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楼诚】花与夜风

【祝我的阿香生日快乐 @阿香和小明 】

【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除阿香外禁止转载】

    “而风起了,则是太过取巧的部分。”

 

    “你接住我。”明诚晃着腿坐在窗台上,露出一口牙,月光将脸照得盈白,笑容澄澈。

    明楼紧了紧又长又大的外套,伸出手来,等成一个拥抱的姿态。

    明诚倚着窗框,脚上的毛绒居家拖鞋晃悠悠挂在翘起的脚尖,荡来荡去,勾着明楼的心。

    “我接住你。”明楼往墙根处靠近了一步,催促明诚。

    “你接得住我吗?”

    “相信我。”

    明诚咬着唇笑,点头又摇头,在明楼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刻朝着与他相左的方向直直跳了下去。

    明楼连忙去接。少年人屈膝落地,顺势打了几个滚,同家中庭院里油绿的草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裹着满身泥土与草叶的香气站起来,拍了拍衣服,微微扬着下巴对着明楼笑。

    这笑里有一点促狭还有一点得意,明楼将这个未完成的拥抱落下来,紧着外套无奈地摇头。



    稀疏而遥远的虫鸣集中地唤了几声便归于平静,春日的夜里它们出现的过早,不适宜暴露自己打扰他人。明诚向明楼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冲他伸出一只手来。

    明楼走近了,放轻脚步,在即将签到明诚的前一刻抓了个空。弟弟朝他挤挤眼睛,脚步轻快地向院子中间那颗大树走去。

    明楼想,没有谁会像他们这般如此有闲情逸致了。在这个寂静的春日里,偷偷溜出房间,去看在夜间依然盛开的花朵。

    海棠花一簇簇一叠叠,累在枝头仿若粉色的云;为了养活它,明楼花了不少的心思。

    索性最终花不负人。

    明诚踮起脚去——他比明楼当初预想的要长得快的多长得高的多——修长的手臂和手指给了他很好的帮助,折下一枝海棠来。

    明楼去捉他,呵他的痒,吃准他不敢笑出声来吵醒大姐,肆无忌惮,也不管弟弟会不会翻脸。

    果然弟弟要生气。明诚被他压倒在地,海棠捏在手心,花瓣湿了手心,又不敢放声大笑,连讨饶都是细声细气的,喘着道:“哥哥放过我……哥哥我错了……”可惜明楼仿若未闻,非得到一枝海棠尽数被揉烂了,明诚又急又气地笑出了眼泪才肯罢手。明诚推开他,秃了的花枝擦过明楼肩头掉下,趁他没防备,一手的花枝都擦到明楼外套上,然后才抱着手臂扭过头去,绷着侧脸不同明楼讲话。

    明楼果然着急,赔着笑唤他:“阿诚。”

    不理。

    “好阿诚。”

    明诚转过头来,冷着脸:“原本想摘来送给你的,可是大哥怕是觉得我糟蹋了你的心血,所以不乐意了。”

    “有花堪折直须折,我不过是同你开个玩笑。”明楼连忙解释。

    明诚瞥他——这几年明诚胆子越来越大,明楼竟有些怕他起来——眼神里闪着光,忽然恍然大悟似的:“哦——还是大哥思虑周全。鲜花当然不能插在……”后面的话他故意不说,明楼自然能听懂,点着他笑也不是气也不是。

    “好哇,我倒是养花的好东西。你是一直跟着我的,你是什么?”

    明诚笑了,凑上前去拉他的衣袖,讨巧卖乖:“我呀,我是明大少爷的好弟弟。”

    明楼直叹拿他没有办法,乖乖认输。



    明诚爱吃渍的海棠果子,也爱喝海棠果泡的酒。

    每年秋天海棠树结了果,阿香与明诚就要忙上好一阵子。明楼是不问事的,明诚也不让他管。栽树养树明楼没有问题,可惜“君子远庖厨”,要入口的东西明诚舍不得叫明楼白白浪费了,明楼于是一点也沾不上。

    午睡后醒来酸甜的渍果子是极好的醒神之物。一张书桌两个人分,一盘果子两个人吃,一壶热茶两个杯子,惹得明镜总是问:“我们明家是不是明天就要破产啦?”

    阿香不知道明家是不是要破产了,她只知道每次的两人份点心只需要装在一份餐具里,给她省了不少的事儿呢!

    至于泡好的酒,那是全家共享的佐餐之物。只是明诚常常会特意留下一瓶,在某个无事的夜晚溜进明楼房间,顺便带去两个杯子。

    于是海棠的香气在明家从春天一路留存至冬天。开始是嫩绿的树枝,后来是馥郁的花朵,然后是明家的餐桌与书桌,最后是明楼与明诚的唇齿间。

    他们后来终于忆起正事,和好休战,坐在树下赏花。

    明楼想起川端康成的那句话:“凌晨四点钟,看到海棠花未免。”如果说活着是为了去感受所有的美,那么一定是爱给了我们发现美的眼睛。

    是爱。

    明楼悄悄转头,目光落在靠在自己身旁的明诚身上。

    他身披月光,花瓣落在发顶肩头与周身,神情无比虔诚。

    这才是世间最美。

    倏忽一阵风起了,吹乱明诚的发,摇落枝头的花。

    明诚转过脸去看明楼。

    “阿诚,起风了。”

    “嗯。”

    “到我大衣里来。”



    他最终还是落入他的怀抱。

——FIN——

评论(21)
热度(355)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