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凌李】萤火

【半失踪人口回归还债,就是管不住我这摸鱼的手】



    休息日, 又是连续下雨的天。

    李警官的腿有老毛病,赶上这段要晴不晴说变就变的天,总是疼得厉害。

    屋子里没敢开空调,凌远倒腾来了一个大电扇,也不直接对着李熏然吹,就立在不远处,摇着头送风;打不进雨的窗子都开了,外头湿润的气息顺着风一齐吹进来,也为他们增添了几分凉爽。

    李熏然躺在沙发上,大爷似地双手背在脑袋后,一双长腿沙发都装不下,一条腿蜷在柔软的布料上头,另一条架在凌院长只穿着短短家居服露出一大截的大腿上。

    凌远一边给他按摩一边絮叨。

    “是不是告诉过你雨天湿了的裤子要及时换下来?”

    “嗯。”这次买的黄瓜味薯片好吃。

    “是不是告诉你冷天多穿点护着腿?”

    “嗯嗯。”上次的青柠味也不错,下回要记得多买点。

    “那你倒是照做啊。”凌远一掌拍在李熏然腿侧。

    李警官正想着这些天一直在追的电视剧是不是该播了,冷不防被人打了,吓了一跳,随后就鼓着脸瞪着眼去看凌远。

    凌远又弹了一把他额头:“还敢瞪我。”

    李熏然吐了吐舌头,抬起另一条轻轻地去蹬凌远的肩头,被人一把抓住脚腕制服。

    李警官将手从脑袋下拿出来去支援前线,可惜主要战场和关键战地都被人拿捏在手里,有心而无力。

    “投降!投降!”

    “晚了!”

    凌远握着他的脚踝蜻蜓点水般地吻上去,笑盈盈地看他。

    李熏然用手背盖住眼睛。

    “耍流氓……”

    那不如就把这个流氓耍到底。



    嘴唇在圆润的踝骨上辗转流连了好几下,呼吸和亲吻的温度一起沿着腿部的线条攀上去。

    大腿内侧的皮肤敏感又娇嫩。

    李熏然“哧哧”地笑,在宽大的双人沙发上扭着腰挣扎。

    凌远支起身子问他:“知不知错?”

    “知错知错知错。”

    “这还差不多。”

    凌远说完,又俯下身用鼻尖去拱他T恤的下摆。

    干什么呀这是?!

    李熏然急了:“我不都认错了吗?”

    凌院长一只手覆上去与他十指相扣。

    “雨天难行,带你开辆车。”



    四面八方都有风吹来。

    雨声越来越大,雨丝终于寻着机会落进屋子里。

    凌远和李熏然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纠缠,沾了一身薄汗。满满的饱涨感让李警官忍不住收紧了按在沙发背上的十指,所有的声音都被碾碎在唇齿间。

    “唔……”

    动一下就要亲一下腰窝,也不知道凌院长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

    可是李警官浑身上下哪都好看,哪都不能忽视啊。

    “老凌……”

   “换个称呼听听?” 

    你哪来那么多主意!?

    李警官嘴唇上和眼睛里都是水光,自以为气势汹汹地瞪凌院长。

    凌远只是笑。

    深谙凌院长恶趣味的李警官思考了一秒,决定还是不与流氓正面交锋。

    “……先生。”

    凌远眯起眼。

   “再喊一遍?”

    “先生……”

    “再喊一遍。”

    “先……先生……”

    “再喊一遍……”

    “先生,先生……”

    可见电视剧不能多看,不然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一场雨从清晨落到晚间终于停。

    万家灯火亮起来。

    如萤火虫的光,微小却美丽。

    爱人们在光海中握紧双手,坚定前行。

——FIN——

评论(34)
热度(260)
  1. 出本啦笙歌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嘿呀嘿呀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