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13


第十三章:



    第二日清早挤在浴室一起洗漱的时候,赵启平盯着镜子里谭宗明的后脑勺和脊背,忽地生出一股不真实感来。

    一切都来得太快,像破茧而出的蝴蝶扇动着翅膀停留在指尖,教人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怕惊扰了这脆弱的美丽,顷刻间便什么都不剩。

    谭宗明抬头看他。

    “发什么呆呢?”

    水珠顺着眉骨颧骨到颌骨一路滑进被衣领遮住的锁骨,赵启平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遭,艰难道:“没事。”

    谭宗明顺手拿过一旁架子上赵启平的毛巾,声音闷闷地从柔软的纤维后传来:“下班我去接你回家。”

    “不用,”赵启平摇头,“我难道连回家的路都不知道了?”

    “我说得是我在市中心的那套房子,”谭宗明笑意盈盈,“这条回家的路,总得我带着你走了吧?”

    赵启平白他一眼,转身出了浴室。

    “不和你贫。我先上班去了啊,迟到了要扣钱的。”

    “小财奴。不吃早饭了?”

    “不吃了。”回复声隐隐约约消失在巨大的关门声中。

    谭宗明摇摇头,拿起镜前架子上的香水瓶,喷在手腕上凑近鼻尖闻了闻。

    荷尔蒙的味道,赵启平的味道,他们俩爱情的味道。

    悄悄爬过来的枝条伸出一片嫩叶,轻轻挠了两下他的胸膛。






    圣诞过后正好是周一,赶上早晨的例会,赵医生坐在会议桌的后方,精神饱满眼神明亮,盯着老主任眼睛都不怎么眨,仿佛课堂上对知识充满渴望的乖学生。老人家好久没经历这种情况,心里一高兴,会议时间又拉长半个小时。

    漫长的折磨终于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颓然地垂着手脚走出去,只有赵启平心情愉悦,收拾东西时甚至还哼了两句听不大分明的调调。

    方蕾悄悄藏在门外,冷不丁跳出来,将留到最后的赵启平吓了一跳:

    “赵医生!”

    赵启平假意皱起眉头。

    她上下打量了赵启平一圈,突然伸手点点他露在白大褂与里面衬衫间的一截领带,挤挤眼睛道:“新领带呀——谁送的呀?男朋友哦。”

    赵启平抬起手中的笔记本轻轻挥了一把,语气里带着藏不住的笑意:“别闹了。”

    方蕾“哼”了一声,一面转身往回走一面背对着他抬手晃了晃食指。

    “我就说——你看,好运气来了!”

    “是是,”赵启平手背抵着嘴唇笑了笑,追上前去,“承你吉言。中午请你吃个饭。”

    “食堂?”

    “或者你想去别的地方?我都可以。”

    “别别别,不敢居功,食堂我就心满意足。”

    “你又贫!”




    第三十次抬头看见自己老板嘴角依然保持上扬状态的时候,谭宗明的助理推了一把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想象自己像柯南一般镜片反光思索了几秒后,得出了自己一定是由于长期伏案工作导致视力急剧退化需要抓紧时间去配副眼镜的结论。

    “你如果再不专心工作,”谭宗明敲着笔电头也不抬,“我可以考虑立刻换人。”

    助理“哦”了一声连忙低下头,半晌实在忍不住好奇心,抓心挠肝地纠结了片刻,鼓起勇气问道:“我能采访您一下吗谭总?”

    “不能。”

    “哦。……可是您今天看上去挺高兴的啊。”

    “那是因为我的爱人,”谭宗明抬抬眼,“不是因为你。”

    助理又“哦”了一声,垂下头去。好半天,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劲,瞪大了眼睛盯着谭宗明。

    谭宗明抬头微笑:“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了……”

    “没了就看看我今天下午的安排,最早几点能走?”

    “啊……啊……”助理愣了两秒,随后准确翻出谭宗明的行程表来,“您今天下午三点有一个会议,五点要去见盛峰的陈总,晚上还有一个酒会要出席。”

    谭宗明“啧”了一句:“不能改了?”

    “不能。”想想助理又补充道,“都和咱们公司准备上市的计划有关,动不了。” 

    这寸劲。谭宗明有些头疼地拿起手机,心惊胆战地给自家小医生发消息。




    赵启平回到办公室才想起来昨晚还有一个漏掉的未接来电,划开一看脸色顿时就有些晦暗不明起来。他看了眼时间,趁着不忙溜到走廊回拨了过去。

    电话那头的人过了许久才接。

    “妈。”

    “上班呢吧?我昨晚是不是电话打得太晚了?”

    “没有。怎么了妈?有什么事吗?”赵启平盯着自己的鞋尖。

    “哦——没事,就是问问你最近怎么样。”

    赵启平摸摸左右两边的口袋,扑了个空,只好悻悻地揉揉鼻子,闷声道:“挺好的。”

    赵母低声应了一句,没再言语。

    母子俩就在电话两端诡异地沉默着。

    良久,还是赵启平先打破了这份尴尬:

    “妈……我谈恋爱了。”

    “哦……啊,哪,哪家的姑娘?是医院的同事吗?改天有空带回家来……”

    “您和我爸哪天能有空?”赵启平打断道。

    赵母于是又不说话了。

    赵启平跺跺脚,深吸了一口气。明明待在室内却感觉有冷空气涌入胸腔,冻得他胸口发疼:

    “另外……他不是个姑娘。”

    模糊的碰撞声过后,赵母的语气斩钉截铁:“不行!”

    赵启平不耐又早有预料地皱眉,正要开口,又听那头急促道:“我这边还有事,你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谈……总之我和你爸都不会同意的。……先这么说吧。”

    通话骤然截止,赵医生盯着暗下去又重新亮起来的屏幕,忽然自嘲地哼笑了一声。




    左等右等只等到一个“嗯”字的谭宗明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完了会见完了客户,从酒会的会场一出来就直奔赵启平家所在的小区,电话都想不起来要打一个。停车落锁上电梯一口气解决,站在门前按了将近五分钟的门铃后,谭宗明终于想到除了赵医生故意不给自己开门外的另一个可能性:

    赵启平说不定根本还没回家。

    这次他终于想到可以打电话,却不敢按下拨出键。

    车子轮胎在六院门前的雪地上划出长长的一道痕迹后,谭宗明摇下车窗,转头便看见站在门口双手揣在大衣两兜里的赵医生。


——TBC——

评论(18)
热度(400)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