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你拥抱我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丞坤】花花世界

【祝我的返程生日快乐】

【现背,一切都是我的想象,是我ooc】

【速打,天马行空没有逻辑】





“紧张吗?”

“有一点……还好。”







天津真是一个好看的城市。

酒店阳台的地界其实面积不算太广,但好在有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足够背着经纪人溜出来的两个人放上偷偷买好的啤酒,再挨在一起欣赏月色。

蔡徐坤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五分钟。”

还有五分钟,现在坐在他身旁的这个小孩就要成为法律意义上的成年人,意味着从此以后,小王子要正式从他的城堡里走出来,看到阳光也看到黑暗,感受温暖也感受寒冷。

但其实这对范丞丞来说不算一件新鲜的事情。

所以蔡徐坤问他:“紧张吗?”

“有一点……”范丞丞手指局促不安地搓搓衣角,“还好。”

他早就见过很多了。

那些从一开始就出现的,莫名的荆棘,这么多年死死生长在那座城堡周围,拼命地向上攀爬着,想要探进他的乐园,刺伤他,看他流血落泪。

蔡徐坤当然明白。

蔡徐坤伸出手去,按住范丞丞的动作,手指扣着手指握住他的手。冰过的啤酒的低温还残留在蔡徐坤的手心和指腹,范丞丞打了个小小的抖,随即用力地回握住他。
他们都曾在荆棘中挣扎,也不得不继续在荆棘中挣扎,但这么多年披荆斩棘,他们什么都不怕。

何况他们现在还有彼此。

成人世界早早就对他们亮出獠牙,可他们却始终温柔又强大。







还有四分钟。

范丞丞感受着手指下逐渐回暖的温度,忽然有些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哥哥的。

可能是舞台初见的惊艳一瞥?音乐响起时他忍不住脱了外套跟着扭动,后来回看视频才发现自己不小心露出了贴在里面的暖宝宝,实在是傻得不行。

也可能是宿舍走廊的那句安慰?半夜里因为不久前的舞台失误越想越难过的小朋友跑出来乱逛,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蔡徐坤径直朝他走过来,小孩紧张地缩了缩脖子,哥哥却上前捏了捏他的后颈,低声道:“很棒的。”

大概是刚涂完药不久,蔡徐坤离他那么近,范丞丞皱皱鼻子,药味就直直钻进他呼吸里,冲得他脑子清醒得不行;可是放在他后颈上的手有一点粗糙的触感,皮肤下血液温热,又让他感觉迷迷糊糊。

范丞丞那时候想,醉酒是不是就是这种感觉?一半清醒一半糊涂,一半站在地面一半踩在云端。

想到酒,他忽然被从回忆里拉扯回来。身后的桌子上还放着两罐啤酒,范丞丞微微侧身,拿起其中一罐,正准备打开时却听见蔡徐坤的声音,懒懒的,带着一贯的轻微的像是鼻音的音调,说:“不可以。”

“为什么?”丞丞愣住。

蔡徐坤慢慢松开两个人扣着的手,从他手里拿过那罐啤酒利落地打开,“哧”一声伴随着几缕白色气体,范丞丞看着蔡徐坤仰脖灌下一口,喉结上下滚动一遭,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一下。








他想起前两天哥哥脖子上的那个纹身。

它让他在台上的时候就忍不住胡思乱想,忍不住胆大地伸出手去触碰,更让他下了台后躺回宿舍的床上还辗转反侧不得入睡。

蔡徐坤舔了舔唇边的酒渍,嘴唇很亮眼睛也很亮:“还有三分钟,三分钟之后你才可以喝。”







还有三分钟。

范丞丞还有三分钟去回忆。

他想起那个忐忑的午后。

手机握在手中,被手心的汗打湿的边缘滑得他几乎握不住,等待电话接通的时间明明只有短短十几秒,听起来却像是长达几个世纪。

蔡徐坤的声音还带着些困意:“丞丞?”

“哥哥,”范丞丞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他捂住听筒,做贼一般四下扫了一圈,确认不会有其他人听到之后才再次开口,“你觉得我棒吗?”

这个问题没头没脑,蔡徐坤反应了好几秒才意识到他是在说什么——出道前的某天夜晚他们坐在一起聊天,被问到理想型时蔡徐坤给了个听起来十分打太极的答案:

“我啊?我喜欢很棒的人。”

“很棒”是什么样的一个概念?大概除了蔡徐坤本人没人能替他定义。

于是范丞丞在出道后才敢问他:“哥哥,你觉得我棒吗?”

蔡徐坤轻轻笑了:“嗯,你很棒。”

“那,那哥哥喜欢我吗?”

范丞丞呼吸都要凝固了。他好像等了很久,又好像没有等多久,电话那头的哥哥说:

“喜欢。”

小孩子在这个瞬间忽然机敏又理智地不像话,他补问道:“是喜欢很棒的我,还是喜欢我?”

下一秒他真实地踩在云端。蔡徐坤说:“喜欢你。喜欢范丞丞。”







“回神了。”蔡徐坤将啤酒罐身贴上范丞丞的脸。

小孩再次从呆愣的状态中被抓回来,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蔡徐坤朝他晃晃手,范丞丞听见罐里只剩下大概三分之二的酒液碰撞着罐身发出的声响。他盯着罐身,细密的水珠在蔡徐坤手指捏住的地方汇聚又铺开,就像在后台自己替哥哥抹去的额上的汗珠一样。

蔡徐坤见他盯着啤酒又不动了,于是笑道:“不是吧?就剩一分钟了还这么等不及哦?”

范丞丞红了脸,动动嘴唇很小声地蹦出“不是”两个字,却又不好解释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范丞丞突然感到一点焦虑。好像即将成人的不安和恐慌在这最后的一分钟才后知后觉地向他袭来,铺天盖地地压着他。他突然不知道这一分钟过去后,以成人的姿态去面对这个世界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姿态,他想要向哥哥讨教一下,余生还有好长,他大概有很多事都得向哥哥讨教;但他又想到这一分钟过后自己从此将以一个大人的姿态站在哥哥身边,和哥哥一起拼搏奋斗,他好像又懂了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姿态。

范丞丞还在胡思乱想,天马行空,下巴却突然被人挑起来。蔡徐坤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近了他,啤酒罐被放回身后的桌上,表盘上的指针重叠在12那个数字上,在范丞丞的眼前闪了闪就不见,有两片冰凉的唇贴上他的,渡过来一口酒。

范丞丞下意识闭上眼睛。

很苦,很凉,是生命中从未有过是新奇的感觉。

他们分开,额头抵住额头,范丞丞听见蔡徐坤说:

“丞丞,生日快乐。”

他奇异地平静下来,他知道他们的前路一定会很好,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而烟火在他的心里盛放。







范丞丞不知道其他人的十八岁是什么样子,但对他来说——

十八岁,是一口苦涩的啤酒,和彼此的第一个吻。

是可期的未来,和同未来一样可期的他。







——FIN——

评论(12)
热度(54)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