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荣方】如此良人何



    日头沉下去的时候,方孟韦给荣石发来了一条语音。

    “荣石哥,过两天有个校友的聚会,就在北京,你去不去参加啊?”

    微信这东西,好在默认功放模式,也坏在了默认功放模式。

    荣石还没来得及反应,瘫在沙发上刷微博的荣意首先冲到了荣石身边:“去啊去啊去啊去啊去啊。”

    “去你个头,”荣石轻轻弹了一下她脑门,“孟韦还没说要去呢。”

    “人家都这么问你了,当然是要去。”

    “别搁这瞎猜。”荣石推开她,两手握着手机,大拇指左右开工飞快打字。

    “你去吗?”

    方孟韦回过来的语音带了一点点笑意:“是我先问你的呀。”

    荣意趴在茶几上眨着眼睛盯着荣石手机背面,还在做着口型——去啊去啊去啊去啊去啊去啊。

    荣石不理他,键盘敲得得心应手:

    “我去参加,那你去吗?”

    方孟韦笑意更甚,声音低沉撩人:“既然你去参加,那我当然要去啦。”

    “那到时见。”

    荣石扔下手机,弯起唇,眼角的褶子都要飞出去。

    荣意从地板上爬起来,啧了一声,暗叹可怕的不是不动声色地撩人,而是被撩了仍不自知,又瘫回沙发上。

    一直在做报表没有出声的荣树抬起头来,左右各看了一眼,埋头继续苦干。

    关我什么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方孟韦捂着脸跌回床上。

    手机屏幕突然又亮了一下,孟韦抓过来打开——

    “他剩下这两天都得兴奋地睡不着。”

    哪有那么夸张?方孟韦咬咬嘴唇,噼里啪啦敲字:

    “不能,我们两个星期前才见过面。”

    那边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

    “你们见面还少了?”

    不待方孟韦回答,那边又发来一条消息——

    “什么时候把月饼还了?”

    夕阳把方孟韦的脸映得灿若晚霞。

    这句话相当于在问:什么时候和荣石表白?

    荣石和方孟韦是因为一块月饼认识的。

    作为经济系有名的高材生,沪上方家的小少爷,方孟韦偏偏有着做点心的爱好。他没敢让父亲方步亭知道,也没敢告诉大哥方孟敖,自己偷偷在学校附近的面包店打了份工——不为钱,就想找个地光明正大做点心。

    荣石在荣意的嘱托下去为她买一份黑森林。这家面包店因为有方孟韦的到来而变得倍受欢迎,饶是荣石长了张受欢迎的脸,在方孟韦和美食的双重打压下,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到了已经甩出店面的长队末尾。

    等终于轮到荣石了,姑娘们已经将店里的大部分点心都一扫而光,只剩下几个月饼静静躺在玻璃柜里。

    “您好。”方孟韦戴了个白色的围裙,口罩遮住半张脸,只剩下圆圆的大眼睛露在外面,盈着满湖破碎的星光。

    荣石心跳猛地漏了一拍,鬼使神差地问他:“我能……能看看你的正脸吗?”

    呸!什么破问题!

    呸!咋还不会说话了!

    方孟韦似乎是愣了一秒,随后眯起眼睛,低头抬手去摘口罩:“是听那些小姑娘说得吧?我也就是长了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罢了。就只能给您看一眼,为了卫生。”他说着抬起头,灯光下整张脸仿佛散发着柔光的暖玉,直直照进人心里。

    荣石一晃神。

    孟韦又将口罩戴回去:“所以您要买些什么,学长?”

    荣石条件反射地“啊”了一声。

    “我认识您,”方孟韦笑,“我是您下面一级的。”

    荣石想起来了:“你是……方孟韦?”

    孟韦点头默认。

    “我知道你。”荣石正了神色,看着隔着柜台和自己对视的方孟韦,内心百转千回,“这些月饼是你做的?”

    “是啊,”孟韦推开玻璃柜门,“您尝尝?”

    荣石又盯着他的手指,迅速瞄了一眼牌子,指着一个方向道:“就要这个口味的。”

    “好。”

    方孟韦打开纸袋取了一块月饼出来,包好递过去,心里嘀咕荣石的口味真是奇怪。

    荣石接过纸袋递过钱,脚步稳重地走出去。

    很好,很好,保持了冷静,第一印象应该不错。

    方孟韦垂下眼睛,呼出一口气。

    自己的表现还不错吧。

    荣石将月饼带回家。

    “没有黑森林啦?”荣意打开纸袋,“那这是什么馅的?”

    “莲蓉蛋黄,”荣石抱臂走了两圈,突然盯住荣意,“你……”

    正往外拿点心的荣意呆住:“干什么?”

    “那个方孟韦……”荣石组织了半天语言,“他……”

    “你想问什么?你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一见钟情?”荣意一边说一边掰开月饼,喊了起来,“怎么是五仁!”

    荣石把目光转过去。

    “瞧不起五仁?”

    “瞧不起。”

    荣意说完放下点心,起身往房间走:“喜欢就追啊哥,别怂,加油。”

    就会说,你倒是给出个主意?

    荣石坐下来,和月饼大眼瞪小眼了半天,拿起来送进口中。

    嗯……五仁也不难吃。

    荣意悄悄探出头来,扒着门框,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后来荣石和方孟韦有意熟悉起来。

    “所以荣石哥你不喜欢五仁啊,”小方笑眯眯,“那我有空补个莲蓉蛋黄的给你啊。”

    然而不久之后,方孟敖就发现了弟弟的秘密,将人拎回家教训了一顿。

    荣石直到毕业,始终没有等到那块承诺的月饼。

    后来他们也经常见面,一起吃一起玩,却总是差一步,每每想触碰,又收回了手。



    聚会那天荣石起了个大早。

    荣意被他从睡梦中揪起来,打着哈欠趴在沙发上帮他搭衣服。

    “这件?”

    “可以。”

    “这件?”

    “可以。”

    “这条领带?”

    “可以可以。”

    “好好看好好答好好给意见!”荣石绷着脸。

    荣意翻着白眼坐起来:“你凶我挺溜的,你有本事在孟韦哥面前说话这么溜?”

    她想想,又补充道:“你俩不老见面嘛,这回怎么给你紧张成这样。说真的我真好奇,你俩见面的时候怎么沟通的?你总不肯告诉我。”

    “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

    “哦。”

    “这回,”荣石比划着领带夹,“不一样,我要给你孟韦哥表白。”

    “哦……啊?啥?”

    荣石表示好话不说第二遍。

    荣意瞬间清醒了,掏出手机拼命鼓捣。

    “你干什么?”

    “查黄历!我哥开窍了!拖延症没了!还敢告白了!我要去看看今天的太阳从哪升起来的!”

    荣石无奈。

    “别乱说!我是……怕你孟韦哥为难。”

    “那你现在怎么又突然敢了?”

    “我怕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荣意敷衍鼓掌,不小心按到一条语音消息,立刻又手忙脚乱地关了。

    荣石就听到一个“不”字,皱着眉头:“我怎么感觉……像孟韦的声音。”

    “你可得了吧,”荣意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你听谁都是孟韦哥。”

   荣石一抹外套笑了:“不能,至少荣树那把公鸭嗓子我就不能听错。”

    熬了大半夜清晨起来找水喝的荣树才出房门就听见这么一句,迷惑地眨眼。

    关我什么事?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荣意非常不放心。

    “你见到孟韦哥话都说不好,你怎么跟人家表明心意?”

    荣石没说话,摊开手掌举到她面前——一张小纸条。

    “作弊!”

    “好好看家。”荣石不理她,上了车子驾驶座一踩油门跑了。

    荣意撅着嘴,低头通过手机“嗒嗒嗒”告密——

    “那个肉麻哟——”



    校友聚会不过是搭关系找路子的借口。

    方孟韦倚在露台栏杆上,手里捏着一杯酒,百无聊赖。大厅灯火通明,觥筹交错,谈笑风生,衣香鬓影。荣石与人相谈甚欢,举手投足皆是气质,自信满满,志在必得。

    晚风抚过方孟韦后颈。

    荣石礼貌与交谈者暂别,径直朝方孟韦走去。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步伐稳健,每走一步似乎都能看见气场。

    方孟韦站直了身体。

    荣石很紧张,凉风也拂不去他额上的汗,吹不干他手心的湿。

    “孟韦……”

    “荣石哥。”

    “我……”荣石悄悄侧过身子,手掏出来,掌心张开。被揉成一团的纸条慢慢舒展开来,洇了几团黑。

    荣石傻眼了。

    为什么自己要用钢笔写?为什么?

    “荣石哥?”

    “没事!”荣石转头自然地笑,“我就是想问你,玩得开心吗?”

    方孟韦眼里有一瞬的失落,只一瞬,快到荣石捕捉不到。

    “挺好的。”

    “那就好。”

    他们说完,相对无言,一齐转身趴在栏杆上,接受风的洗礼,光的青睐。



    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人群三三两两地散了。

    方孟韦的车停在角落里,离荣石不远。他拉开车门,想了好一会,突然出声:

    “荣石!”

    荣石吓一跳,跑过去:“怎么了?”

    方孟韦从副驾驶够了个盒子出来,抱着递给荣石:“答应补偿你的,双黄莲蓉,我自己做的。呐,这回欠你的算是还了。”

    荣石端着盒子楞楞听。

    “你真的没话对我说了?”方孟韦再问一遍。

    “没……没……”没了稿子说不出啊!荣石心里着急。

    方孟韦遗憾地钻进车子,“砰”一声关上车门,留后悔不已的荣石站在原地。

    车窗突然又摇下来。

    酒店的灯全部熄灭,只剩月光落下来,落进方孟韦眼里。

    “可是我有,”他眉眼一如当年,“You are my today and all of my tomorrows.”

    我愿与你,相守一生。

    荣石俯身吻他,盖章。

    “可是你说了我的台词。”

    “嗯。”

    “我不信这是心有灵犀。”

    “嗯。”

    “……荣意这个叛徒!”

——TBC——

【东北话荣石】

【为什么家里总要有人受欺负?】

【小明和荣树一齐抱头痛哭。】

评论(22)
热度(191)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