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楼诚】二三事

【这样好的夏天,当然要多多发糖啦哈哈哈哈哈】

【灵感来源于 的图,爱死阿诚哥第一张的小表情了。送给你~好久没写文正在复健期,不要嫌弃】

 

 

 

    西瓜是夏日的标配。

    一只瓜,滚圆翠绿,从正中间拦腰切开,鲜红的瓜瓤教人看了就直流口水。

    旁人都不在家,明楼明诚乐得不被人打扰,一人捧了一半瓜,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就开吃。

    瓜是早上就放到后院的井水里镇着的。夏凉冬暖的井水是天然的冰箱,瓜皮贴在掌心,冒出的丝丝凉气不冻手,却足够让人心旷神怡。

    明楼杀瓜,明诚取勺。

    三两下甩掉勺上残留的水珠,明诚正要动手,就听见耳旁传来低抵的一声“张嘴”。

    “啊?”不解地转头。

    瓜心最甜最多汁的一勺果肉从明楼的勺上被塞进明诚的口中。

    鲜甜的汁水充盈了整个口腔并仿佛在舌尖开出一朵花来时,明诚觉得这才是夏天真正的意义所在。

    明楼看着开心的眼睛都要没了的明诚,笑着往自己嘴里送了一勺西瓜。

    他们这是忙里偷闲。

    下午还有课要上,明教授和明助教都是西装笔挺,衣冠楚楚,连领带都是正正当当地打好了摆在正中间,却偏偏都盘着腿坐在地上,中间摆了个废纸篓,一左一右地往里头吐着瓜籽。

    令人舒爽的凉气逐渐蔓延全身,每一个毛孔都放缓了呼吸,每一条血管都放慢了流动。明教授和明助教不午休,正大光明地在家中吃瓜偷闲。

    明诚的战斗力要比明楼强多了。他放下被掏空的瓜壳时,明楼才解决了三分之二,吃得慢条斯理,不慌不忙。

    “大哥。”

    明楼抬起头。

    小仓鼠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他。

    明楼轻轻笑出声来。

    明诚吃得急,虽然顾及着没有弄脏衣服,但嘴角还是残留了一点点红色,有些乍眼。

    但那抹红色还是没有他水光潋滟的嘴唇乍眼。明艳艳的,晃得人脑子发热。

    明楼放下手里的东西,伸出一只手抚上明诚的脸,让微凉的掌心贴住他微烫的脸颊,顺手用大拇指揩去他嘴角的痕迹。

    明诚贪恋明楼手心的凉,歪了歪头,闭上眼睛,让自己以一个更舒服的姿态将脸窝在明楼令人安心的手掌中。

    响亮的蝉鸣一声一声。

    明楼手上的清香是夏天最好闻的气息。

    明诚纤长的睫毛抖了两下,睁开眼,又在明楼的手上蹭了蹭,这才伸出舌头,舔掉了明教授大拇指上的甜。

    舌面温热。

    明楼想起他们前几天在街上遇见的一只小猫。蹲下去抚摸它时,它也是用稍微有一点粗糙舌头舔着明楼的手示好。

    一模一样。

    明诚一边舔,一边睁着无辜的眼睛望他。

    夏天真是个容易让人冲动的季节。

    明楼收回手,歪着头吐了吐舌头,自己舔了一遍同样的位置。

    还是很甜。

    不知道是西瓜的甜还是阿诚的甜。

    这难得的午休啊——

 

 

 

    屋外的蝉鸣被无限期地拉长。

    汗水裹着泪水,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濡湿了昨日才换的床单。

    时间很紧,他们要速战速决。

    明教授说,想速战速决,就得明助教自己来。

    明诚咬着牙抬腰又弯腿,恶狠狠地威胁躺着的明楼要咬死他。

    来呀来呀,只要明助教不介意两个人一起在三十多度的高温里穿上高领衬衫和外套。

    明楼直起身子,品尝着明诚皮肤上的咸,又去抢夺明诚口中的甜。

    这才是最完整的一个夏天啊。

    明楼按着明诚的肩膀不让他逃的时候,明诚敏锐地觉察出他的意图,没有什么底气地喘息着说不可以。

    “很麻烦的……时间来不及了……”

    明教授颇有深意地盯着明助教。

    每当这个时候,明诚就特别讨厌两人之间的默契。

    他宁愿不从一个眼神中就能看出明楼想做些什么。

    艰难地翻身从明楼身上爬下去,明诚软软地瞪明楼一眼,认命地低下头。

    明楼喘一声,闭着眼胡乱揉他柔软的头发。

    都是热的。热得人心甘情愿。

 

 

    后来出门时还是有些晚了。两人各拎了一个便利袋,急急忙忙地去车库取车。

    “阿诚啊,这冰西瓜的法子不错,你是早晨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啊……不是大哥你放进去的吗?”

    “不是我啊。”

    “也不是我。”

    对视一眼。

    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家里的混世魔王。

    “证据都消灭没?”

    “都在这两个袋子里了。你打扫战场了吗?”

    “扫了扫了。”

    “咱们今天中午回来过吗?”

    “没有。”

    “很好,走吧。”

 

 

    晚上明楼明诚与明镜他们一同到的家。

    明台下了车就迫不及待地往后院冲,明镜笑着嘱咐了句“慢点跑”,跟着往家里走。

    楼诚二人互相在对方唇上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脚步相同又焦急地往卫生间走。

    “你也……”

    “是是是,快走吧大哥要来不及了。”

    两分钟后,后院传来小少爷惊天动地的呼喊声:

    “啊啊啊啊啊啊——大姐!有偷瓜贼啊——”

    晾衣绳上干净床单的四角,在晚风中上下飞扬。

    多么好的夏天啊——。

 

——END——

【我跟你们讲西瓜吃多了真的特别喜欢跑洗手间(扶额)】

评论(34)
热度(310)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