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06



第六章:



    这个世界上你抗拒不了的,除了爱情,还有意外。

    中秋来得比赵启平想象地要快得多,他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全世界都已经做好了过节的准备。

    只有他没有。

    赵启平站在镜子前握着剃须刀发呆,浴室灯光明晃晃的亮如太阳,将他的一切都暴露无遗。

    谭宗明。赵启平突然想到这几个字,于是吓了一跳,手上动作不自觉加快。他拍上新换的须后水,皱着眉头想了想,弯腰从柜子里取出为了方便而分装出的一小管香水,让水雾落在自己的耳后与脖颈。柑橘类植物的香气仿佛雨中尽情舒展的柔嫩枝叶,被人折下时散发的独特气味。

    这气味在他秋天的浴室里弥漫出一整个春天。

    赵启平猛吸一口气,转身出门。

    谭宗明坐在办公桌前咬手指关节。

    迄今为止他的人生中从未有如此紧张的时刻——哪怕是当初晟煊刚成立被遭受巨大打击,他也依旧冷静自持。

    但赵启平是他生命中的难题。

    赵启平一定是他生命中的难题——谭宗明笃定——人这一辈子不可能一直都顺顺利利,总是有有道坎的。现在,谭宗明不仅要迈过这道坎,还要把坎带回家。

    这道题太难了,太超纲了,谭宗明没做过,只能一步步试探着接近。

    然而时间毫不留情地从他们的忐忑中,静默而迅速地溜走。

    意外发生在赵启平即将下班的时刻。

    他转着笔脑子,依旧在思索自己为何会答应谭宗明一同吃饭的请求。

    直到电话响起来。

    赵启平伸手拿过手机,定睛一看,眼中立刻浮现出犹豫与不安来。他盯着那个名字许久,心中的抗拒全写在脸上。但他没得选,只能划下接听键。接通的一瞬间,他的脸上立刻挂起笑意——即使对方根本看不见:

    “喂,妈?”

    “嗯,我挺好的。嗯。”

    “我知道,您和我爸也是,不要只顾着研究连节日都不顾了。”

    “好,好的,再见。”

    赵启平将手机从耳边移开,看着屏幕亮起再暗下回到主界面,烦躁地扔回了桌上。

    手机铃声又急促地敲打着他的鼓膜。

    赵启平抓起接听,语气不善:“怎么了?”

    那头十分着急,连赵医生语气里都愤怒都顾不上,快速道:“商业区发生交通事故,伤患已经在紧急送往医院的路上,院长通知所有医生护士加班待命。赵医生您快准备好吧!”

    赵启平甚至来不及多问一句。

    他撂下听筒,抓起手机一面脚步迅速向外走,一面从通讯里中翻出谭宗明的电话。

    等待接通的时间无比漫长。

    等到赵启平已经快要接近目的地,谭宗明终于有了回应:

    “赵……赵医生?”他听起来惊喜又局促。

    “你没事吧?”赵启平劈头盖脸就是这一句,谭宗明呆了几秒,愣愣回答道:

    “没事……”

    那就好。

    赵启平稳稳心神,简洁明了交待情况:“商业区发生交通事故,我现在要准备手术,恐怕是没有办法和你一起吃饭了。你不要等我,会忙到几点我没有办法承诺你……抱歉。”

    他挂了电话,转身拐进走廊尽头。

    不知为何,赵启平发觉自己居然暗自松了一口气——他想,自己果然没有准备好。

    谭宗明的车已经滑进六院停车场。

    他有些发懵,好半天才消化掉赵启平的话,熄了火直勾勾地盯着后视镜。

    ……现在的意思是让我走?

    别闹了。

    谭宗明思索了一秒,回身从后座抽出pad打开工作。

    我偏等着你,赵启平。


    手术室的灯灭了又亮,再出门时都已经快是凌晨,赵启平老远就看见一团黑色蹲在自己旁边的车位上,他揉揉眼睛,以为自己是手术做多了眼花。

    可是再睁眼黑色的一团还在。

    他几乎是小跑过去,隔着老远就看见窝在驾驶座上低头打瞌睡的谭宗明。赵启平心脏猛地一跳,屈指又轻又快地敲车窗玻璃:

    “谭宗明,谭宗明……”

    “嗯……啊……啊!你忙完了。”谭宗明对熬夜这事没什么新鲜感,被叫醒后缓了半分钟就彻底清醒了过来,摇下车窗看赵启平,精神饱满仿佛睡了十几个小时。

    赵启平咬腮帮子:“不是让你别等我了吗?”

    “嗯,我从来不听话的。”谭宗明笑,伸出手去抹掉赵医生外套上的一点白灰,“上车,我送你回家。”

    赵启平看他。

    “你这样属于疲劳驾驶,会出事情的。”

    赵启平还是看他,歪着脑袋。

    “好吧好吧,”谭总老实交代,“是我想登堂入室好吧?”

    赵启平弯下腰,凑近谭宗明,盯了好一会,突然扔进去了一串钥匙,报了个小区的名字:

    “可以允许你送我到楼下。”

    “那可以上楼坐坐喝杯咖啡吗?”谭宗明得了便宜不忘卖乖。

    赵医生已经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来了,正与安全带做着斗争,语气是一惯的冷淡:“不可以。”

    好吧,谭宗明耸肩,至少已经知道住在哪了。

    他们一路无话。一路的灯火疾速掠过虚幻成光影,连绵不断仿佛蜿蜒的山脉,无畏地通往未知的尽头。

    赵启平抬头看月亮。

    从记事以来他就没有多少赏月的记忆,那些偶尔还伴随着一两声虫鸣的夜晚总是在等待与失望中度过——每一个节日都是。后来他开始不再期待,不再等待,也就不再有失望。

    电台主持人不遗余力地煽着情,王菲多少年了还在唱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谭宗明专心开车,内心期待,忽然听见赵医生的自语:

    “要是下雨了呢……万一呢……”

    “你说什么?”谭宗明伸手按低音量。

    赵启平转头盯他,眼睛亮若群星:

    “要是一会下雨了,我就答应你——上去坐坐。”

    谭宗明一脚油门踩过去。

——TBC——

评论(35)
热度(457)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