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12


第十二章:



    腻歪到日落,谭宗明的行李箱最终也没有收拾好。

    赵启平舔着嘴唇关了吸尘器,抱着双臂倚在客厅的电视柜旁,看谭宗明将几件衣服细致地折好了扔进箱子里,再不满意似得拎出来抖开重新叠一遍,如此循环往复丝毫不觉得厌倦。

    十一月的上海还是冷的,即使空调开得再足,还未完全好过来的谭宗明还是忍不住咳了两声。

    赵启平了然地笑了一声。

    他走上前去,从爱折腾的病人手里抢过倍受折磨的衬衫,三两下平整了扔进行李箱,合上箱子拎起来就往卧室走。

    谭宗明向后仰去,肘部落在沙发上撑着脑袋,好整以暇地看赵医生留下自己。

    房间里很快传来开关柜门的声音。

    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的人站起身来也跟进去,赵启平正在挂一件外套,冷不丁被人从后头抱住了腰。

    “满意啦?开心啦?”赵启平好笑又无奈。

    “唔……”那人将头埋在他颈窝,深深地嗅了一口柑橘的气息,吐息灼热,含糊地回答,“是你主动同意我留下来的。”

    “……你平常在商场上也这么耍无赖?”

    “没有,”谭宗明的嘴唇在他脖颈间暧昧地游移,手臂收紧,“就只对你这样。”

    时机是刚刚好的——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柑橘味的荷尔蒙气息在傍晚夕阳的余晖中交织,体温催动香气的挥发,冷与酸变成暖与甜。这样的时刻不适合再多说任何话,只适合亲吻或者更多。

    ——如果谭宗明的肚子没有在此时开始抗议。

    他忘了从头一日开始除了在飞机上的一餐后,自己粒米未进。

    很快赵医生这边也唱起了合奏。

    谭宗明讪讪松开手。

    “咱们……吃饭去?”




    车子停在餐厅门口看见直逼大街的长龙时,两个人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日是周末这样一个残忍的事实。他们谁都没有订座位,自然不能有所指望——谭宗明本想用钱解决这件事情,赵启平非常冷静又克制地阻止了他。

    “听我说,”赵医生拦住谭宗明要拨电话的手,“……钱还是花在刀刃上比较好。”

    谭宗明抬眼疑惑地看他:“让你开心难道不算花在刀刃上?”

    赵启平抿唇微笑良久,双手上移到谭宗明两颊掐住:

    “谁教你的这些谁教的?”

    谭宗明好脾气地笑,捉住他一只手放到唇边亲吻:“看见你就无师自通了。”

    赵医生红了脸,踹了谭宗明一脚。

    不远处的商场门口开始唱起了圣诞歌曲,立在广场正中央的大圣诞树顶端的黄色星星不知疲倦地发着光。

    赵启平正了神色:“咱们不如自己在家吃火锅吧。”

    大过节的不论什么地方都是人山人海,谭宗明花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找到车位,赵启平先下了车站在商场门口等他,不住地搓手跺脚取暖。

    谭宗明老远看见,一路小跑向赵启平奔去。风扬起他的衣角,上下翻动;所有的光都落在他的周身。

    赵启平忽然有些恍惚。

    仿佛一夕逃回年少,也是这样的一个人,迎着所有的光向他而来,将他扯出黑暗。

    但他们以前明明从未见过。

    来不及再多想,谭宗明已经到赵启平面前,搓了搓手心再合住他的,着急道:

    “怎么没进去等?人太多了我找了好久。”

    “怕你找不到我。”赵启平笑,“进去吧。”

    “到哪我都能找着你。”

    人群的嘈杂声削弱了他们的交谈声,赵启平无奈的表情里更多的是愉悦。他嘀咕了一句,谭宗明没听清,凑近了问他:“你说什么?”

    “我说,”赵启平转头,“咱们俩这样一点都不像刚刚才在一起。”

    “那像什么?”

    “像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

    谭宗明很得意。

    “多好,这样几十年后你就会觉得我们才认识不久,每天都有新鲜感,你就不舍得不要我了。”

    “我怎么会不要你,”赵启平转过头盯着楼下一层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已经一个人够久了。”

    “什么?”

    “……我说,再不快点咱们就都得饿死了。”

    “走咯。”谭宗明推着购物车一脚溜远了。

    赵启平盯着谭宗明的背影。

    他本是一个习惯了黑暗与安静的人,但现在他决定开始追逐光明与热闹。

    因为是前面的那个人,所以他愿意尝试。

    “等等我。”赵启平回神,迈开长腿追上去。





    丸子,青菜,菌类,肉片……电磁炉上的大口锅里咕嘟咕嘟翻滚着浅色的汤汁,各色菜品摆了几乎整整一桌,谭宗明生着病不能吃辣,于是他们准备了清汤锅。赵启平和谭宗明对坐在桌子两侧,眼疾手快地进行放菜与捞菜的动作。

    谭宗明慢慢停了动作,拄着筷子撑着脑袋看赵启平认认真真地对付一个丸子。

    初见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只是两人位置与关系都有所不同。

    灼热的视线让赵启平忍不住出声询问:“你看什么?”

    “我第一次见你就是在火锅店,你那时候也是在吃丸子,一个人,奇怪又有趣。”

    赵医生手上不停嘴上不闲:“嗯,那时候你也是这样,一直盯着我不放。”

    “那当时你怎么看我的,嗯?”谭宗明的手推过去,食指与中指屈起,指尖轻巧两下桌面。

    赵启平抬头,一脸严肃:“一个变态。”

    想想他又补充:“一个长得好看的,符合我审美并且外貌很吸引我的,变态。”

    谭宗明哑然失笑。

    “那你也挺奇怪的,”谭宗明不甘示弱,“我从没见过一个这么好看的年轻小伙子自己来吃火锅,还丝毫不觉得尴尬。”

    “我习惯了。”赵启平低下头在锅里划拉着找菜。

    “好吧,”谭宗明放下筷子探过身去,“那还要请求赵医生,尽快习惯有一个人陪伴的状态。”

    赵启平笑得眼角挤出几条线来。

    酒足饭饱洗漱睡觉,赵启平和谭宗明分享了一张床的内外侧,抱着各自的电脑开始工作。

    键盘声“噼啪”响到十点。

    赵医生合上电脑,伸了个懒腰,双肘撑着双脚一使劲滑进了被子里,露着脑门和一双大眼睛眨了眨。

    谭宗明也关了报表跟着躺进去了。

    一只手熟门熟路的搭上腰时,赵医生关了灯,翻过身在沐浴液的香气里和谭宗明交换了一个吻。

    只有一个吻。




    呼吸声均匀而绵长的时候,赵启平的手机震了几声。他迷迷糊糊地拿起来看了一眼,很快又放回去躺下了。

    来电显示不甘心就这样消失,又闪了两下,才重新隐于黑暗。


——TBC——

评论(11)
热度(385)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