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15


第十五章:



    方蕾对于赵启平与谭宗明“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嗤之以鼻。

    “知道的你们是刚在一起没多久,”她握着勺子戳了戳餐盘里的饭,“不知道的以为你们结婚都好几年了。”

    赵医生坦然地笑:“我倒确实觉得很可惜——没有早一些遇见他。”

    “哎哟哟哟哟打住,打住!求您了!”方蕾白了赵启平一眼,撑着脑袋叹了口气,“您瞧瞧您那劲!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您知道吗您!”

    她操着一口不知道最近从哪学来的不正宗调子调侃赵启平,嘴下毫不留情。可惜后者功力深厚,面不改色地吃完饭站起身来提醒道:

    “五分钟之内你要再不解决掉眼前的午饭,待会儿的全院大会你可就来不及准备了。”

    方蕾回忆了一秒老主任常年如同深山岩石一般严肃的脸色,默默埋下了头加快了动作。



    副级职称的评选工作一年一次,每年都有人为此挤破了脑袋,明争暗斗,以期得到这有限的名额。

    这一年也不例外。

    “……明年年末……一年的表现……机会平等……”

    赵启平一边听着一边在本子上记录着,眉头紧锁。各科的医生们互相打量着,寻找着自己的潜在对手。

    除此之外,赶上明年的公派出国项目也是许多人的心头好。这种进修机会贴金又收获颇多,同样难得,赵医生却在两者的选择间犯了难。




    “你不用考虑那么多,”谭宗明听说此事后十分坦然,一边研究着数据一边道,“你要是真的想进修想当主任那就去,一年半载还是三年五载我都等得起。”

    “得了吧,”赵医生从背后挂住他的脖子晃了晃,“我要是真去个三五年的,回来你说不定孩子都有了。”

    谭宗明抽空捉起他一只手放在唇边亲了亲:“我哪有那么渣——顶多就是结了个婚。”

    “滚蛋!”

    赵启平推了谭宗明一把,坐到沙发上抱起电脑继续敲论文。他还有几千字就能截稿,为来日升副主任医师做好充分准备。

    谭宗明笑了一阵挪去他身旁,颇为认真道:“玩笑归玩笑,但是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这句话是真的。”

    赵启平叹口气,转头看他:“那我真的去申请了?”

    “去吧去吧,大不了到时候我辛苦一点来回多飞两趟,你多补偿我就行。”

    “不正经,”赵启平轻轻踢他一脚,“再说我能不能选上还不一定。”

    “怎么不能,我们小赵医生这么优秀。”谭宗明从来都是闭着眼睛夸赵启平,“万一真没选上,咱们自己拿钱出国读去。”

    嗬。赵启平挑眉:“你当你搞包养呢?”

    “没没没,不敢不敢。”谭宗明连忙摆手,他这些天大致摸清楚了赵启平的脾气,坚决不能拿俗气的事物玷污他的小赵医生。

    赵启平眯眼盯他表情严肃,半晌自己憋不住地“噗”一声笑出来,捧着肚子在沙发上打滚。谭宗明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调戏了,扣了笔电就去挠他怕痒的腰和肚子,直到人告饶才停下来。

    好一阵后,赵启平将头靠在谭宗明的肩膀上,小声在他耳边说了句“谢谢”。

    谭宗明没说话,手指捏了捏他的掌心。

    “是我谢谢你。”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并且决定如此爱我。


    半夜的时候赵启平醒过来,悄悄按亮了手机发现才凌晨两点,但整个人已经毫无睡意。

    他思索一会,小心翼翼地挪开谭宗明搭在自己腰部的手,下了床踩着拖鞋悄声走到了客厅。

    窗帘未拉,落地窗映照出这个城市整夜不熄的灯火,遍布于玻璃中他的整个身影。赵启平蹲下身,十分自然地从茶几下方摸出烟和火机来,按了两下点燃了,还未放入唇间就停住了动作。

    这不是他租住在六院附近的房子,但他已经浑然忘却了。

    所有这段时间陆陆续续带过来的东西都被摆在了他最习惯的位置,浴室里并排的漱口杯与电动牙刷、衣柜里休闲装旁增多的西装外套、鞋柜里分层归类的皮鞋与运动鞋不知不觉间在他的生活里成为了极为自然的存在。

    城堡几乎被人完全占领了,赵启平才反应过来,自己已手无寸铁,身处万军包围的中心。

    他不能,也不想抵抗。

    谭宗明发现赵启平不见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惊慌。他一个翻身坐起来,身体在大脑还未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已经爬下床床好鞋走出了卧室,在客厅的茶几旁看见蹲着的熟悉背影时悬着的心才算放下来。谭宗明站在赵启平身后,揉了揉太阳穴。

    他知道赵医生在想些什么。

    他们之间的感情来得太快又莫名其妙,像是肾上腺素一时冲动的产物,看起来没有任何保障与基础。但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原本就是无法用言语表达清楚的。你说不好,但你心里知道,就是这个人了。只能是他,没有别人。

    谭宗明又想起第一次见到赵启平的情景。他在嘈杂的人群中安静地像一抹光,不言不语,却直直照进自己心底深处。

    于是整个世界和这颗心一起苏醒过来,跳动着,叫嚣着,要他,非他不可。

    赵启平笑了一声,将打火机扔回远处就地坐下来,两指夹着香烟送入唇间,在自己吐出的烟雾中抬起头。

    算了,他想,如果是谭宗明的话,被占领也是可以的。

    而后他看见玻璃上的另一个身影。

    “谭宗明。”

    那人点点头,抬脚向他靠近。赵启平忽然有些紧张起来,觉得自己口干舌燥,不安地舔了舔唇。

    不多时他的手腕被人握住,向后带去,后背虚虚落入温暖厚实的胸膛里。谭宗明蹲下身,就着这个姿势吸了一口赵启平手中的烟,同他交换了一个弥漫着浓浓烟草气味的吻。

    赵启平顺从地张开嘴,任由谭宗明攻城掠地,直到几乎拿走他最后一丝氧气才大发慈悲地放过他。

    这个城市的灯火温柔地照亮了他们,最高最亮的一处就是晟煊。

    “启平,”谭宗明半环抱着赵启平,唇齿间滚烫的气息落在他耳侧,“把房子退了,彻底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TBC——

评论(19)
热度(372)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