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蔺靖】怨遥夜

【一发完甜】

【warning:旧梗烂梗。不好吃。随时删。我很废。】



    金陵一年一度的花灯节从这日傍晚时分起便与落日一起映亮了整座城池。

    待到夜幕升起来,护城河中早已飘满了一盏盏承载心事的荷花灯,随着平缓的水流,悠悠地流向远方。

    河边已有百年光景的合欢树静默地矗立,有痴情的男女将那些不敢轻易与人言说的情意写于红布条上,系在枝桠,祈求上天垂怜。

    景琰换了常服,只带上战英,穿梭于金陵拥挤的大街小巷。

    有身着彩衣的女子撞上来。

    战英一惊,下意识要拔出剑来,被景琰不动声色地拦住,笑吟吟道:“姑娘没事吧?”

    撞上来的女子一愣,借着道旁斑斓的灯火看清了景琰面容,不由得面上一红,往他怀里塞了一盏未燃的花灯便急急跑远了。

    景琰哑然失笑,半晌无奈地摇摇头,掌心托着花灯举至眼前默默端详了片刻,忽兴致勃勃道:“战英,随我去将这花灯放了。”

    早已过了百姓放灯的时辰,护城河边空无一人,景琰四下打量了一圈,抿起唇来。

    纸笔与火折子是容易买到的。战英从对面的摊子上抱了东西匆匆向景琰跑来,举着饱蘸了墨汁的毫笔送上前去,弯下腰道:

    “陛……公子,这地方没有桌椅,您要不介意,您就在我背上写。”

    河边的老树上传来一阵轻笑。

    战英警觉地护在景琰身前,眼光左右扫着,高声问道:“来者何人?”

    “看哪儿呢?上头!”熟悉的语调与声音。

    景琰忽然弯了唇,头也不抬,盯着河面道:

    “先生来了。”

    战英抬头。

    蔺晨握着个青色玉质酒壶,伸着两条腿坐在高处的树枝上,面上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

    “战英,你先自己去逛一逛吧,留我和蔺先生在这里就好。”景琰忽道。

    战英不解:“这是为何?”

    “让你去就去,哪来那么多的问题。”蔺晨不耐地白他一眼。

    “嘿你!”

    “去吧,”景琰笑道,“不必担心我。”

    战英嘟嘟囔囔地走远了,逛到一半才想起东西还在自己手里,又拿不准景琰是否还需要,只好挠挠头继续逛下去。

    景琰走了两步,站在树下抬起头来,望着那人飞扬的衣角,笑意盈满双眼。

    一阵风迎面落下来。

    蔺晨立在他面前,抬手仰脖痛饮下一口清酒,抹着嘴问他:

    “敢问皇帝陛下要许什么愿?”

    景琰不语,眼波流转间如星辰闪烁。

    蔺晨也不急。他抬起下巴,目光依旧停留在面前之人的眼中,喉结滚动又饮下几口。

    清风徐来,水面涟漪骤起。满河的花灯摇晃着碰撞着,又渐渐归于平静。

    景琰嗅到壶中美酒的芳香。

    他盯着蔺晨,缓缓道:“我还没来得及写,先生就出现了。现在,我也想不起要写些什么了。”

    蔺晨哂笑一声,抬起另外一只手,一根指头戳上景琰衣襟:“骗人都不会,我都看见里头的纸了。”

    “哦,”景琰面不改色,“左右不过是写国泰民安的言辞。”

    “陛下还想写点什么别的?”

    “先生才智过人,不用我说也能知晓。”

    许久不见,口才倒是见长。蔺晨从鼻腔里发出一个“哼”音来,将手中酒壶递过去:“喝一口?”

    景琰垂手微笑:“敢问先生,酒壶里头装的是什么?”

    “情丝绕!”蔺晨认真问道:“敢不敢喝?”

    那人又抿唇。

    蔺晨似乎是早有所料,冷笑一声就要收回手去,却冷不丁被人夺走手中物件。景琰学着他,仰着头却始终望着他,痛快咽下酒液。

    辛辣感一路由口中蔓延至四肢百骸,随后便是强烈的梨花香味涌上来。

    多余的酒液顺着唇角流至下颌再隐入深色的衣料中。
    景琰晃晃手,似是苦恼道:“最后一口被我喝完了,这可怎么是好?”

    这有何好苦恼的。

    蔺晨上前一步,夺过他手中酒壶扬手抛入河中,击起一声闷响与一圈又一圈的水纹,在景琰的低呼声中吻上他的唇角。

    “好酒。”蔺晨的唇贴在他面上一开一合。

    酥麻感一并随着红霞飞上来。

    蔺晨微微向后仰去,望见千万盏灯火倾倒。

    他忆起那年二人一同在梅林中采雪的情境。




    呵气成冰的深夜,也只有他们俩会避开众人,一人抱着一个小坛子,小心翼翼地将花朵上的积雪抖入坛中。

    收满半坛水已是几个时辰后的事情,披风上的狐毛护住了嘴鼻,却让眼睫都染上了白霜。二人相视而笑,趁着天光未亮又急忙溜回去,一个煮水一个挑花。

    炭火暖化了那些白霜,蔺晨唤景琰,后者抬起眼来,睫上水珠不堪重负,掉落在衣摆上。

    蔺晨听见寒梅齐放的细微声响。



    景琰蹲下身去,将怀中纸张塞入花灯,轻轻放入水中,拨弄了几下,推着它往前方飘去。

    蔺晨揣着手站在他身后。

    景琰忽然开口:“连灯火都没有点燃,你说,老天爷能看见吗?”

    “能。”

    景琰站起身来转向那个人。

    蔺晨直视着他的双眸,一眨不眨:

    “正因为不与众人相同,才会更容易被注意到。”

    景琰弯了眉眼。

    “好。”

    烟火声乍起。

    他们并肩而立,一同望向上方。

    身后枝桠上,红布条在风中翻飞。

    不求长相守,但求长相知。

    君亦如此,吾亦如此。




    “那年的梨花酿已香了许久。”

    “我一定去尝。”

——FIN——


评论(17)
热度(321)
  1. side笙歌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