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想写一个特别烂俗的蔺靖梗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他一个人的民,和天下人的君

他游历四方,临走时只留下了耳廓上的那枚银环;但没人知道年轻的帝王将银环收在了哪里

他一生克制隐忍,甚至称得上固执刻板,却为了一封书信不惜动用八百里加急的驿站

一些时候他们不是本来的模样,只是困在情里的痴儿

但他还是守在高墙中

而他在百姓的夸赞声中,附和着说一句“我也爱他”

【愿再相逢于良夜,还是旧容样】

纵使相逢于良夜,已非旧容样

太烂俗了,我不行,我太废了

评论(31)
热度(57)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