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凌李】爱情悖论 (中)

2.任何绝对的都是错误的。



    为了贯彻“在哪里跌倒就算爬也要爬远坚决不在原地站起来”的理念,李警官经过一系列艰难而痛苦的思想斗争后,毅然决然地重新进了屋子。

    外卖就当卖你个人情好了!李熏然气鼓鼓地再次掏出手机预备再订一份,反正我也没付钱!

    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时空气里扬起一阵灰尘,李熏然瘪瘪嘴,黑亮亮的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

    看把你给厉害的。凌远一手捏钱一手提袋,盯着对面的木门,眼神中却没有一点失望和受伤。

    李熏然是谁?

    他的老情人。

    老情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世上最懂李熏然的人里头凌远绝对占一个位置——还是主要的那种。

    所以凌远不慌不忙,转身进屋用脚带上了门。外卖和零钱被随手扔在饭桌上,摘下手套和围裙扑灰前,凌远看了一眼外卖包装袋,嫌弃地“啧”了一声。

    永远改不掉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的习惯。

    他将围裙和手套一齐扔在进门的鞋柜上,走回厨房不紧不慢地洗了手擦干,再慢悠悠踱到门口,双手抱臂低声默数:

    “三……”

    “二……”

    “一!”门铃被按响了。

    凌远忍着笑拉开门,李熏然举着几张百元大钞,低着脑袋死命盯着自己的鞋面。

    “拿着。”

    凌远接过去收下了,做了个“请”的手势:“李警官请进。”

    李熏然又哼了一声,走过那扇木门自动自觉地就开始脱鞋换拖鞋,踩着合脚又软乎如云一般的棉拖走到客厅时他才反应过来,悔恨地拍了一把脑袋。




    坐在饭桌前的时候李熏然仍旧不放心,细心叮嘱道:“我是交了钱的。我这可不是吃人嘴软。”

    “是是是,”凌远点头,收走桌上还未动的外卖,“您点单,想吃什么都有。”

    李熏然斜眼睨他。

    想!吃!什!么!都!有!我就看你有没有。

    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行为有多么幼稚的李警官一拍桌,报出了一连串的菜名。厨房就在客厅不远的位置,凌远听他报一道就端一道,什么水煮鱼狮子头清炒虾仁……连灌汤小笼包都做了一份。

    全是李熏然平常爱吃的。

    这他妈是有备而来啊!

    李熏然忍无可忍,愤然拍桌:“凌远!”

    被点名的人笑眯眯地应:“也有。”顿一顿,“不过我刚刚收拾完卫生,得洗洗才能吃。”

    眼看手里的木头筷子都要被李熏然愤怒地掰断,凌远眼疾手快,夹起一块鱼肉递到了他唇边。

    干辣椒被滚油泼过后的香气钻进鼻腔,李熏然眼眶一热,迅速眨了几下眼睛,张口吃了进去。

    他们分开这么久,李熏然默默想,他果然还是最想念凌远做的菜。

    凌远笑着放下了筷子,低声告诉他:“好了吃饭吧,我准备了很久的。”

    李熏然知道,从前他们每一次在家吃饭,凌远都准备了很久很久。




    李熏然把脑袋埋进饭碗里拼命扒饭,凌远坐在他对面看他,手却在桌下不安地攥紧又松开。

    单独相处的时间漫长且煎熬。

    李熏然悄悄抬眼,望见凌远还是笑模样,一如初见。但鬓角零星的白发乍眼地向他的视线冲来,反复提醒李熏然他们都已不再年轻。

    凌远看见李熏然忽然放下了筷子,低头不语,于是吓了一跳:

    “怎么了?”

    “凌远,”李熏然的声音涩涩的,“分开的那次……你做的菜真是难吃。”




    他们吵架的理由实在是老套到不值得一提。

    一个每天操心到恨不得给所有人当妈却永远不知道照顾自己,一个似乎不知道什么叫危险每一次都要冲在最前线,理解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推己及人这种事情在担忧爱人的情况下就更是难上加难。

    长久不闹矛盾的两个人吵起来就是天翻地覆。他们把那几年压在心底的情绪与不满都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用最坏的方式去伤害自己最爱的人。

    “既然这么不合适那不如分手!”

    李熏然说完这句话凌远就冲进了卧室,只收拾了些必要的衣物,拖着行李箱往外走。他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疲倦:

    “你保重。剩下的东西你留着也好扔了也好,都可以。我不要了。”都不要了。

    李熏然气到浑身发抖,在他离开后发狠地踹了一脚家里的木门。

    等到半夜李熏然坐在沙发上惊醒过来,屋子里还是黑的,没有人回来过。他站起身,走到饭桌前坐下。吵架前凌远为了庆祝难得的一天假期而准备的一桌饭菜还丝毫未动,李熏然摸起筷子,在黑暗中一口口吃下那些已经冷掉的心意。

    后来他趴在洗手台上吐的昏天黑地,水流冲走所有的声音。

    李熏然,你从此就是一个人了。

    不会再爱人,不会再被人爱。


——TBC——


评论(24)
热度(217)
  1. 出本啦笙歌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