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14


第十四章:



    谭宗明停了车,忐忑不安地一步步向赵启平走去。他在想要怎么道歉,要怎么解释才显得不算狡辩,哪知道赵医生看见他,只是笑了笑,怕冷地将从鼻子开始以下的半张脸埋进围巾里,眼睛里盈满笑意:“你来啦!”

    谭宗明一愣。

    赵启平弯了眉眼:“干嘛?不是说要带我回家?我等了很久,很冷的。”

    他说着,偏了偏脑袋,冻得通红的耳朵明晃晃亮到谭宗明眼前。谭宗明连忙伸手一手一个捂住了他的耳朵,嘴唇动了半天吐出了一句“对不起。”

    “我不生气,”赵启平凑近了,“你又不是故意的,我没那么小心眼。”

    谭宗明正感动着,瘦瘦高高的青年又假装凶狠地瞪大了眼睛:“但是下不为例。”

    “绝对没有下一次!”谭宗明就差对天发誓。

    赵启平又笑,眼睛亮晶晶的,迷人又诱惑。

    “那还不赶紧回家。”



    车上空调开得很足,赵启平上车后不久就打了个哈欠,靠着谭宗明特意放低的座位睡了过去。他呼吸很轻,和着车内轻柔的音乐,在这个冬夜里带来平常而又难得的温馨。

    谭宗明握了握他微凉而干燥的手指,心想自己上辈子可能是干了什么救国救民的大好事,这辈子才有这么好的运气。

    短信提示音在他们快到家的时候叫醒了赵启平。他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拿到眼前,在看见新消息时原本正常的情绪忽然变低。

    谭宗明正往车库驶去,忽然听见身边的人低声骂了一句,脸色也沉下来。

    “启平?你怎么了?”

    “没事。”赵启平没好气地答道。

    谭宗明于是不再说话了,车里陷入沉默。片刻后,还是赵启平先缓和了语气:

    “对不起,我刚才语气不大好……”

    谭宗明停好车,转过半个身子看他:“我没生气,真的。”谭宗明抬手抚过他额前掉落的几缕头发,“发生什么事了?”

    “是我妈,”赵启平咬咬嘴唇,语不惊人死不休,“她不是很同意我和你在一起。”

    要不是车内空间不足,谭宗明怀疑自己会当场从座位上摔下去。他扶着车门,缓了又缓,试探道:“你……和他们说了?”

    赵启平点头:“正好今天提到了,我就都说了。”

    大风大浪都见过了的谭总再一次被赵医生拍在了岸边。他抹了一把大冬天除出了一头汗的脑门,话几乎都说不利索:“那……伯母……你……”

    “得了,”赵医生拉开车门走了出去,“没什么好纠结的,我是成年人了,应该也有权利拥有对自己人生的选择权,他们不能拿我怎么样。我觉得,”他又弯下身子将脑袋探进车里,“你与其纠结这个,不如想想怎么解决我晚饭的问题,我可是为了等你什么都没吃啊。”

    谭宗明“啊”了一声:“我给你做。”

    “你?”赵启平挑眉?





    十分钟后,赵启平的怀疑在谭宗明娴熟的刀功下被剁得粉碎,消失地一干二净。他倚靠着流理台,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谭宗明笑着凑过去偷了个吻。

    赵启平抬腿假模假样地踹他,惊叹道:“这年头土豪都是十佳好男人人设了吗?那上次我说你不会做饭,你为什么不反驳我?”

    “去。”谭宗明拍了一下他的脑门,“上次?上次你给我机会了吗?我这是以前父母总不在家,自己学会的。”

    “富二代连保姆都没有啊?”赵启平很好奇。

    谭宗明失笑,一边切着虾仁一边道:“什么富二代,我就是个中产阶级二代。你看到的这些,都是我自己打拼出来的。”

    赵启平“嗯”了一句,忽然问他:“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当一个商人,自己一步步往上走……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吗?”

    “我享受成功的感觉。”谭宗明切好菜,又在他唇上亲了亲,“好了,出去坐着,马上就好了。”

    赵启平这回真的拍了他的手臂一把,踩着拖鞋走向了饭厅。





    凶猛而热情的吻随着关掉的床头灯和扑上来的被子一起落下的时候,赵启平顺势搂住谭宗明的脖子,一条腿也扣上了他的腰。

    医生灵活的手指和有些凉的脚掌在谭总后背与大腿上点着火。谭宗明放开赵启平,额头与他相抵,盯着他的眼睛恶狠狠地问他:“明天想不想上班了?”

    赵启平得意地笑。

    谭宗明滑下去咬了一口他的锁骨,一只手掀开他的睡衣下摆钻了进去。因为计划有变,他们没来得及回赵启平那边拿换洗衣服,谭宗明只好翻出了自己的一套睡衣让赵启平换上。

    赵启平笑着动了两下。他就躺在谭宗明的床上,谭宗明的身下,穿着谭宗明的睡衣,说不定身上还沾染着谭宗明的味道。

    谭宗明吸了两口凉气,感觉自己不可遏制地兴奋了起来。

    “赵医生,”他像觅到食物的捕猎者一边鼻尖蹭在赵启平的颈上深深地吸气,“不要太得意了。”

    后背上游移着的手掌停下来,落到两颊,谭宗明被赵启平捧着脸,凑上去交换了一个深吻。

    随后他们并排躺下来,谭宗明的一只手还在赵启平的衣服里,停在他每一节都肉眼分明的脊椎骨处。

    “你怎么这么瘦?”谭宗明去咬赵启平的耳朵。

    “吃不胖,”赵启平翻了个身面对他,“天生的。”

    他们俩沉默地对视了很久,眼睛都几乎不眨,只是贪恋地望着对方。他们像十几岁时情窦初开的少年,情到深处哪怕只是看着对方都感觉内心被填满。

    良久,谭宗明挪了挪脑袋,凑近他,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赵启平不解。

    “你父母那边……”

    “说好了不提的。”

    谭宗明微微皱起眉头。

    赵启平靠过去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吻,低声道:“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和你说,这件事情……其实挺复杂的。”

    谭宗明又叹了一口气,还是不放心道:“这种事情你别自己一个人扛,需要我的时候一定得说。比如说要是伯母或者伯父一气之下要动手,你别和他们对着干,但也别傻站着挨打。你打电话给我,我……”

    “好了好了,”赵启平捂住他的嘴,“唠唠叨叨像个老头子。你放心好了,我都说了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我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很多事情我能够妥善解决的。”

    谭宗明“唔唔”点头。

    赵启平放开手。

    “真的不用我……”

    “真的不用。”赵启平动了两下脑袋,凑得愈发近,几乎是用气音道:“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信任我。”

    他宝石一样的眼睛会诱惑人,谭宗明道行尚浅,才靠上去却被坏心眼地躲开。

    赵启平在被子里抖着笑。

    谭宗明气结,一把按住他没好气地凶了声“睡觉”,才闭上眼睛又被人奖励了一个吻。

    赵启平也闭上眼睛。

    正因为这世界许多的阻碍,才使我更加坚定了爱你的决心。

——TBC——

评论(31)
热度(416)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