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11


第十一章:



    半夜里赵启平是被热醒的。

    后背贴着一团滚烫的火,他嘟囔着要翻身,被人牢牢卡住的时候才猛然想起身旁还有一个谭宗明。

    糟糕。

    赵启平一只手伸出被窝开灯一只手背贴上了谭宗明的额头,才触上就知道这人烧得厉害,也不知道在冰天雪地里等了自己多久。

    半夜里把一个百来斤的大男人拖起来去医院是不大可能了,赵启平翻身下床,拖鞋早没了踪影,也来不及穿,冲到客厅拿退烧药和酒精棉球。

    幸好这些东西家里还是有的。

    谭宗明迷迷糊糊醒过来,手臂下头空荡荡的。

    他烧得脑子不大清醒,视线也有些虚,在床上胡乱拍了几下也没找到人,吓得就要爬起来。还没等动作,赵启平就喝住了他:

    “你别动!”

    谭宗明立刻乖乖躺好了。

    赵启平苦笑不得,上前坐到床边,倒药递水,哄着谭宗明把药吃了。

    身体里的热烧得人难受,谭宗明也不由得哼唧了几声,缩着手脚要把自己蜷在一起。赵启平拦住了他,弯腰去解他的衬衫扣子。

    生病的人鼻子里呼出的气都是烫的。

    赵启平离得近,半边脸都被谭宗明呼出的热气蒸红。他费力地半哄半骗让谭宗明合作脱了上衣,累得大冬天出一头汗。

    “真是命。”赵医生叹气。

    棉球浸了酒精拧到几乎全干,赵启平翻身上床跨坐到谭宗明腿上,心无杂念地给他擦身降温。

    心无杂念……

    额头……

    脑门怎么那么大。

    脖颈……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是大款就伙夫。

    腋下……

    嗯,谭宗明还是属于前者。

    腹股沟……

    赵医生的手指落在裤扣上,久久没有动作。

    啊呀这种地方……他咬唇,食指拇指将纽扣顶出扣眼,拉下拉链。

    谭宗明忽然又难受的哼了一声。

    赵启平吓了一跳,几乎要蹦起来,抓着棉球深深地吸气又吐气。

    别多想别多想……医者父母心只当他是普通病患大家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大不了当年解剖课看得多了自己的还天天见呢不用害怕……

    赵医生反复给自己做思想工作,狠下心红着脸拉下谭宗明身上最后一道屏障。







    午后刺眼的阳光从不安分的窗帘缝中溜进房间,一道道铺在谭宗明脸上身上。他抬起手遮住眼睛,翻了个身,“呼”地坐起来。

    赵启平“咔嚓”一口苹果咬下去,摊在腿上的书轻轻翻动了一页。

    谭宗明看看墙,看看赵医生,再低头看看自己。

    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一套宽松的居家型睡衣,看起来像是赵启平的——哦应该就是赵启平的。

    但是为什么?

    “醒了?”赵启平合上书抬眼看谭宗明,“你昨天下半夜高烧知道吗?”

    不知道。谭宗明摇头,按着太阳穴回答:

    “感受到了,头还疼得很。”

    赵启平笑了一声,低头继续啃苹果。

    谭宗明搓了搓睡衣角,试探道:“你给我换的衣服?”

    “嗯。”

    问完这句他又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问你为什么要给我换衣服?还是问你都看到了?怎么都不对劲。

    赵启平假意清清嗓子,也不敢先开口。好半晌,感觉耳朵都要着了火了,他才又重新抬头:

    “你饿不饿?”

    “几点了?”

    “下午三点。”赵启平看看腕表。

    谭宗明皱眉:“你不上班吗?”

    现在问是不是晚了点啊,赵启平啃完最后一口将果核包好扔进垃圾桶里,站起身放下书擦着手道:

    “我请假了。”

    谭宗明“啊”了一声。

    赵医生好笑地走过去,脱了鞋跪上床,嘲笑道:“谭宗明,你不会是把脑子烧傻了吧?” 

    “啊……”

    信息量太大了,谭宗明抓着被子想了半天,忽然问道:

    “所以咱们俩算……”

    “没有,”赵医生伸出食指按在他的唇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没有。”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谭宗明十分泄气。

    他坐在客厅收拾箱子,赵启平转来转去地收拾昨天扔的到处都是的衣物。

    这还不算谈恋爱了?谭宗明想不通,这怎么还不算谈恋爱呢?

    谭宗明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从箱子里抽出来。
    差在哪儿呢了?心意也表达过了,亲也亲过了,睡……也算睡过了。那还差在哪儿呢?

    他扭过半个身子去看赵启平,后者正拿着吸尘器清理地板,白衬衫黑裤子,简单又干净。

    为什么不答应呢?自己都问……自己问过吗?

    谭宗明这一刻福至心灵。

    他抓着盒子站起来,转过身。

    “赵启平。”

    那个人停下来,直起腰偏头看他。

    “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

    青天白日的,天和地都看着,世间万物都听到了。

    那些柔嫩的枝蔓伸出来长起来,爬过地板爬上白墙,摇落春日细雨。

    整个世界一片湿润。

    “好啊,”谭宗明听见赵启平的回答,“好啊。”





    他们在冬日的暖阳里亲吻对方。

    谭宗明亲手为赵启平系上送给他的领带,语气得意又亲昵:“拴住了就再也跑不掉了。”

    赵启平抿着唇。

    一个不合时宜的喷嚏打的惊天动地。

    谭宗明尴尬又懊恼地揉着鼻子,赵启平笑得倒在沙发上,几乎要喘不上气。

    年纪大还是不要学年轻人玩浪漫了。

    谭宗明气得扑上去,将人压在沙发上,索取一个更深更长的吻。

    不是要学着当医生家属吗?那就先学学怎么把感冒传给自家的医生吧。

    “赵医生,今天开始家属就正式上岗了。多多指教。”

    “共同进步。”

——TBC——


评论(29)
热度(460)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