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08


第八章:



    节后又是忙碌期。

    赵启平和其他的主治医师们继续跟在老主任身后到处奔波,朝五晚九,昼夜颠倒。老主任有心培养接班人,高标准严要求,人才里头挑精英,逼得所有人都绷紧了脑子里的那根弦。

    整个六院骨科都陷入了某种一触即发的状态中。

    赵启平这一年在主任的指导下搞研究,进入尾声阶段开始写论文,为评副级职称做准备。他的文学修养在家庭环境的熏陶下并不差,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问题不大。

    可他坐在电脑前一个上午,什么也没敲出来。

    窗外的天压着两满扇的乌云,黑沉沉的仿佛落在心口逼得人喘不上气来。

    谭宗明几天前再次约他的消息还躺在收件箱了,没有回复,也不删除,像一双无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赵医生。

    并非赵医生不愿赴约——医院这种一忙起来就没个头的地方,进来了就别想着不受影响。

    赵启平撑着肘把脸埋进掌心里,他还记得那天电话里谭宗明声音中浓重的疲惫和失落——不是第一次。节后谭宗明一再邀约,可他总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推掉。

    人的耐心与好脾气总是在一次次的拒绝中被消磨掉的。

    谭宗明的还没有被消磨完,赵启平先爆发了。





    那日午后“秋老虎”正逞着最后的威风,誓要烤干整座上海;赵启平才从一场会议中脱身。新来的院长大刀阔斧地改革进行人事调动,各个科室人人自危。谭宗明再次被自己拒绝的邀请在燥热的空气作用下一齐点燃了赵启平心里的火。

    每个人在情绪波动较大时都总是口不择言。

    “谭宗明!”赵启平忽然压低了声线,“你不烦吗?”

    那边许久没答话,但赵启平能想象到谭宗明的神情。

    “一次次的被拒绝你真的不会厌烦吗?你看看我这份职业,我这个人,有哪一点适合你?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在一起了,你很有可能会半夜回到家一个人都没有,每次约会都被打乱,甚至连重要的节日都不能一起过。我会对我所有的病患上心,却偏偏忽略你。这样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换而言之,你真的做好了当医生家属的准备吗?”

    谭宗明没说话。

    他们在一根信号线的两端,互相沉默。

    呼吸声回荡交织仿佛讽刺。

    赵启平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一只老虎。它冲破牢笼十指鲜血淋漓的冲出来,获得自由的同时却也伤人伤己。

    “说啊!”赵启平忽然拔高了声音。很快他意识到这不对,在路过的医生护士频频的侧目中又刻意压低了声音,“给我个答案!”

    谭宗明给不出答案。

    这样的问题他没遇见过,这样的赵医生更是全世界独一个。

    太难了。

    他需要想想。

    这一想就是好几天。

    赵启平揉揉脸,抬起脑袋来。

    他想,为什么会吵架了?有什么原因,又有什么资格呢?

    赵启平和谭宗明还什么都不是。

    心绪繁杂的赵启平拉开抽屉,悄悄摸了个纸盒藏在手心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谭宗明停好车,一路刷魅力摸到了赵启平的办公室。

    屋内静极了。电脑还停留在文档界面,键盘上的灯眨着眼睛冲他笑。

    但是赵医生却不在。

    他两手揣着口袋又踱出门,站在门口张望了许久,路过的一个面善的女医生停了下来。

    “您好?请问您是病人家属吗?还是……”

   谭宗明微微一笑:“我是医生家属。”

    女医生眨眨眼,抽了抽鼻子。

   “我是……赵医生的哥哥。”谭宗明又补充道。

    女医生眼珠转了两下——哥哥?——她指了一个方向:

    “我刚从住院区回来但他不在,所以,您可以尝试去那里找找——那是赵医生常去的地方。”

    谭宗明道了谢连忙沿着她找的方向走去。

    女医生咬咬唇。没闻错的话那人身上的味道是赵医生最喜欢的香水,而且——没记错的话她曾在赵医生的手机上瞥到过一眼这人的照片——辨识度这么高的脸。

    哎呀我的小赵医生啊——

    终于有人能够拿下你了。




    赵启平站在走廊的窗前。

    他面前随意摊着本书,目光虽定在上头,但心思却不在。赵启平松了手,从悄悄带出来的烟盒里抖出一支来,点燃了深吸一口,夹在食指与中指间。

    赵启平眉头深锁,眼睫低垂。造物主用最锋利的刀和最灵巧的手塑造他,给他温柔的眉眼又给他坚毅的侧脸。

    仍不满意,所以还要给他修竹一般的身姿和瓷器一样精美的手。

    而乌云笼罩下来的灰将此刻的他定格成一张老照片。

    谭宗明站在拐角处同侧却半相对的窗前看他。

    再没有这样好的光,这样好的景,这样好的人,这样好的一生了。

    一瞬就是一生。

    谭宗明深吸一口气,不急不缓地走过去。

    赵启平有所感应,唇间还夹着烟就转过身去。

    “赵医生,”似乎永远都在逆着光的男人开口了,“我必须老实回答你,我还没有做好当医生家属的准备。”

    赵启平愣愣放下手。

    谭宗明唇角压得一边齐,眼里全是惊讶的赵启平。

    风从窗户间的缝隙中“呜呜”地呼号进来,赵启平终于回神,丢了烟一脚踩灭了。

    还惨留着略微发苦发焦的烟草气息的手指被人攥住,谭宗明使力把人带进怀里,按着赵启平僵硬的后背,语气真诚:

    “所以我得慢慢学,好好学,而你必须给我这个机会。”

    “没有人生来就能预料到自己将来会怎么样,我没有经验,你得耐心一点。”

    烟草味返上来在舌尖泛着甜。

    “唰啦”一声,雷电带着雨水一起来了。

    赵启平后知后觉,鬼使神差地将手贴上了谭宗明后背。

——TBC——

评论(18)
热度(521)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