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荣方】且以深情共余生 21.

【倒数第二章,明日完结】


章二十一:

 

    李清河等到方孟韦醒过来。

    药劲已经过去,方孟韦躺在有着明晃晃的吊灯的房间里,睁着一双眼睛出神。他的手脚没有被束缚起来,配枪也好好地别在腰间,李清河就坐在他旁边,手无寸铁。

    真的是手无寸铁。只着了最简单的衬衫长裤,两手空空,撑着下巴看着方孟韦笑。

    只是一个人有没有威胁性,从来不以手中有没有武器为标准。

    “孟韦,”李清河第一次在方孟韦面前这样称呼他,“方孟韦。”

    方孟韦翻身坐起来,戒备地看着他,右手按上腰间。

    李清河又笑,带着些不屑的意味:“我有表现出任何要伤害你的意思吗?”

    他的确是没有的,他甚至愿意把命献给方孟韦。

    孟韦冷静无比:“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但你会伤害荣石。”

    “你总是只想着他,”李清河站起来,上半身压下去,靠近方孟韦,“你总是想着他,为什么呢?孟韦,你看不见其他的人吗?”

    “我不知道自己还需要看见其他什么人。”

    他方孟韦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在爱情上对待旁的人,自私又冷漠;而所有的包容与温暖,都只给荣石一个人。

    他这样爱着一个人。

    所以李清河的独角戏,还没开场,就要悻悻地落幕。

    “我对你不够好吗?孟韦,这么久了,你离开荣石的那五年,甚至到了现在,都是我一直陪着你,护着你,我从来不舍得让你受伤。”李清河不能理解。

    “这不是爱人的方式。”我不能躲在你身后,而应该站在你身旁。

    李清河不以为然。

    “你伤害荣石难道是为我好吗?清河,你想毁掉我最重要的人,这真的是爱而不是独占吗?”

    而李清河这样爱着一个人。

    他们注定不是一路人。

    方孟韦掏出枪,抵住李清河的脑门。

    “让我走吧清河,你还有一点挽回的余地。”

    李清河没反抗,他顺从地举起手,放到脑后,乖乖地看方孟韦穿好鞋子准备离开;一言不发,仿佛毫不在意。

    方孟韦慢慢收回枪,转过身子,一只脚踏出门。

    猛然回身接下李清河偷袭来的一掌,方孟韦抓住他的小臂,使力弯腰就是一个过肩摔;趁着李清河还未来得及爬起来,方孟韦迅速跪下去,一条腿压住他的后腰,反剪了他的双手,冰冷的枪口贴在李清河的后脑。

    “荣石呢?”

    李清河毫不担心地把自己带到家中,不限制自己的行动,甚至连自己要走都不在意——他仿佛根本不在意荣石这个人。

    不是他太自信,就是他早有准备。

    “回答我!荣石呢?”

    “荣石?我希望他已经死在乱枪之下了。”

 

 

    荣石确实很喜欢赵老一行人为自己准备的大礼。

    他摊了一下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带,笑着对赵老道:“赵老板,这有些不公平吧?”

    “荣老板之前可也没有想过与我们谈公平。”

    “那是你们太贪心,怎么和以前的警察局长勾结贪来的钱还不够花吗?”荣石嘴角噙着笑。

    赵老板面色一紧:“你什么时候查出来的?”

    荣石嗤笑一声:

    “我还不至于连一个记者都找不出来吧?我不找,是要先看看你们都做过什么事。我想,贼喊捉贼也就不过如此?”

    赵老倒退了两步,目光凶狠。

    “看来我们还是小瞧了你,不过可惜,你就带着这个秘密,永远的闭上嘴好了。”

    “秘密?”荣石借着索杰的掩护,悄悄将手伸进外套中,“我要是没猜错,李清河手中都有了致命的证据吧?不然你们怎么可能还继续合作?”

    “他?说起他,不知道我们的方局长现在怎么样了?”

    荣石的手一抖。

    索杰感觉到了,他悄悄用肩膀撞了一下荣石,看起来像是为了保护荣石而换了姿势,实际上却是在提醒荣石。

    白月光清亮,倾泻在荣石身上。

    荣石颔首,他选择相信方孟韦,他相信孟韦可以安然无恙地回来。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同样安然无恙地去找孟韦。

    抬手准确射中赵老的同时,早就埋伏在周围的自己人也快速解决了其他的杀手,一阵混乱的枪响过后,荣石踢开倒在自己脚边的杀手,得意地勾唇。

    “大少爷……”

    “我就说了,这个家里的事,还是得听孟韦的。”要不是方孟韦千叮万嘱,荣石是万万不会带这么多人出门的。

    抬腿走到倒在地上仍然瞪大着眼睛,眉心黑洞洞的枪眼里还在不停地往外涌出血液的赵老面前,荣石面上浮上嘲讽的神情:

    “恐怕他到死之前都不知道,当年在热河我有着怎样的躲子弹的传说。”

    这样紧张的情况下他还有心情开玩笑,索杰也不由得乐出声来。

    “您要是真能随时掏出两把枪又能永远都完美地避开子弹,方局长也就可以把我们这些人都撤走了。”

    荣石白他一眼。

    “出发去李清河家里,孟韦的帐等我把人带回来再和你算。”

    索杰说了声“是”,麻溜地跑去开车。

 

 

    方孟韦被李清河压着肩膀按在地上,下巴不服输地扬起,拉扯着脖颈。

    李清河觉得自己要是现在将手放上去,稍微用劲,就能让方孟韦永远留在这里了。

    他的腿死死压着方孟韦的,空出来的手缓缓落在方孟韦颌下脆弱的一截上。

    孟韦挣扎了两下,瞪着李清河。

    食指因为握枪磨出的薄茧顺着血管的路径爬过。

    李清河伏下去,嘴唇停在孟韦耳旁:

    “你不是很敏感的吗?我看你在办公室里和荣石,恩?方孟韦,你告诉我,你现在有感觉吗?”

    这也是李清河爱人的方式。

    这也算是爱人的方式?

    方孟韦偏过头。他的枪被扔在一旁,离指间还差着几寸的距离。

    方孟韦试图去够。李清河余光瞥见,一把抓起他的手,咬着牙说了句“妄想”。

    终于无法再因为愧疚而心软。

    方孟韦拼尽力气抬起上半身,脑袋重重地朝李清河撞去。后者始料未及,一个趄趔向后跌去;方孟韦抓住机会,顺势滚了一圈拾起配枪,飞快起身带起一脚正中试图阻止自己动作的李清河胸口。

    “上次的事情算是我欠你一条命,李清河,要是下辈子有机会我再还你吧。”

    清河被他踩着,绝望地看他。

    “这辈子,所有的事情都只能到此为止了。”

    穿貂的傻子因为跑得急了,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外,抖着嗓音喊一声“孟韦”。

    松了脚站直了身子面对着荣石,方孟韦抬腿走向自己的爱人。

    一步。

    两步,

    三步。

    他奔跑起来。

    荣石接住他,把他拢在自己怀里,貂毛大衣带着体温,围住方孟韦。

    荣石的衬衣,也接住方孟韦的眼泪。

    稳稳的,接住方孟韦这个人,以及他的全部。

——TBC——

评论(21)
热度(170)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