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23



第二十三章: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小赵医生的好心情谁都看得出来。

    平日里总觉得他有些难以亲近的同事也渐渐同他有了笑脸,接触后才发现赵医生并非故作清高,而是多年养成的职业性冷脸习惯,从上学那会儿就这样,一投入到与工作有关的事情就喜欢严肃到面无表情。

    才不是看不起人。

    从年尾折磨他到年头的研究论文也总算是完工过关了。最后期限的那几天,赵启平抱着电脑坐在床边,谭宗明捧着报表窝在床头,相对无言。

    一向自信的小赵医生在论文的心态上仿佛瞬间变回学生时代大考之前,亏了谭宅够大,资料铺满了半个卧室,也还够他抱着电脑左右滚着哀嚎。

    “老谭!你为什么没学医呢!”赵启平有些怨念。

    “噢,”谭大佬在几番挣扎无果后接受了这个让自己听起来顿时老了十岁的新称呼,镇定自若地回答他,“如果你希望,我可以现在来尝试涉及一下。”

    “……算了吧,求大佬放过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赵启平又敲了几个字,受不住似地丧气垂头,狂躁地抓自己头毛。

    谭宗明连忙拦住他:“祖宗,放过这些幸存者吧,别祸祸它们了。”

    赵启平瞪他,绷着脸。“谭宗明同志,组织表示对你非常失望。”

    “哪个组织?谁?””谭宗明漫不经心。

    “家庭组织。赵启平主席。”

    谭宗明不说话,看着他。半天赵医生自己没绷住先乐了,乐完了又开始嚎,一面打字一面打乱谭宗明思绪,气得那人恨不得抓起他塞进被子里堵上嘴好图个清净。

    他强忍着内心的冲动,耐心问赵启平:“我看你给我的资料,副级职称申请程序很复杂,只是论文数上就是一道坎吧?”

    “那你以为我在忙些什么?这个研究我做了整整一年,做到绝望。”

    谭总摇头叹气,感慨万分:“你们公立医院真是麻烦,又累工资又不高。我说,不然……咱们自己开个私人医院?或者我介绍你到我熟悉的私人医院那里去?”

    “打住打住打住,”赵启平比了个停止的手势,“我觉得我的工资还是蛮看得上眼的——当然和你的比肯定是九牛一毛,而且我也没觉得私立医院就比公立的好。”

    “为什么呀?”

    “实话?”

    “实话。”

    “公立医院才是真正能为人民服务的地方,我不想去那种只为有钱人看病的牟利场所。”

    嘿,思想觉悟还很高。谭宗明索性放下手中的文件,拄着脑袋看着他笑。

    “再说了,”赵医生疲惫地伸了个懒腰,“怕苦怕累就不会选择当医生了。”

    话已至此谭宗明不好再说什么,他按了按赵启平的后颈当做无声的安慰,还没说些什么那人神情严肃地转过头来郑重其事地告诉他:

    “关于我工作的问题,老谭你最好还是不要插手。你要晓得,我是会翻脸的。”

    想了想又补充,强调道:

    “一定会。”

    谭宗明点头:“好,我答应你,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插手你的工作。”

    “真乖。”捧住他的脸奖励般地印下一个吻,赵启平继续去干自己的事。谭宗明摸摸嘴唇,丝毫没去在意这种仿佛哄小孩一般的举动。



    解决心头一桩大事的赵医生走路的步子都轻快了许多,吃早餐时倒杯牛奶都能哼两句曲子,谭宗明抖着报纸侧耳去听,果不其然是那首《鸽子歌》。

    谭宗明很高兴,高兴到公司的难题都能先从脑子里挪出去,好让自己能够歇一歇。

    可惜还没高兴完,赵启平就告诉他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

    “这个星期我不一定能回家,主任最近有个课题要研究,我们几个医生都得跟着。”

    “能按时吃按时睡吗?”

    “不好说,不一定。”

    谭宗明右手握了个拳,撑在鼻子下方盯着他。

    赵医生夸张地咏叹:“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摇头晃脑念了几句,谭宗明还是没搭腔,赵启平弯腰,半个身子越过去亲亲他的眉心,谭宗明反射性地闭上眼又睁开,赵医生身上和他相同的香水气味勉强一起和这个不算吻的吻安抚了他的情绪。

    “没办法,”赵启平对他笑,“要努力啊。”

    “努力了就一定是你的?”

    赵启平不置可否,站直了拎起椅背上的外套预备离开,对着谭宗明露出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

    谭大佬拍拍他的西裤口袋:“囊中之物?”

    赵医生手指点上他放在一旁文件上的那块地区:“彼此彼此。”

    不是骄傲,是对自己的能力非常有信心。





    老主任确实够欣赏赵启平。

    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学生,实习起就跟在自己手下,一路升到现在可以独当一面的主治医师,天资高又勤奋,有小聪明却又不只是小聪明的范畴。进六院前,前来交流经验的凌远顺路拜访师叔,看见赵启平的资料时忍不住笑了。

    “真给您留下了。”

    “怎么?”

    “好苗子,他还在学校时我就看中了,可惜附院魅力不够,没挖去。”

    “那是,我带出来的人。”

    “可以说比我还要好。”能让凌远这个公认的天才这么评价,老主任也是很惊讶。

    “好小子,”老主任抓起赵启平的资料扫了一眼,“我就知道他是个宝。”

    “我老师那边没少给您压力吧?”

    “去去去,当初把人交给我就应该把心放实咯!”

    “是,那当然。”

    赵医生心无旁骛,认认真真做着数据记录。



    作为上海商界的新秀,谭宗明以令人惊叹的速度迅速壮大了晟煊势力,效率之高教人咋舌。坊间传闻这位曾留学美国又在华尔街工作过的年轻CEO不是位好惹的主,生意场上圆滑的像条蛇,可你要真以为他是容易被捉住七寸的人,下一秒这只实际上的鳄鱼就会在你毫无防备时扑上来咬断你的喉咙将你拖入它的地盘,完全吞噬消化。

    有好事者扒出他的家族与经历,断言不出几年,谭宗明就会成为上海至少是前十的企业家。

    赵启平看着方蕾递给自己的八卦资料,吓到差点吞了自己的舌头。

    几代家族企业为底,华尔街投资,攻占上海商界……

    这都什么?这是我认识的那个谭宗明?

    方蕾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他:“赵医生,你你你怎么做到的?谭宗明他……他居然……”

    “别问我,”赵医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遭受重大打击,“我也得回去问问他……”



    谭宗明一进家就被人撞了个趔趄。

    “我问你,”赵医生把他揪到沙发上坐下,严刑逼供,“你说你是中产阶级二代?”

    谭宗明微笑点头:“对我来说,是。”

    赵启平一噎。

    “这么有钱你去小火锅店吃饭?家里没一个佣人?”

    谭宗明虚虚环住他:“有的,不过被我打发回佘山那边的房子了,怕你尴尬。至于吃饭,富二代说白了也是正常人,哪里不是吃?而且我是为了陪客户。”

    “你居然……居然……比我知道的和想象的要有钱的多的多的多!谭宗明!你到底是什么人!”

    赵启平一脸故作的凶神恶煞,可惜没吓着谭宗明,倒把他惹笑,实实将他抱住:“我是你的爱人。”

    “你不觉得咱俩差太多吗?”

    “哪里?身高,年龄,还是性别?”

    “……家世。”

    “哦,我是富二代,你是医二代,都是二代,没什么差别啊。”

    赵启平决定不吃他这套:“别贫。咱们相差这么多,合适吗?”

    谭宗明还是一副淡然的态度,把玩着他柔软的发尾:“你说合适就合适,你说不合适,也还是合适。天造地设。”

    折腾半天,除了问出真正的家庭情况,赵启平也被谭宗明彻底说服。赵医生一边听他讲谭家在国外的创业史以及自己在国内的创业史,一边想清楚了——

    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是谭宗明就好。

    于是当方蕾过了一个星期再次鼓起勇气询问赵启平,只得到了这样一个回答:

    “他是富二代,我是医二代,确实蛮配的嘛。”

    方蕾愣了半天,在赵医生哼着小调走远的背影里气到跺脚。

    管他富二代医二代,秀起恩爱来都是一样的狗!

——TBC——

评论(28)
热度(349)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