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脑子里一直有个楼诚的片段

大概是阿诚拧开通往二楼宽阔阳台的那扇门,明楼背对着他,坐在栏杆前几步的地方。

这个夜很静,看不到星,没有虫鸣没有花香,甚至没有风。

只有一把木椅,两个人。

明楼对他讲,你看,明天要下雨的。

哪里会下雨,我看不出来。明诚笑。

会下的。明楼固执道。

下雨又如何?

下雨了,兴许你就不走了。

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他们都不说话,但心中万千风云涌起。

评论(12)
热度(91)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