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楼诚/译员AU】如歌的行板

Warning:谢老师出场并抢镜


[温柔之必要,肯定之必要]

    一开始确实是难的。

    明楼比明诚先入行,没有既成的模板和范例,甚至没有什么既定的准则,有的只是一群人不断的摸索和尝试。先前那些“小打小闹”的经验不足以应对接踵而至的考验和磨砺,他们坐在严肃的会议场中,人声鼎沸的交易大厅里,逼仄拥挤的小房间内,一遍遍提炼信息,陌生又熟悉的语言在脑中被转化,又通过声带的震动翻译成另外一种同样陌生又熟悉的语言。

    那段时间里明楼头痛的宿疾发作得比以前更加频繁和厉害。工作结束时常常是深夜,明楼回到家中直接便仰躺在沙发上,不想惊扰明诚睡眠,于是总和衣在书房或客厅里凑合上一晚。

    可惜明诚很快就发现,下一次明楼回到家中时,迎接他的便是一块热毛巾和一杯热牛奶。这是许多年前生活的倒转,被人照顾的变成了照顾他人的,明诚揉着眼睛打哈欠,手臂在明楼肩颈环成一个令人安心的圈。

    “辛苦了明老师,代表人*民感谢你。”

    “除了感谢呢?”明楼的大拇指在他肩胛骨处辗转流连。

    “已经代表人*民抱着你了。”

    “那不够,”明楼一低头,嘴唇沾上明诚露在睡衣外的一截脖颈,继而是下巴和嘴唇,“还要代表人*民吻我。”

    明诚一面回应他,一面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耍流氓就直说好吗明老师?




[一点点酒和木樨花之必要]

    这份工作进入正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到后来牛奶与按摩都不管用了,明楼开始瞒着明诚吃药。

    千算万算的明老师没想到恰恰是反常的良好睡眠出卖了自己,明诚将他的公文包与书桌抽屉翻了个底朝天,没收了所有的阿司匹林。

    “小赤佬!”

    “侬是要吃生活啦!”

    气归气,问题还是要解决。明诚买来了白酒,桂花和桂圆,加上白糖一同调了倒进坛子里封紧,又拿出从别人那里讨来的酿好的酒,倒了半杯推给明楼。

    “再让我看见你吃药,家里有药没我有我没药。”

    那可不行,那可不行。明老师心惊胆战,乖乖投降。



[散步之必要,薄荷茶之必要]

    好容易歇息的时候,江边的风也格外温柔。

    明楼把自己从那些字母排序组合中摘出来,臂弯里挽上一件外套和明诚的一只胳膊,迎着傍晚的朝霞在岸边缓慢地绕圈。

    行人是很少来的,这里偏僻安静,适合搞学术搞研究也适合搞对象,因此也不必担心他人可能的奇怪的目光。

    薄荷茶是一早泡好的。明诚明楼都习惯性熬夜,一个搞文字一个动嘴皮子,工作性质虽有不同,受起苦来倒是相同。一杯茶甜丝丝凉丝丝的,在一个人口里也在另一个人齿间。


[阳台、海、微笑之必要,懒洋洋之必要]

    等到明诚正式进入这行,日子怎么说都比明楼要好了那么一点。虽然辛苦是一样的,但有人领着走,总比在黑暗中闭着眼胡乱摸索要强得多。

    “身为哥哥总是要吃亏的。”明老师这样安慰自己。

    “哦?”明诚戴着耳机照样听得见他说话,“吃亏啦?”

    “没有没有。”

    “迟早有一天给你外派出去。”

    明楼闻言扔下手中酒杯。怀抱是从后头来的,胸膛紧贴着后背,嘴唇贴着耳朵:

    “你哪里舍得哟。”



[而既被目为一条河总得继续流下去]

    接到消息时明诚差一点没有站稳。

    明楼在后面撑住他,悄悄握住他的手,掐他的掌心。

    “还撑得住吗?”明楼问。

    在突如其来的死亡面前,亲眼看见朝夕相处的人瞬间的离去;在无休无止的劳累与危险面前,在未知的前路面前,你还撑得下去吗?

    “我可以。”明诚点头。

    明楼叹气,转而去扣紧了他的手指:“你还好,有我陪着。”



[世界总这样老这样]

    恋人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停滞有之,前进有之;欢喜有之,忧愁有之。

    不过是千万中普通的人和普通的生活。

    和不平凡的心与爱。


[观音在远远的山上,罂*粟在罂*粟的田里]

    后来明诚也做了老师。

    小明老师捧着个题目在家里来回打转,明老师忍无可忍。

    “什么东西这么费心?”

    “一个学生,据说是自己写的东西,起了个名让我翻译一下。”

    明老师酸溜溜的:“这么费心?”

   “嗯,女同学,”小明老师悄悄地掩唇,“姓谢,很好看。”

    “打断你的腿!”

    好半天没有回应,明楼一转头,望见明诚亮晶晶的双眼。

    “想好了!Cien años de felicidad!就译成《百年欢愉》吧!”

    明老师沉默良久。好一会,他指了指门口的位置:

    “阿诚,马尔克斯先生的棺*材板我已经先给你按住了,你快跑我断后。”

——END——

@RoxanneTse 

评论(27)
热度(297)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