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荣方】兰舟

【送给  洛洛的生贺第一篇,亲爱的生日快乐呀】



    “我不喜欢方孟韦。”

    孟韦静静立在门边。屋里坐着方孟敖和荣石,他等在屋外,听着大哥说要送给自己的真相。

    “我不喜欢方孟韦,”荣石又重复了一遍。

    这就是真相?

    孟韦一愣,随后在四下无人的走廊里自顾自地笑起来。

    荣石不喜欢自己,这件事情他早就知道。



    六月梅雨的时候,方孟韦同荣石一起外出。

    天公作美,前一夜还是雨,清早出门时就放了晴。空气里满是湿润的味道,透过单薄的衣衫,浸到人的心里。

    他们走在山间小径上,南方潮湿的泥土留恋在鞋底,愈走愈重,愈走愈累。

    一些无需再刻意道明的心事,同那些枝头悄然绽放的花朵一般,无声无息,又不容忽视。

    一声鸟儿的啁啾打破他们之间的宁静。

    孟韦偏头,冲着荣石笑了笑,忽然道:“我记得前头有一座木桥,小时候大哥总带我来玩。”

    荣石“哦”了一句,颇感兴趣:“去看看?”

    “不知道还在不在。”孟韦说着,快走了几步上前去寻桥。荣石才伸出手,五指在空中虚抓几把,也连忙跟了上去。

    木桥果然还在,悬在河面上方,桥身的痕迹无言诉说着光阴。

    方孟韦在桥头转过身来,脸上有些孩子气的兴奋:“还在呢!你看!”

    荣石快走几步,与他并肩而立,也含笑道:“是,幸好还在。”语气间有些不为人所知的庆幸。

    幸好还来得及陪你回顾过去。

    孟韦抬脚踏上桥面,左手忽然一暖,立刻低下了头去。

    荣石仿佛看不见,直视着前方,面不改色领着他往前走。

    行了几步,孟韦觉得掌心有些汗湿了,面上一热,这才听荣石小声问道:“可以吗?”说着,荣石又紧了紧五指。

    孟韦不说话。

    你说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了。



    发现桥身承受不住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两个人还未反应过来,木头就已跟着两人一同落入河中。河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压住沉在水中的孟韦。

    他用力挣扎了一下,在露出河面呼吸的同时条件反射地抓住手边的依靠。


    方孟敖的声音带了一点恼怒:“我可没逼你这么说,荣石,你想清楚了。”

    “很清楚,我不喜欢他。”


    是荣石的手臂

    谢天谢地,荣石会游泳。

    他们又在河里挣扎了好几下,浮浮沉沉。脑袋进入水中的时候什么都看不清,冰凉的河水拼命压过来,方孟韦抓了几把,又拽住荣石的衣服。

    胸口传来隐约的闷痛,荣石一时顾不上,只感觉孟韦已经抓住了自己,便连忙向岸边游去。

    “你别乱动,”荣石着急,“别怕,我们很快就能游到岸边。”

    孟韦是不怕的。他相信荣石。

    连日的雨让河面上涨了不少,荣石带着孟韦,只感觉自己游得越来越吃力,身体不住往下坠着。

    孟韦显然也感觉到了。

    他呛了几口水,两个人都开始变得慢了,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荣石……”他勉强唤他。

    “别怕,”荣石拼命划着水,“孟韦你别怕。”

    可是这么说着,荣石愈发吃力起来。

    方孟韦咬了咬牙,猛地松开了手。

    他不能拖累荣石。

    不行,不行。

    身后猛然消失的拉力让荣石身上一轻,他懵了两秒,立刻反应过来,艰难地回身,一把扣住了正在往下沉的孟韦的手腕。

    “方孟韦!”荣石又惊又怒。

    “咳……我不能……连累你……”

    荣石拖着他,发了狠,盯着他红红的眼睛,一言不发地往岸边靠拢。

    等他们终于上了岸,摊在青草地上时,荣石撑着一口气,放话给方孟韦:“大不了就一起死,但那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绝对不能是现在!”

    他们再醒来是在医院,荣石断了几根肋骨,躺在孟韦旁边的病床上。方孟敖背对着他们站在窗边,听到动静回身。

    “孟韦,”方孟敖同孟韦说话,眼神却落在荣石身上,“你们被送来的时候,他还紧紧抓着你的手。”



    “荣石!”方孟敖踢了凳子。

    孟韦没耐心继续听下去,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

    “哥,我知道他不喜欢我。”

    方孟敖瞪眼。

    荣石握住孟韦递过来的手,二人相视一笑。

    “我爱他。”

    “他爱我。”

——FIN——

评论(22)
热度(202)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