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05



第五章:



    随后的两个星期里谭宗明都没有再出现。赵启平的生活继续日复一日地前进,单调无趣,乏善可陈。

    仿佛前两次暗藏火花的相遇和你来我往都是一场梦境。

    他收拾好桌面,抓起本子和钢笔跟随主任前往住院区查房。

    宽敞却幽闭的电梯送来逼仄感,赵启平不大畏热,却也觉得这一年的秋老虎来势汹汹,悄悄抬手松开了咽喉处的衬衫扣子。

    一向以严厉著称的老主任不仅在医术上对他们这些主治医师有着严格的标准,就连衣着上也有着近乎变态的苛求。他从光滑的电梯壁里瞥到赵启平的小动作,警告似地轻咳了一声。

    赵医生连忙又将扣子塞回扣眼。

    电梯门“叮”一声自动分开到两侧,一群白大褂浩浩荡荡走出来,神情严肃,意气风发。

    赵启平盯着老主任的背影。

    后头的一位女医生快走了两步跟上赵启平,悄声问道:“赵医生,中午一起吃饭吗?”

    这不是赵启平人生中第一次被约饭,也不是他进入六院以来第一次被约饭。虽然没有主动与人分享一张餐桌的喜好和习惯,良好的修养还是让赵启平数不清第多少次点了头。

    毕竟某些时候没必要在小事上给其他人留下所谓不友善的印象。

    一路病人与家属投来目光。

    赵医生笑容得体,赵医生鹤立鸡群。但赵医生对所有暗示视而不见。


    工作餐事实上并不是什么美味的食物——无论饭菜,哪怕六院的伙食在同行中已经属于优秀者,赵启平仍觉得他每日坐在医院食堂吃饭只是为了摄入维持生存所必须的成分,而不是为了享受生命。

    但女医生不这么想,她觉得今天中午的这顿饭菜味道出乎意料的好——即使收获了嫉妒的眼神数枚。

    医务工作者的职业本能让他们维持着平日里的用餐速度,但女性的天赋让女医生还能够抽出时间来分享一些工作与生活中的趣事。

    赵医生认真倾听,不时点头,在恰当的时机回应几个语气词,举止得体挑不出毛病,亲密而疏离。

    几个回合下来女医生终于败下阵来。

    “赵医生,我得承认,你真的太难追了。”

    赵启平解决掉最后一口,放下筷子:“我不得不坦白,我对恋爱这种事情……没有兴趣,更别提其他的了。”

    “你受过伤?”女医生心直口快,连忙掩唇,“噢sorry……我……”

    “没有,”赵启平抿唇,仔细在内心组织了一会语言以确保自己能够表述清楚又不伤人心,“我想这应该是性格问题。我的意思是,比起让过多的多巴胺控制我的神经系统,我更愿意享受精神与肉体上双份的自由。爱是不自觉的束缚与独占不是吗?我对此实在没有兴趣。”

    女医生听明白了。来不及为变相的拒绝而伤心,骨子里的研究精神与好奇心让她迅速抛开低落分析起面前的人来。

    “赵医生,”她示意赵启平向外走,语气笃定,“物极必反。”

    “我不懂。”

    “不介意听听我的意见吧?原谅我冒昧的推测,赵医生应该是内心太恐惧孤独所以才这么喜爱孤独的吧?正如你如此抗拒来自其他人的亲密,是因为你的内心无比渴望这种亲密。”

    “你……”

    “凭我这些日子对你的观察,赵医生,你把自己藏的太深啦。通俗一点来将,你这叫闷骚。”

    “我……”

    “别质疑我。我上学的时候,心理学是满分。”女医生眨眨眼,一扭身钻进了自己办公室;两秒后她又探出脑袋来,“哦对了,祝你好运啊赵医生。”

    祝你好运,找到一个让你心甘情愿被束缚的人,能够给你所有你想要却又不轻易言明的。

    赵启平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现在的小姑娘……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好好的本职不做,研究什么心理学。

    他敲敲墙,迈着步子往回走。

    女医生吐了一口气瘪起嘴来,望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

    “唉,我是不可能了。谁能有那么好命拿下我们的小赵医生啊……”


    有那么好命的人已经伏在办公桌前高强度地工作了整整两个星期。

    谭宗明完成手头最后一份文件时心里一直提着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去,他疲惫地瘫在椅子上,甚至无力去为又一次的胜利与前进而欢呼。

    谭宗明知道许多事情原本可以放手让底下人去做,但他不放心。晟煊刚刚起步,他自认身边目前还没有一个足以完全信任与放心的人。

    这是他全部的心血所在,他要保证绝对的万无一失。

    谭宗明并掌揉了揉脸。

    又度过了一个难关,新的风景也展现在眼前了。

    现在,他终于能腾出空去见见自己的赵医生了。

    低调的黑色跑车在傍晚悄悄溜进六院停车场,安静地蛰伏在赵医生的车子旁边,一言不发,耐心十足。

    赵启平写完报告天色已黑,地下停车场里不算昏暗的光拉长了倚在车门旁的谭宗明的身影。听见脚步声,谭宗明转过身,嘴唇弯成一个躺着的方括号。

    “赵医生。”

    赵医生下意识点开手机屏幕。

    他原本想问你为什么没打电话,可这样的问题怎么问都属于越描越黑的类型,干脆也就不提,于是回了个招呼道:“怎么大忙人谭总终于有时间了?”

    “是啊,”谭宗明大方承认,“一直想着你,可现在才忙完,立刻就赶着来见你了。”他的下巴还有青色的胡茬,面上的疲惫也是显而易见的,赵启平忽然觉得此刻谭宗明也许需要一个拥抱或者一个肩膀,便鬼使神差地走近了两步后,如梦方醒,生生停住了。

    谭宗明还是笑,告诉自己慢慢来:“赏脸一起吃个饭?”

    “今天恐怕不行,而且……恕我直言你可能需要休息。”

    “这我知道——”谭宗明回身迅速打了个哈欠,“我今天只是想来见你一面而已,就看一眼。”

    赵启平抿唇:“明天……我值夜班。”

    “那后天。”

    “夜班。”

    “那大后天,大大后天……赵医生,我真心诚意。”

    赵启平发现自己居然对谭宗明在这一刻所说的话深信不疑。

    他看着强打精神对着自己微笑的谭宗明,心脏仿佛被刺了一针,麻麻地软下去。

    “中秋。就下周六,你有时间吗?”

    花好月圆人团圆的节日,赵启平突然不想按照惯例一个人过。

    “有。”谭宗明目光灼灼,“只要你有时间,我绝对没有任何异议。”

    赵启平咳嗽一声算是确定了,绕过谭宗明拉开自己的车门,不急不慢地驶了出去。

    他心口砰砰地跳,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捂着胸膛长长地吸气吐气。

    谭宗明心满意足,打道回府。

    紧闭的堡垒被敲开一条缝,赵启平来不及防备,甚至毫无察觉。

    还自以为坚不可摧。

——TBC——

评论(23)
热度(532)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