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25.


第二十五章:



    谭宗明先去见了一趟安迪。

    这位多年的好友是华尔街出了名的女强人,能力强颜值高,只可远观焉。谭宗明试图邀请她回国帮助自己,“也顺便解决一下你自己的事情。”

    安迪笑骂他:“你还真是不客气。”

    “这才显示了我们友谊深厚。”谭宗明故作高深地敲敲桌子。

    “Well, you have the reason.”女强人示意投降,“不过我暂时还有些这边的事情要处理完,恐怕你得等上很长的一段时间。”

    “不急,不急。”

    他们的谈话进行到一半,谭宗明的秘书就已将租房合同通过邮件发给了他一份。谭宗明向安迪打了个暂停的手势:“抱歉。”秘书已经带着律师同小区物业谈好,两周后赵启平就会收到看似正常的退租通知,为了避免引起他的怀疑,违约金还是会象征性地收上一点。他们签好协议,所有人都守口如瓶。

    安迪的眼神沿着抬起的咖啡杯杯沿投去,她微微扬起一点下巴,问道:“你好像很开心。”

    谭宗明重新扣下手机,有些神秘道:“你能理解的,所有事情都掌握在手里,才比较有安全感。”见安迪还有些疑惑,他也不欲多做解释,扯开了话题,向她谈起赵启平来。故事倒是不长,只是颇为曲折,安迪听谭宗明话里几次提到房子问题,突然福至心灵。“我说,你不会是在房子上动了什么手脚?”

    谭宗明只是笑,那笑里就带着默认的意味。

    “OK,”安迪耸肩,“尊重隐私。恭喜谭总开始……亲民。”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谭宗明这种仿佛跌下云端的做法,“中文里怎么形容更恰当来着?”

    “食人间烟火。”

    “好的,食人间烟火。”

    谭宗明乐了:“也祝你早日落入凡间。”

    谈话顺利的尽在谭宗明意料之内,聪明人之间一点就透,生意人之间利益为上,而作为好友,守望相助亦是自然。他们愉快地共进了晚餐,安迪对他那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爱人十分感兴趣,于是谭宗明答应安迪待她回国之时一定带着赵医生一起去接机,介绍两人认识。


    赵启平顺利联系上凌远。

    师兄的言谈里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和职业,永远保持着众人面前那个强大而睿智的精英形象。但他之前的反常终究需要一个理由,赵启平三番两次试探,在某一个深夜得到了一个医生与警察的爱情故事。

    赵启平记起,上一次看见这样情绪压抑着崩溃的凌远,还是在他困扰于家庭情况的时刻。赵启平没想过他的师兄——这样一个他人看起来冷酷到无情的人——也会陷入这样的困境中。爱给人带来欢愉,也给人带来痛苦。凌远的故事让他想起《边城》最后的那句话:“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凌远等的人什么时候回来呢?谁也不知道,谁也说不清。

    那个人还会回来吗?

    赵启平情绪低落地挂断了电话。手边的床头柜上谭宗明走前留下的一本书一直没有来得及收起,他伸手拿过来,翻开夹着书签的那页阅读起来。赵启平其实并不能看得太懂,只是有一样与谭宗明有关的东西握在手中,总是能让他不安的情绪稍微平静下来一些。

    后来赵医生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过去了,半夜里迷迷糊糊醒来,他半梦半醒地,感觉谭宗明好像就躺在身边望着自己,又感觉他好像枕在谭宗明教人安心的臂弯里;被褥与枕头长期沾染上的他们共用的那款香水的气味如雾般笼住他,赵启平在这雾里又沉沉睡过去,捏紧了衣角。



    第二天的午休时间,赵启平避开众人,独自躲到少有人至的走廊处理一点私事。

    “你好,是xx小区物业吗?我是xxxx的业主,赵启平。”

    “是这样,我想要提前结束房子的租期,不知道你们方不方便?”

    “哦……好的,那咱们见面谈吧。”



    离开上海后一周零五天,谭宗明带着员工顺利完成任务返回。落地时间是早就告知赵医生的,家庭委员会主席的吩咐,谭宗明不敢不从。于是赵医生难得按时下班,开着车就直奔机场。

    嘈杂的环境有时反而能让人静下心来,赵启平撑着脑袋耐心地等待着,双掌盖着脸长长地平缓地呼吸。等了许久不见人,赵启平摸出外套里的手机来,点开微信上下滑动了几次,最终目光还是落在一个最近几天才更新过的对话框内。

    “是他。”

    是他。果然是他。但为什么真的是他呢?

    赵医生叹气,弯腰埋头,行李箱滚轮“咕噜噜”的声响和有力的脚步声一齐靠近了,他一抬头,果然是谭宗明。

    赵启平想,去他的,我现在不想计较了。

    谭宗明是不知道他这些混乱的内心活动的。谭大佬弯下腰来,嘴角挂着笑,假装惊讶地问赵启平:

    “麻烦问一问这位先生,您是在等人?”

    赵启平微笑颔首:“等我爱人。”

    “哦?”谭宗明挑眉,“您的爱人竟然舍得让您苦等他这么久?”

    “唉——”赵医生假意叹气,“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他话音才落,谭宗明突然破功,笑着向他伸出手去:“回家吧。”赵医生抓住他的手站起来,紧紧地握了一握,松开的瞬间小指在谭宗明掌心轻轻划过,这才应道:“嗯,回家。”


    房子里有明显提前收拾过的痕迹,一进屋,谭宗明扔下行李箱直接就抱住了赵启平:

    “别动,别动,别说话。”

    这个拥抱过了很久才以谭宗明的松手宣布告终,“我真想你”,他这样对赵启平说。

    赵医生盯着他,又黑又亮的眼睛眨了眨,开腔道:“我有个惊喜给你。”

    “什么?”

    “我把那边的房子退了。”

    谭宗明的眉头立刻拧起了又松开。“你……”

    “一生太短了,我们能相处的时间太短了,世事无常,我不想再犹豫不前了。”赵启平伸出手去,扯住谭宗明的袖口,微笑着注视他,“我没有退路了,我不想再给自己留退路了。”

    谭宗明再次拥抱他。谭宗明激动地,用力地拥抱他。骨头硌着谭宗明的手臂,心跳清晰又快速,他重重地吞咽了两下,声音尽量平稳着,但语气里带了点试探:

    “你……是你主动去退租的吗……?”

    赵医生在他看不见的角度里凝视着雪白的墙,笑着,反问他:“不然呢?难道还会有人逼我退租吗?”

    “不……不会……”

    “不知道为什么,我去的时候物业好像都很惊讶,但是又好像早都知道我会去一样,几乎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噢,可能,你太久没回去,他们也就是多做一手准备而已。”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他们说完沉默了一会,谭宗明又是不安,又是感动,心里斗争激烈不已。最终感动压过了不安和愧疚,他将内心里那点担忧暂时抛在脑后,毕竟早就确保过万无一失的事情总不会因为这样歪打正着的小插曲出错。谭宗明隔着衬衫亲吻他的肩膀,气声沉沉,饱含情绪:

    “启平,谢谢你。我爱你。”

    赵医生微微低下头来,附在他耳边:

    “现在,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

    全部都属于你。

    谭宗明一愣,随后直起身子吻住了他。


——TBC——

评论(35)
热度(312)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