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凌李】爱情悖论

【不长,估计就是个上中下的故事。】




01.人的一生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如果李警官知道会又一次在老地方遇见“老朋友”,那么他今早出门前一定会虔诚地仔细翻看一遍黄历并拜上几拜。

    中华大地五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那么多容身之处,好死不死你也回到这里?

    李熏然摘下墨镜。

    “老朋友”举着两只戴着白色橡胶手套的手站在他面前。

    “李熏然,”凌远的声音有些模糊了从口罩后面传出来,“真巧啊。”

    李副队哼哼两声算是笑了:“真巧啊,凌院长。”

    凌远没在意,转身进了屋,并不算很重地带上了家门,算是保留一点礼貌。

    李熏然提起包拧开门锁冲进去,“砰”一声将门摔出不小的动静。




    屋内还保持着当初离开时的模样,桌上的照片家具上的白布没有一丝移动,李熏然怀疑房东甚至都未曾进来看过一眼。

    他甩下行李,疲惫地坐到沙发上。

    沉重的箱子扬起大片的灰尘,在阳光下如同回忆模糊不清。

    对门传来开门又关门的声音,听起来还扔了些东西出来。

    这简直是“Yesterday Once More”。

    李熏然吐槽了一句,鬼使神差地将扣在茶几上的照片立起来。

    凌远围着围裙,逆着光举着锅铲对镜头笑,肌肉叠起的细纹里都可以感受到幸福。

    照片猛地又被扣了回去。

    好吧好吧,李警官承认,凌远不是什么老朋友。

    是老情人。




    他们当初也是在这栋楼里认识。

    李熏然咬着酸奶的吸管倚在门框上看对门搬来的新邻居忙进忙出,戴着做手术时才会用到的一样款式的橡胶手套皱着眉头将屋子里的杂物全部扔出来。

    第n次走出家门时,眉目深邃的男人抬眼盯了一秒自己对面正处于懒散状态的人,直起腰来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凌远,今天才搬过来。”

    “你好你好,”李熏然挤挤眼睛,“我是李熏然,住在你对门。”

    凌远笑了笑。

    李熏然瞅了瞅他抿成一条线的嘴唇,不自觉地也学了学。

   凌远一挑眉,点点头算是示意,转身又回了屋子继续他的“大工程”。

    李熏然乐呵呵地掏出手机,抿着唇拍了张照,发到微博上——

    “今天get了新的微笑方式。”

    没一会,后台就提醒有人转了他这条微博并关注了他。

    账号头像赫然是穿着白大褂的刚才的新邻居。

    乖乖。

    李熏然一吐舌头,做贼心虚地窜回了家。





    再次住进老住所是不需要什么时间去适应的,但是需要很多时间去收拾。

    李警官“哼哧哼哧”地埋头苦干,好几次将垃圾扔出门时都恰好对上也探了半个身子出来的凌远。

    冤家路窄,不是冤家不聚头,老冤家你干嘛像个傻瓜这种话李熏然已经懒得再去吐槽了,望着飞满了屋子的灰尘,李熏然只担心自己在同犯罪份子做搏斗时英勇牺牲前会先阵亡于自己的家中。

    不是被呛死,就是被饿死。

    出门在外,李警官深谙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外卖小哥才是那个无论风雨都对你不离不弃的人。

    二十分钟后,凌远家的门被准时敲响了。

    “先生您好,您订的外卖。”

    李熏然握着手机拉开门。

    这谜一样的人生啊。

    犹记当初,也是同样的外卖小哥,同样地敲开了凌远的门。
    “呃……”李警官事隔多年仍然不甘心妄图挣扎一下。
    “给您。”凌远反应迅速地递上现金。

    外卖小哥收了钱找了零立刻就赶着要走,临进电梯前,他感慨了一句:“我怎么觉得这场景挺眼熟呢?”

    能不眼熟吗小哥,李熏然扶着门翻了个白眼,你又把我的饭送给那头大尾巴狼了。

    外卖小哥挠着脑袋被电梯送下去了。

    凌远一手提着汤和饭,一手攥着一大把零钱,扫了一眼李熏然:“来我家吃饭?”

    “李警官要不要来我家吃饭?”——昔日之言犹在耳啊犹在耳。

    李熏然翻着眼睛向上吹了一口气,被汗浸湿耷拉下来在额前的刘海无力地跳了两下,还是没能飘上去。

    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问题。

    李熏然,他警告自己,你不能在同一条阴沟里翻船两次啊。

——TBC——


评论(29)
热度(400)
  1. fripside笙歌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