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眉如酒,眼如歌——番外四:摸骨

【一篇突发奇想要写的番外,没以前写正文时的手感了,不好吃,将就着吃】

【不如喝汤,摸骨头不如喝汤】



    “你二十岁的时候跑回家说要给我摸骨。可你那时候往哪摸呢?”


    二十五的时候谭宗明的晟煊还没有那么大,他也还没搬进后来那个住满了富人的高档小区,只是在市三环外弄了间大小差不多的房子,也方便赵启平在周末可以拿着一开始就配给他的钥匙回到这里逃离繁重的课业。

    于是谭宗明在一个周五的夜晚推开家门,不出所料地看见了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球赛的赵启平。

    谭宗明关了门扶着门框弯腰换鞋,钥匙和公文包都顺手扔在鞋柜上,走到赵启平身边坐下。

    一切都自然得不行。

    那时候还不是小赵医生的小赵医生面前的茶几上放了几个啤酒罐,看起来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不久,罐身上的水珠还凝在上头没有掉下来。

    赵启平两腿间放了袋薯片,顺手掏了一片出来递给谭宗明。

    谭总没客气,就着他的手就吃了,顺口问一句赛事如何。

    “就那样,今天的这场比赛踢得没意思。”

    电视里传出欢呼声来,赵启平觉得没意思,关了电视身子一歪就躺倒下去。谭宗明眼疾手快地将零食袋抢救出来一起扔在茶几上。

    赵启平甩了拖鞋将脚架上谭宗明大腿。

    谭宗明一愣,不着痕迹地往后坐了坐。

    要了命了,再往前放一点今天就得完蛋。

    谭总这边心虚的很,赵启平那边仿佛浑然不觉,两只脚的脚后跟又在他大腿上敲了敲,突然又坐了起来。

    谭宗明正在心里给自己念清心咒。

    天干物燥,小心上火。天干物燥,不能上火。

    至少现在不能在赵启平面前上火。

    拉环脱离易拉罐发出沉闷的一声响,绵密的泡沫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小麦花发酵后有些清苦的气息若有似无地融入空气,赵启平仰头灌下两口,眼珠一转,忽然来了主意。

    “好无聊啊……宗明哥我给你摸骨吧!”

    谭宗明盯着他唇边正一点点消失的泡沫,似乎还能听见细小的气泡炸开的动静。

    “你一个医生,摸什么骨。”摸出火来了怎么整。

    赵启平不管这个:“我最近新学的,来来来你就当给我练个手。”

    能不答应吗?

    不能。

    谭宗明认命地叹了口气。






    等赵启平的手摸上他的额头时,谭宗明只觉得自己头皮一麻,原本因为紧张而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来。

    两个人对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谭宗明内心里狂奔过了几万只神兽,一边跑一边喊:“药丸药丸药丸药丸……”

    他谭宗明今天要完。

    “启平……”

    “闭上眼睛,你吓死我了。”

    谭宗明重启开启夜间模式。

    一阵风吹开他额前的头发,带着点啤酒的苦味。

    赵启平吐了口气,伸手继续向下摸。

    二十五岁的谭总还很年轻也还很瘦,赵医生的手指滑过鼻梁,两掌捧着谭总的脸时,大拇指还能清晰地感受到他脸庞的棱角分明。

    美人在骨不在皮,赵医生是,谭老板也是。

    “赵大师啊……你摸出点什么来没?”谭宗明更加忐忑,手臂间的抱枕往下压了压,盖住不可说的位置。

    “还没有,我得再仔细看看。”赵启平一边说着一边凑近,谭宗明明显感觉到他均匀的呼吸。

    谭总觉得抱枕马上就要不顶用了。

    赵母的电话及时拯救他于水火中。赵启平送了手,抓起电话跳下沙发在客厅里转着圈走着接。

    谭宗明紧抓抱枕逃离现场冲进浴室。


    水声哗啦啦地响起来,赵启平回了看了一眼,露出一个笑来。

    “嗯,在宗明哥这。”

    “我们俩?没干嘛呀,能做什么。”

    “哦,我刚给他摸骨呢。嘿嘿,我最近新学的。嗯,他在浴室呢……我也不知道。”

    “啊?这大热天好好地熬什么汤啊,你送过来挺麻烦的。下火的?那也行。”

    “好,妈妈再见。”

    挂了电话,赵启平扔下手机去凿浴室的门。

    “……你等会。”谭宗明的声音有些低沉。

    赵启平又笑了一下,敲着门喊:“宗明哥你快点,我还没摸完呢。”

    浴室里正站在洗手台前努力冷静的谭宗明咬着牙。

    要了命了。

    等到赵启平的手经过肩膀走过手臂绕过腰部,手指头戳上谭宗明脊椎骨的时候,谭总忽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你确定……摸骨要摸这里?”

    赵启平我书读的少你不要骗我。

    “反正我要摸这里。别乱动。”赵医生一脸正经,正经到谭宗明看着他那张脸,就觉得好像又开始不对劲的自己简直就该被印上一个大字:

    污。

    大写加粗的那种。

    赵医生的食指沿着将脊背一分为二的那条凹进去的线从上划到下。

    谭宗明一僵,闷哼了一声。

    赵启平非常懂得见好就收,撩完就跑,立刻收了手正襟危坐。

    “好了,结束了。”

    没了?这就没了?

    到这一步就没了?!

    谭宗明刚要摔枕头,又想起自己现在的状况,默默地收回动作。

    “你摸出什么门道了吗?”

    赵医生往旁边坐了坐。

    谭宗明眯起眼睛盯着他。

    赵医生又往旁边挪了挪。

    谭宗明眼睛都要眯没了。

    “这位先生你……很健康,骨骼强健,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合着你摸半天就摸出这个来!”

     赵启平蹦起来就跑。

    谭宗明气结:赵启平你真是好样的!




    晚上的时候赵母准时送来一份苦瓜排骨。

    谭总坐在餐桌前,一边默念着要清心寡欲,一边喝下了三大碗降火汤。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于是现在,谭宗明一边揉着赵医生的尾椎骨,一边咬着他的耳垂,气声伴着低笑:“赵医生……你什么时候再给我摸一次骨啊。”

    “滚……唔……滚蛋!”


——FIN——

【好的那么问题又来了,赵母为什么要送下火汤2333333】

评论(22)
热度(308)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