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荣方】梦魂不到关山难

【甜一发完】

【坚持不懈站荣方】


warning:捋不清的时间线和不存在的世界


    合该有一场雨落下来。

    凶狠的,不留情面的,侵犯这座城市的哪怕每一处边角。

    黑色的云遮住白色的天,雨中的上海迎来黑暗只需要一瞬的时间。

    方孟韦推开窗,寒意夹杂着雨滴铺天盖地而来,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街道上的灯一盏接着一盏亮起来,照出雨丝行进的方向。他没开灯,一个人站在一团墨里,衬衫卷到小臂露出线条紧实的一截感受天的馈赠。

    汽车鸣笛声在窗下突兀地响起来,车灯的光一路绵延向前,轮胎溅起水花疾速驶过。

    方孟韦不想开灯。

    这样的天应该有一支蜡烛,在浓墨里点一滴微弱的黄,虚影是十字型的,摇摇晃晃。

    以及一些其他别的什么。

    方孟韦说不好,想不出,不敢想。

    家里自然是没有蜡烛的。

    方孟韦已经很久没回来过了——这里现在对他来说更多的是一栋房子,一个能够休息的地方。

    他翻箱倒柜的找出一把伞,抖抖上面的灰尘,又抬到嘴边,吹了吹木质的伞柄。

    一个“荣”字刻得歪歪扭扭。

    方孟韦掂了掂,将刻字的那一处握在手心里,拿了钱包和钥匙出门。




    他在屋檐下撑开伞。那伞打开大得很,足以装下两个他这样个子和体型的人还绰绰有余。有人在另一栋的窗子里唤他。

    “孟韦——这样大的雨你去哪里?”

    是母亲的好友田姨,立在暖黄色的灯里,端着女儿前两日买回来给她的杯子。

    方孟韦舔舔唇。

    “买些东西——很快就回来。”

    “哎哟你这孩子,”她望一眼沾满了水滴的伞面,“哎你等等,前几日和你说得事考虑得怎样了?”

    孟韦将伞柄握紧了些。

    “田姨,我一个天天睡警局的人,哪有时间想那些。对不住您的好意了。”

    他说完踏着雨连忙走了,像是在逃些什么。

    中年女人叹一口气,放下了杯子。

    “人都走了三年了……也不知道这孩子还在倔些什么。”她摸着胸前的项链,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项链里亡夫的照片倾诉。

    又有人踏雨而归。

    她睁大眼,与那人对视,雨雾忽然模糊了她的眼睛。

    冒着雨的人点点头,加紧步伐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一切陈设都没有变。

    只是杯子底部积了尘,原本鲜活的植物也失了生机。

    走前写了一半的纸笔还压在远处,只是时间太久,颜色已经黯淡褪去了,提醒着岁月的无情。

    荣石走到柜子前拉开抽屉。

    没有,一支蜡烛也没有。

    他撑着膝盖站起身来,转身又出了门。





    方孟韦抱着购物袋往回赶。

    雨越来越大,路上的行人几乎是没有了,只有零星的车辆急匆匆地载人驶向家中。宽阔的道路对面有人戴着帽子着急赶路,方孟韦瞥一眼他,同样的情境,竟生生觉查出许多不同来。

    总归孤独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那人虽也是孤身一人行走在雨中,甚至连一把伞也没有,可他心里一定装着念想,装着盼头;一定有人在等他,盼他——不然为何方孟韦觉察不出一点同类的气息来?

    也对,孟韦低头,又一辆车擦过去,孤独的人本来就不该有同类。

    开门的时候,方孟韦警觉地嗅到一些不对劲出来。

    一些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十分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他愣了愣,忽然疯一般撞开家门。

    穿堂风呼啸而过,那张小心保存了三年的纸跌撞着飞过来,落到他脚边。

    屋内空无一人,只是一些水迹和几缕微弱的香气。

    方孟韦抖着手捡起那张纸,怀里的袋子开了,蜡烛争先恐后地跑出来,“骨碌碌”滚了一地。

    他把伞丢在门口。

    “荣石!”方孟韦冲进屋子,冲进卧房,又一个个打开所有房间。

    哪里都没有人,又哪里都是荣石的气息。

    “荣石!荣石!荣石——荣石……”

    他捏着纸跌坐下来。

    恍若梦一场。

    地板上的那些水迹很快也消散了,熟悉的气息也跟着溜走。什么都不剩了。

    什么都不剩了。

    方孟韦按了按湿润的脸,扭身爬到门口去捡掉落的蜡烛。

    他是太累了,太想了,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而这幻觉变本加厉,竟让一双脚出现在他眼前。

    方孟韦抱着满怀的蜡烛抬起头来。

    荣石浑身都湿透了,购物袋藏在外套里,装着许多崭新完好的蜡烛。

    “孟韦,你怎么跪在地板上?……你怎么哭了?”语气像是从未离开过。

    竟不是梦?

    竟不是梦!

    更多蜡烛落下来,更多雨落下来。





    风激起肌肤与人的战栗。

    要痛,要苦,要尝到咸与甜才知道自己是存在的,对方是存在的。

    地板隔着薄薄的一层皮肤与骨头相互挤压,方孟韦的肩胛骨磨着它,荣石的膝盖骨碾着它。

    低吼翻滚在喉间,疯狂沸腾在血液里。

    爱我,或者杀了我。





    那扇窗被人轻轻合上。

    方孟韦隔着披了雨帘的玻璃,手指在窗台上敲击着,默数着街灯的数量。

    荣石爬起来,递过一床毯子,又给自己套了件衬衫,回身去点燃几支蜡烛。

    他按高了空调的温度以免几乎没有任何遮蔽物的两个人着凉,轻轻唤道:

   “孟韦。”

    那个人回身看过来。

    微弱的烛火跳动着,十字型的虚影摇摇晃晃。

    “我回来了。”

    这屋子里也下起雨来——从方孟韦的眼睛开始。

    欢迎归家的爱人。


——FIN——

评论(16)
热度(212)
  1. 出本啦笙歌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