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情人节

最近写不出文,给大家讲一个看图说话的故事

他抱着猫,照例停在小区附近那个花园。进门后右拐第三个长椅是人猫照例的歇脚处,阳光透过恰好长在长椅旁的一颗树撒下来,宜人却不刺眼。

他随意地擦了擦,坐下来,怀里的大爷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卧在他双腿上,不一会儿就在他的抚摸下舒服地眯着眼“呼噜呼噜”。

草丛里响了两声,一只流浪猫“咪咪”叫着,围在他腿边转了两圈,前脚一扒也跳上了长椅,坐在他身侧,看他和他怀里的猫。

家养的大爷甚至眼睛都没抬——它不是很在意这些。

野猫长得确实可爱,虽然没人照拂,毛色却也是鲜亮干净的,眼睛圆圆,粉色的鼻尖瓮动着。它坐在那里,看他和他怀里的猫,眼神里充满渴望。

想要一个拥抱。

孤独了太久,流浪了太久,它甚至不再贪心地去期盼一个遮风挡雨的家、一个视它为珍宝的主人。

仅仅想要一点点久违的温暖——手臂的温度和胸腔里的心跳,还有人类独特的气味。

它是只猫,它原本骄傲。

他盯着野猫看了一会,心下喜欢。

他想它应该不重,即使是橘色的毛也没有让它显得壮硕;当他抱起它,它可能一开始会有些害怕,但冷静下来后,它会开心地用舌头去舔他的脸;它的胡须很长,和舌头上的倒刺一起弄得他痒痒的;它的肉垫又软又暖,踩在他的腿上按在他的胸口——多么讨人喜欢的一只猫!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抱它。

甚至没有一个温柔的抚摸,去捋平它的毛;或者挠一挠它的下巴,听它舒服的“咕噜”声。

他坐了很久,野猫终于偏过头去。

“喵——”

它跳下长椅,迈着大大的步子离开。

他也抱着怀里的大爷,向相反的方向而去。

【看故事最让我难过的大概就是,全世界都知道按剧情这里该有一个拥抱了,可是没有。永远不会有。】

评论(13)
热度(41)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