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凌李】能饮一杯无

【给@夏小舞 同学的guest之一】




    秋日的一场雨淅淅沥沥地落下来。

    李熏然在闹钟敲响的前一分钟准时醒过来,翻了个身蹭了蹭身旁的凌远。

    一分钟后闹钟响了两声,被李警官眼疾手快地按掉。
    凌远皱着眉,低低地“唔”了一声,收紧手臂搂紧了李熏然。

    “早安。”李熏然轻轻碰了一下凌远的唇。

    凌院长幽幽睁开眼睛,眼里有些不高兴。

    起床气又犯了。

    李警官又蹭了两下,笑他:“凌院长起床气犯了。”

    “嗯……要李警官亲亲才能好。”凌远自己说完了,一只手扣住李熏然的后脑勺就把人带近了自己。

    每日清晨的例行亲吻。李熏然闭上眼睛,懒懒地搂住凌远的腰。

    窗外的雨声渐渐大起来。

    难得清闲的周末。

    一场亲吻到了后来差点变了性质,李熏然眼神还有些迷离地任由凌远的唇一路游移下去,在最关键的时刻即使清醒过来,阻止了他的下一步动作。

    开玩笑,要是不拦,他们俩能疯一天。

    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大好的周末时光。

    李熏然的胃也在此时恰到好处地发出了抗议。

    凌远挫败地停了下来,报复似地在李熏然肚子上轻轻地咬了一口,又哈了口气。

    “哈哈哈哈痒!”

    “哼!”凌远拍了一把他的臀部,“起床!”

    李熏然看着凌远先爬了起来下床穿鞋,卷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两个滚。

    “你先。”

    凌远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进了浴室。

    李熏然又滚了两圈,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赤着脚跑进浴室,李熏然轻车熟路地拿起早就挤好牙膏的牙刷,挤到凌远身旁对着镜子和他一起刷牙。

    电动牙刷“滋滋滋”地响。

    凌远向下瞥了一眼,不出所料地发现小狮子又赤着脚,只好无奈地叹一口气,脱下一只鞋来,单脚倚着墙壁站立。

    李熏然自动自发地踩到毛绒绒的拖鞋上。

    凌远吐出嘴里的泡沫,漱了口才腾出机会说他:“这个时候你倒是自觉了。”

    李熏然“嘿嘿”一笑,凑过去在凌远脸上留下一个沾满牙膏沫的印记。

    假装嫌弃地用手指蹭掉脸上的东西,凌远反手又抹到李熏然自己脸上。

    小狮子挥着牙刷反抗。

    “哎哎哎小心别摔跤了!”

    刷个牙都能闹一场,凌远觉得他们两个人真是越活越像小孩子了。

    比较幼稚的那个还说要给他挑今天穿的衣服。

    各种衬衫在凌远身上比划了一件又一件,李熏然怎么都不满意。弯着腰在衣柜里找了许久,李熏然如愿以偿地翻到很久之前医院办活动时自己拿来的一件超大号T-Shirt。

    “就这个就这个!”

    “这个?”凌远嫌弃地用两根指头接过衣服拎住。

    “就这个!”李熏然一脸认真,“舒服!穿上超帅!”

    “……好吧。”

    等凌远把衣服套好了站在李熏然面前时,李警官动了动唇,回身扑在床上放肆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公园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公园里晨练的老大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凌大爷,您儿子今儿没陪您出来散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远黑着脸,扯出了另外一件稍微小些的完全相同的T-Shirt,上前就去扒李熏然的睡衣。

    “儿子没来,老伴陪我来了!”

    “哎哎哎你不准扒我衣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别挠我哈哈哈哈哈挠我痒痒哈哈哈哈哈……你哈哈哈哈你犯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到后来,李大爷和凌大爷一起,穿着同款老年人上衣,坐在餐桌上大眼瞪小眼地吃早饭。




    天气预报说这雨要下一天。

    李熏然坐在铺了柔软地毯的落地窗前,把脸贴在玻璃上看外面的雨。

    凌远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翻书。

    “老凌你知道吗?他们说这个世界上最舒服的事情呢,就是下雨天坐在家里,手里一本书,手边一杯茶,你的猫卧在你的腿边。”

    “嗯,”凌远点点头,抬眼去看转过头来的李熏然,眼里盈满笑意,“还有身旁有最爱的人相陪。”

    李熏然捂着脸笑。

    可是好像少了一只猫?

    李警官想了想,翻个身一骨碌滚到凌远脚边盘腿坐好。

    “怎么了?”凌远合上书,揉了揉他软软的卷毛。

    李熏然摆摆头,将下巴搁在了凌远并起的膝盖上。

    “喵——”

    这下就有猫了。

    凌远握住他的肩膀,开始认真地思考起买一些毛绒绒的东西的可行性来。

李熏然偏头躺在他的腿上,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END——
    

评论(32)
热度(275)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