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楼诚】发间落花

【真的不能摸鱼了😭😭再摸我期末就要挂啦啊啊啊啊啊啊写作业去!】



    夏天来了的时候,院子里的合欢树终于开花了。

    树苗是去年春天明诚从别处挖来,和明楼一起种下的。两个人剪枝搭架,浇水施肥,颇费了一番功夫。

    但终于是不负辛苦。



    树长得不高,正好与二楼书房的窗台平行,平日里清晨只要打开窗户,就能看见满树的红色在风中颤巍巍地摇晃着,奏一曲快活。

    明诚起了个大早,受大姐之托盯着明台背书,好为过几日的入学考试做准备。

    明楼坐在书房里写东西,听见窗户外远远飘来的明台不情愿的读书声。

    “明台——”明诚的语气里明显含有警告的意味。

    不用看都知道,明台一定立刻乖乖地老实站好了。

    整个家里最治得住大姐这个宝贝明台的,其实还是明诚。

    “啊……阿诚哥我不想背了……”

    “不行。”

    “我……”

    “不行。”

    明楼笑着摇了摇头,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夏日的微风从窗沿扫过,吹动窗帘一角。

    楼下忽然传来明台的一声惊呼。

    “阿诚哥!你看有兔子!”

    明诚特别喜欢兔子。



    他们以前养过一只兔子。

    明诚不喜欢把动物关在笼子里,干脆开启了散养模式。明家的院子够大草也多,兔子一被放出去,自己就钻了个草丛做了个窝。

    它不跑,还通灵性,明诚站在院子里喊一声就会跑到他身边,蹲在明诚脚边悠闲地啃草。

    有天明楼从外面回来,明诚突然神秘兮兮地把他拉到院子里,一路走一路笑,二十多岁的人开心地像个十五六的少年,眉眼里全是飞扬的青春气息。

    “怎么了?”

    “到了你就知道。”

    傍晚时分,夕阳给世界都铺上一层温暖,柔和的光打在明诚脸上,明楼甚至觉得他眼角的笑纹都尽数消失。

    不远处的草丛“窸窸窣窣”响了几声,兔子飞快地从里面窜出来,停在明诚脚边。

    “阿诚,你不会就为了让我看它跑得有多快吧?”

    “当然不是啦。”明诚说着,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捧起兔子,让它整只兔都趴在自己掌心。

    “大哥,”明诚挤挤眼睛,“看好了啊。”

    青年伸出另一只手的食指,开始顺着兔子的脑袋一路温柔地抚摸下去。

    直愣愣的耳朵倒下去。

    明楼盯着明诚的动作,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呼吸。

    兔子在明诚的抚摸下渐渐软下去,明楼眼见着它在明诚的掌心像化掉的奶油雪糕一样,摊成了一张灰色的兔子饼。

    明诚眼睛亮晶晶,翘着嘴角悄声问明楼:“是不是很神奇?”

    明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只觉得心尖上好像有一只兔子耳朵快速地蹭过来蹭过去,湿润微凉的小鼻子一抖一抖。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该说什么好呢?

    说什么都不足以形容心里的好。

    明楼抬起手,呼噜了一把明诚的头发。

    手臂一晃,兔子惊醒了,自己跳了下去,瞪着四条小短腿又飞快地钻回窝。

    明诚还端着手摊着掌心,有些愣神。

    明楼的手移下来,在他的掌心轻轻挠了一下。

    像在挠一只毛茸茸的兔子。




    “哪有——明台你给我回来!臭小子敢骗我!”

    明诚的呼喊声把明楼拉回来,他起身,走到窗前,只看见了远远跑掉的明台的背影,和站在树下一脸无可奈何的明诚。

    树桠上的一朵合欢花垂直着落下去。

    落在明诚发间。

    “阿诚。”

    “啊?”

    “没事。”

    他们相顾无言,一齐笑起来。

    没事啊,就是,很开心。

——TBC——

评论(16)
热度(164)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