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凌李【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一发完,俗气的家长里短】



1.火锅

    车子往与家相反的方向行驶了大约500米在一处红灯下停住时,李警官才反应过来他和凌远真的是要出门吃晚饭了。

    临近年关,两个大忙人能凑到一起实在不容易。

    凌远不用看也知道副驾驶的人还处在有些懵的状态,于是回过身伸长了臂去够后座上的保温杯,递给李熏然。

    “想什么呢?饿了就先喝口水。”

    李熏然看他一眼,满脸都写着“你这个理论恕我不能接受”,一边乖乖拧开了杯盖。

    早上出门前图方便用自制的山楂果酱冲得水还是温热的,加了一点蜂蜜,酸味于是淡了些;李熏然咂咂嘴,将杯子重新扔回后座,有些真诚地望向凌远:“更饿了。”

    失策了。

    凌远噎了一下,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好在转绿的信号灯及时拯救了他的尴尬,油门踩下去的同时,李熏然自言自语道:“等会我要多吃点。”

    凌远从来没怀疑过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冬天的火锅店人尤其多,进门就能望见隐藏在隔板后一桌桌升起来的热气;他们俩才踏进店内,立刻就有服务员上前将人带到了常坐的位置,递过了点菜的pad。

    李熏然对这种事情一概不管,凌远熟知他的口味喜好甚于他本人,于是他便安心的脱了外套与围巾,抱着手机“盒盒盒”的刷起微博来。

    不一会就有一只手伸过来挡住了他的屏幕,微微用力向下按了露出他的脸来。凌远坐在他对面一脸严肃:“别玩了,和我说说话。”

    这种别扭的撒娇方式一向是凌远的特色,李熏然咧着嘴反扣下手机,顺势握住了他的手。

    “手机的醋也吃。”

    “忙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一趟,总之不行,就是不行。”凌院长不讲理起来谁都劝不了,李警官深谙此理,毅然决然抛弃了“专宠多时”的手机,转而去安慰被冷落已久的爱人。

    没办法,你不能让人家觉得“只见新机笑,哪闻旧人哭”啊。

    然而等到锅和菜都上齐了,他们就都腾不出手和嘴来了。两个大男人风卷残云地解决了满桌的菜,最后只剩下了一锅汤和捞不起来的食物边角。

    李熏然擦着通红的嘴唇满足地叹着气,凌远捧着水慢慢地喝,盯着他笑。如果非要找出这个世界上比享用美食还要幸福的事情,那应该就是看着你的爱人享用美食并且陪着他。

    由于是临时出门,结账的时候两人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没带现金,忐忑地排在长长的收银台的队伍末尾,一个拿出手机点开支付宝,一个划开通讯录随时预备着找人江湖救急。

    凌远拉住路过的一名服务员,晃了两下手机:“麻烦您,请问这里能用支付宝支付吗?”

    小哥爽朗一笑:“能,只要您不拿刀什么都行。”

    凌远舒了一口气。

    李熏然于是放心了,将手机和手都塞进凌远兜里,哼哼了一串不成调的音符。

    身旁那人几不可闻地笑了一声,一只手也溜进口袋,握住了他温暖而干燥的手掌。



2.烤地瓜

    吃的时候不觉得,付账了才知道两个人的胃口有多大,李熏然眼神在账单上溜了好几趟,终于接受了他们两个人吃掉了将近三百元的事实——还是在减单的情况下。

    “这这这也太多了!两个人!咱们俩有这么能吃吗?”

    凌远捏他的腰,语气略有埋怨:“吃这么多也不见你长一点肉。”

    李熏然低呼了一声,眼神还停留在数字上不肯挪开。

    “行了,”凌远夺过那张纸叠好顺手扔进路过的垃圾箱,“又不是很多钱,别纠结了。”

    “可是重点不是这个啊,”李熏然眨眨眼睛,“重点是——啊!

    他突然一拍脑门:“我知道为什么了!咱俩这回点的都是不撑肚子的菜。”他瘪瘪嘴,“我上次和队里出来,才吃了一点东西和一份地瓜片就饱了。我以后都不要点地瓜了。”

    凌远笑着摇头:“傻不傻。”

    一点也不傻呀。

    过日子,不就是这些琐碎又俗气的小事。

    他们出了门,抬眼就是一片白。风还在吹着,北方的雪没那么多水分,于是很轻又很碎,顺着风的方向簇簇钻进衣领与围巾的空隙里。

    这样下一晚,明早肯定又起不来。他们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往附近的面包店走去。

    “没带钱啊。”李警官忽然出声提醒道。

    凌院长扯扯他的围巾,语气理所当然:“有微信和支付宝呢。”

   街边一阵香味飘过来,李熏然转头看过去,停下了脚步。

    凌远不解。

    “支付宝和微信能解决一切事情,”李警官指指胖乎乎的铁桶,那里头正藏着许多黄澄澄香喷喷掰开就冒着热气的冬日必吃食物之一,“除了烤地瓜。”

    不管凌远是如何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与人沟通的,总之最后,他还是从两个过路的小姑娘手里借到十元钱转了账给她们,而后成功为李熏然带回了一个鼓着肚子的烤地瓜。

    李熏然接过纸袋,狠狠地,亲了地瓜一口。

    凌远清清嗓子,有些得意道:“包括烤地瓜。”




3.一杯咖啡

    很多时候人们应该谨记一个道理:永远不要指望在面包店里只买你原本打算买的东西。

    所以折回商场的地下车库时凌远和李熏然一个捧着一杯咖啡手指上还挂了一个地瓜,一个一手一个纸袋里头装的都是在面包店里扫荡而来的成果——足够吃上好几天的成果——他们原本明明只打算买两份份第二天的早餐。

    李熏然将杯子递到凌远嘴边,让人就着这个姿势喝了一口。迎面走来一对情侣,女生挽着男生的手身子有些倾斜地靠在男生身上;风雪有些大了,他们同街上所有的行人一样都略微低着头,于是李熏然就看见他们头发上落着的一片白。

    凌远听见李熏然低低地笑起来。

    “老凌,他们让我想起一句歌词来。”李熏然一边说着,一边又抬了抬手腕,往凌远嘴里送了口咖啡。

    “嗯。”凌远暂时腾不开嘴,只能以一个鼻音代替。

    李熏然低下头:“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他说着,自己又开始小声地哼唱起来。牛皮纸袋响了两声,凌远将东西都转移到一只手上,另外的一只抓住了李熏然的,再次放进了外套口袋。

    “不用那些个虚的,咱们自己也能到白头。”

    李熏然的哼唱停下来,他扣住凌远的五指,神色自然:“我知道。”我都知道。

    嘴里的苦退下去,从舌尖泛起一点甜来,继而弥漫了整个口腔。




4.深夜的拥抱

    云消雨散是洗过澡之后很久的事情了,李熏然累到连手指都不愿意动,就着最后的姿势顺势趴在床上躺尸,气喘吁吁。

    凌远躺在他身侧不消停,手指一会在他腰窝处打转,一会在他鬓角处画圈。

    好半天李熏然终于翻了个身面对凌远,那人趁机埋头在他肩颈处蹭了好一会,神清气爽地坐起来。

    “我去放洗澡水。”

    “好。”李熏然打了个哈欠,“你先洗也行。”

    脚步因为困顿而有些虚浮地走出浴室时干净的床单已经铺好,李熏然看见凌远坐在床上拍了拍身侧的位置,于是放心地直接面朝下倒了过去。

    柔软的棉被紧接着盖上来。

    李警官在蓬松的枕头里摆了摆脑袋,不一会就伴随着吹风机“嗡嗡”的热气沉沉地睡了过去。

    凌远揉了揉他的头发确认后小心翼翼地关了吹风机熄灭了床头灯,钻进被子后不出所料地得到一个贴上来的拥抱。

    晚安,我的爱人。

    每一天都是相爱的日子。


——END——


评论(50)
热度(536)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