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凌李】爱情悖论 (下)


3.上帝是万能的。



    凌远看着李熏然,不说话。

    李熏然离开后凌远回去过对面那个房子一次。小警察把一切都收拾的很干净,干净得像从来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凌远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看见了被李熏然扣在茶几上的照片和塞在床底下的自己剩余的所有物品。

    凌远是谁?是李熏然的爱人。

    爱人再了解不过爱人。

    凌远找到房东签订了合同,李熏然离开的那些日子里,凌远一个人守着两间屋子一个家,等待着李熏然再一次回来。

    “其实想想我那次挺任性的,说分手就分手。”李熏然瞥见凌远没回应,又自顾自继续说了下去,“不过你也是混蛋,说走就走了。”

    “两个混蛋正好配一对,不用再祸害别人了。”凌远忽然开口,语气认真。

    对面的李熏然一愣,摇摇头笑了。他站起身,毫不在意地用手背抹了抹嘴上的油,双手互相蹭了几下迈开腿向外走:

    “算了吧凌远,都是过去了。”

    凌远坐在那没动。他的肩膀垮下来,头垂下来,几乎要说不出话:“那你不再爱我了是吗?李熏然,你不再爱我了吗?”

    我不爱你,就不会再回来。

    椅子的四条腿在地板上划出刺耳尖锐的声音,他们打翻了一只饭碗一双筷子,咬着对方的嘴唇摔倒在地。




    水雾缭绕的浴室因为挤了两个大男人而显得有些逼仄。

    李熏然一只手的小臂撑在墙壁上,脑袋抵在上头,沉重而急促地呼吸。凌远在他身后,抓着他另一只手,连同自己的一起在隐秘的地方披荆斩棘。

    成年人之间宣泄情感的方式有时来得直白而热烈。

    肌肤相贴的那一瞬他们才感觉到对方真正回到了自己身边。血液里最原始的本能让他们在对方身下留下一个又一个标志着占有的印记。花洒的水还未关,温度有些高的水花扑洒在李熏然的后背,蒸腾起可口的红色。

    凌远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李熏然茫然地回头,冷不丁又被人吻住了,随后被毫无保留地全部占有。

    “你他妈……”李熏然狠命喘了几口才缓过来,“饿死鬼投胎啊!”

    凌远此时已经将阵地转移到了他的肩颈处,听了他的话抬起头来,语气别有深意:“都是饿了这么久的人,你吃饱了,我还没开动呢。”

    李熏然不平,挣扎起来,被凌远一把掐着腰按住,拍着屁股警告他老实一点。

    “你不是说让我吃你的吗?现在为什么又是这样?”大尾巴狼的话从来不可信,李警官到底还是在阴沟里翻了船。

    凌远笑,搂过他的腰让两人贴得更近,顺手关掉了花洒。

    凌远啃着李熏然:“你不是在吃吗?嗯?”他的声音低沉,敲得李熏然脑袋脑袋迷迷糊糊,但身下被反复进入的快感却愈发清晰,将他抛进昼夜交替的反复里。

    蛊惑人心的话语仍在继续:

    “你感受到了吗熏然?嗯?我都在,全部都在。”

    李警官咬唇,露出了一丝带着哭腔的呻吟。




    他们随后转战到床上,老狐狸连被单都是新换的,不知道在背后打了多久多少的算盘,只等着自认为聪明的猎物自己上钩。

    “以后还闹不闹脾气了?”凌远掐住李熏然不放。

    “不闹了不闹了……”李熏然声音已然哽咽。

    “还离家出走吗?你倒是跑,再跑,跑了回不回来?”

    “不敢了不敢了……回来唔……哪也不去啊啊……啊远哥……”

    “一言不合就跑是谁教你的?我看你就是欠收拾!”凌远说着,狠狠向里撞去,手上也微微用劲。

    李熏然这个时候挣扎起来,颤着嗓音破口大骂:“你大爷的凌远!合着都是我的错……你大爷!你就没错?是谁……啊!是谁先摔门离开的?!”

    “我?”凌远冷笑一声,忽然猛力冲撞了几下,冷不丁松开了手。李熏然没防备,张大了嘴眼里含着泪全交代了出来。

    他躺在床上喘着气,然而身上的人并不给他适应的时间,甚至加大了鞭挞的力度。

    凌远将胸膛贴上他的背,咬着他的耳朵,语气带着点恶狠狠的意味:“我当然也有错。我的错误就是……就是让你居然能够狠心抛下我,走了这么久这么远。以后,我再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凌远话音刚落,凑上去就吻住了了李熏然的唇。后者睁大了双眼,接受了这场欢愉最后的果实。

    颠倒黑白就属凌院长最厉害。





    李熏然光着身子只穿条内裤,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一支烟——他们以前在一起时凌远也总为他备着——敲了敲塞进嘴里点燃了,走到一旁靠墙的椅子上坐下。

    凌远坐在床上,裹着被子。

    “咱们俩这算啥?”李熏然吐出一口烟。

    “重归于好后极度兴奋需要健康有效的宣泄方式。”

    “……你怎么这么能扯?”

    凌远微笑。

    “好吧好吧,”李熏然翘了个二郎腿,放松地向后靠去,肌肉拉伸出优美而流畅的线条,“我先承认错误,不应该一言不合就提分手,还跑那么远故意躲起来不让你找到我。”

    凌远点点头:“态度诚恳,很好。”

    “滚蛋!”他这不知道是从哪学来的痞气,凌远默默计划着一定要给他改了。

    “我也有错,”凌远掀了被子跳下床朝他走过去,“我当时要是不因为脑子一热就跑掉多好。我不在你就无法无天,连我们的家都不要了。”

    “是你先不要的。”

    “是我。”他停下来,单腿跪在李熏然面前,朝他招了招手。

    后者俯下上半身。

    凌远捧着他的脸,眼神坚定语气诚恳:

    “都是我的错然然,如果不是我先走了,你也不会因为失望而离开,原谅我。”

    李熏然抿唇。

    “不原谅我?”

    “好啦,”李熏然亲他一口,“相互原谅,相互包容。”

    他们再一次在寂静的深夜相拥而眠沉沉睡去,爱人间其实不需要任何理论。


——END——

评论(10)
热度(288)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