之大。曲筱绡从前不信,见过赵启平就信了。她要到了赵医生的电话,三天两头打一个,不接就继续,再不然就发消息,没有回复也继续发。实在没有任何回应,她就跑来医院堵人,准时准点的堵,雇了一堆人来挂赵医生的专家号。

赵医生生得好,从小到大惹下的桃花绝不算少。但这么难缠的,曲筱绡是第二个。

“赵医生——”小曲捏着嗓子娇滴滴喊他,“你看我这脚怎么还是疼啊——”

赵启平头也不抬:“按时敷药按摩了吗?”

“有啊——”

“那就没有问题,乖乖再养两天自己就好了。”

小曲悻悻收回脚,瘪着嘴看了他半天,气他不懂风情。好半天赵启平才将视线投过去,好气又好笑:“怎么?”

“你们当医生的,对病人都这么冷漠吗?”

赵医生点点头,反问道:“那你们这些有钱人,都这么喜欢浪费医疗资源,不把我的工作当做一回事吗?”

“我没有!”小曲立刻指天做发誓状,随即又向他撒娇,“人家只是想约你吃个饭而已嘛。”

崴脚,吃饭,登堂入室,多么熟悉的情节。赵启平看着曲筱绡,仿佛看见从前。他于是发了好一会儿呆,小曲喊了好几遍赵启平才回过神来,正色道:“曲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真的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怎么?”小曲挑眉,“我就不信了,难道你是唐长老,七情六欲都抛在身后,女妖精拿你都无可奈何?”

赵启平无言以对,做了个念经的手势:“阿弥陀佛,女施主。多谢女施主厚爱,请快快离开吧。”

曲筱绡在他的办公室里笑得惊天动地。

眼角笑出的眼泪还没擦完,安迪已经带着谭宗明找到这里,礼貌地叩了门进来拉住小曲。谭宗明随后跟进来。他站在门外听了半天,心里不客气地嘲笑小曲。

这样的招数他早在赵医生身上用过,吃一堑长一智,赵医生怎么可能还会上当。

赵启平看见他,手腕一抖,笔尖划出一道圈。凌远的电话呜呜啦啦打进来又挂断,屏幕亮起来又暗下去。

谭宗明眼尖,一眼望见人潮汹涌的华尔街。

他突然觉得,自己说不定还没有赌输。



——TBC——


评论(25)
热度(427)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