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凌李】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



    凌远盯着那张截图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放大了看缩小了看凑近了看离远了看,看了长达五分钟之久后终于一把扣下了手机。

    现在的年轻小女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这样很不好。

    非常不好。

    他重新翻过手机,给对面的人发去一条回复:

    “把剩下的都传给我,然后,立刻删除,一张也不许留。”




    李熏然觉得今天的凌远有些莫名其妙。

    从进家门坐到沙发上开始,凌远的目光就一直跟随着自己。

    李熏然拿个酸奶,凌远的头就一路从客厅正中央跟着转到了左后方,又转回了正中央;李熏然浇个花,凌远的头就又从客厅正中央跟着转到了又后方,随后再重新转回去。

    ——你也不怕闪了脖子。李熏然狐疑地腹谤,咬着吸管走到他面前。

    凌远盯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老凌,”李警官弯下腰来,衬衫在腹间的位置叠了几叠,纽扣与纽扣间的缝隙里露出一丝丝一片片教人心猿意马的白,“你看什么呢?”





    警局前段日子拍宣传片,颜好手美大长腿的李警官当之无愧地被众人推了出去当代表,顺利成为男主角。

    要么说人帅招人爱,李警官帅得老天都愿意赏饭吃,拍摄期间的演技水平堪比专业演员。

    负责摄影的工作人员是个资深的行业摄影师,镜头古怪刁钻又引人入胜。尝试了几次之后,她降低了摄影机的位置,成功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所以就拍出了这样的镜头?嗯?”

    凌远一面说着,一面膝盖用力压住了李警官的腿。
    隔着一层白色布料,截图中的焦点部位就被盖在凌远掌心下,缓慢而暧昧地揉着圈。

    李熏然抖着嗓子小声地呜咽,脚趾头蜷起来又松开。
    凌远“哼”了一声,另外一只手从衬衫下摆按进去游过肋骨爬上他的胸膛。

    “还是这么瘦,”他故意捏李熏然,“给你喂那么多肉都去哪了?”

    李熏然在这双灵活的手底下扭成了一条鱼:“我……我怎么知道!”

    那只揉着圈的手停下,暗示性地假握了一把,凌远的声音也有点哑了:“我看是都吃到这来了。”

    “你他妈变态啊!”李熏然面上挂不住,愤怒之下一脚踹开凌远。

    后者一个踉跄跌下沙发,握住他一只脚脖,食指勾起轻轻划过踝骨。

    李熏然一个激灵。

    自己闯下的祸就得自己收拾,自己演好的戏就得自己看完。

    哪怕一张截图也得看完。

    看到另一个人不吃醋为止。



    李熏然跪在床上咬着被角含糊地喊。凌远的手机开着横在他眼前,随着被子的前后移动很快就倒了下来。李熏然在几次的冲撞中鼻尖触上屏幕的正中央,睁眼就是他不敢细看的画面,带来难以言明的羞耻感。

    身后是凌远,身前是……身前是不真实的自己。

    李熏然撑不住的向前一趴,挥手将手机打落在地板上,发出有些沉重的一声响。

    他将头埋进已经不是正常气味的被子里,生出了一股截图中的画面成真出现在面前的错觉。

    凌远捏着他的腿,感觉自己被咬得更紧了。

    “李警官,”凌院长俯过去咬他耳垂,“你是不是也觉得拍得很好?嗯?要不要咱们现在也来拍一张?更直观更好看。”

    “操!”李熏然偏过头恶狠狠地啐他。

    凌远扣住他的肩膀,低低地笑:“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谁他妈要你听这个?李熏然感觉膝盖、尾椎、脸颊都要着起火来,皱着眉含着泪在床单上胡乱抓挠着,心内忿忿,让你慢点你怎么不听?

    “心里偷着骂我呢是不是?”

    “啊……不是……慢、慢点……慢点老凌……”

    凌远坏心眼地一口咬住他的肩膀,两个人脱了力,一齐趴倒向前去。李熏然半个身子探出床边,一睁眼,先前被甩下地的手机屏幕还亮着,明晃晃地摆在他眼前。

    凌院长跟着看了一眼,捏着他的耳垂笑着,不说话。

    李警官挫败的垂下头,知道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END——

【听说有条线 @回归线以北 过生日,我不管反正我赶上了!就是赶上了!】

评论(31)
热度(396)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