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你拥抱我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洋灵】昭昭

HE一发完



我心昭昭,日月可鉴




木子洋喜欢灵超,就像灵超喜欢木子洋,是一件路人皆知的事情。


只是这个“喜欢”有一点难以定义,它的界限被暧昧地模糊在爱情、亲情、友情和兄弟情之间,决定这段关系的线被握在主导者的手中,偶尔扯动一下,像天空中的风筝忽又非得高了些,引起一阵欢呼,让人忍不住去想,又不敢胡乱去想。


而木子洋和灵超这段关系现阶段的主导者,自然是年纪稍长的那一位。







灵超倒进坐在沙发上的木子洋怀里的时候,天色其实已经很暗了,另外两人正窝在各自的房间弹着吉他练着rap,而木子洋则在翻着一本食谱。


灵超刚刚写完一套五三题,嘴里裹着糖果,腮帮子鼓起小小的圆圆的一块,脑袋枕着木子洋的肩膀那一块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个点博文已经下班了,所以平时尽职尽责负责记录他们生活的“砍磨若”也理所当然地躺在角落里休息。


木子洋腾出一只手来摸摸灵超的脑袋,他说:“哎小弟,你看你想不想喝这个汤?”


灵超将放空的眼神收回来,又往下滑了一点。木子洋另一只拿着菜谱的手的手指正指着一道汤品,图片看上去很不错,灵超觉得自己应该会有胃口,于是他点头,糖块在口腔里转一圈换到另一边的腮帮子:“想喝。”


木子洋好像就是在等灵超这句回答,他合上菜谱,嘴角带着笑:“想喝就成了。”


“干嘛?你要做给我喝啊?”糖块已经快要化成薄薄的一片,灵超将它抵在上下齿之间,“嘶嘶”吸了两口气。


木子洋点头:“对啊。”


“咔嚓”一声糖片四分五裂,灵超瞪大了本来就大的眼睛,惊讶地问他为什么啊洋哥。


木子洋的手按上灵超肩头,说:“你太瘦了。”







木子洋在意识到灵超的体重掉得太过厉害的时候,其实已经十分后知后觉了。那天午后他们四个人刚刚结束训练,舞蹈老师大发慈悲给了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他们瘫倒在舞蹈房的地板上,灵超就躺在木子洋身边。木子洋的手机“嗡嗡”震动了两下,微博小号的首页提示有更新,点进去有个粉丝说:


“弟弟怎么越来越瘦了?多吃点吧求求了好心疼啊呜呜呜。”


木子洋偏过头去,灵超这个时候翻了个身背对着他,肩胛骨突出得像天使的翅膀,下一秒这个人就要飞走。







木子洋按着灵超的肩膀,大拇指摩挲着灵超突出的骨头。他想起来他们上一次拍《中国音乐广告牌》的先导片,灵超抱着抱枕把自己扔进现在他们坐着的这个大沙发里,过了好久木子洋去看那期正片,惊讶地发现小弟居然已经瘦成了那个样子——灵超从肋骨到腰际的那一片,看上去仿佛只有T恤衫松垮地勉强地勾勒出一个形状,单薄的像是玫瑰花盛开的花瓣,美丽的,脆弱的,教人心疼的。


他又想起灵超总说自己是来自B612星球的小王子,捧着小孩子的真心和赤诚去面对每一个人。木子洋记得小王子在自己的星球里有一朵玫瑰花,他忍不住去想,也许自己身边的这个小王子没有玫瑰,也许这个小王子本身就是玫瑰。他的小弟曾经问从海外回来的人“是不是划着小船回来的”,其实木子洋想问灵超,你是不是乘着风的背脊来到我身边的?


可是这种问题现在怎么能问出口呢?木子洋还在拼命地拉扯那根线,不敢让他停留在任何一种被框定的界限里。







灵超爬起来抢过木子洋手里那本菜谱,他“哗啦啦”地随意翻了一遍,小声嘟囔:“其实我也没有很瘦。”


木子洋于是就反驳:“你拉倒吧。”他的手掌游移到灵超的腰上,轻轻捏了一下,“你自己说,还有肉吗?”


灵超不服气地一下将衣服下摆撩起来:“没肉那是因为全练成腹肌了,你看!”


木子洋根本没敢去看,他盯着灵超,小孩正垂着眼认真观察自己刚练出来不久的腹肌;灵超颤抖的眼睫好似蝴蝶振翅,不声不响地就在他的心里搅出一场风暴。







说起来令他自己不齿,木子洋曾在睡梦中亲吻过灵超的脊背。


那个夜晚的梦是唯一一次也是最荒诞的一次。


梦里的场景其实就是木子洋后知后觉的那个午后的练功房,灵超依旧如现实般背对着躺在他身旁。那天午后发生过什么其实木子洋早已记不得了,但他清楚地记得在那个梦里——那个不知道是为了弥补缺憾还是为了让他放纵一把的梦里——他伸出手去搂住灵超,将嘴唇印在他的蝴蝶骨上。


是潮湿的,如热带雨林雨水丰沛的雨季,又像刀削一般,触得木子洋整个心脏都在疼。


不知道是睡梦中还是真实里,木子洋听见灵超颤抖的声音:“洋哥……”


他瞬间掉进湍急的河流。







木子洋握着灵超的手将T恤衫拉下来,语气强硬:“该着凉了!说你瘦了就是瘦了,你洋哥要亲自下厨你还不领情,你这个小弟怎么这个不知道知足呢?”


灵超反常地没和木子洋抬杠,他忽然盯着洋哥的眼睛,语气别有深意:“我一直都不知足。”


木子洋握着灵超的手猛然收紧。


他们俩其实都心知肚明,在这段关系里各自到底都在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那些呈现在世人眼前的,被人所熟知的,总是灵超在肆意地表达着自己的感情。黏糊、亲吻、吃醋……木子洋好像总是对这些全盘接收,从未有过拒绝。


然而灵超和木子洋心里却也都清楚,木子洋在这个时间里唯一该做的也只能做的,就是冷眼旁观灵超的“放肆”——表面上看起来纵容,实际上却从未给过正面回应。这是一种令小孩子非常讨厌的、属于大人的不动声色。


但是木子洋没有其他选择。灵超还太小,任何会左右他判断的情感和话语都应该被牢牢锁住,小王子要长大,玫瑰花会按花期盛开,风筝线在木子洋的手里紧勒,也不能保证会不会有一天风筝要随着风飞走。


所以木子洋做的,也只是接下小弟一股脑塞给他的属于小孩子的热烈,并期盼将来能够同等还给属于大人的灵超。







不过在这个夜晚——木子洋转头看了看窗外——在这个即将迎来风雨的夜晚,他的小弟迈出了更加勇敢的、试探的一步。


于是他决定给他一个大人的许诺:“等你长大了,我们就来好好谈一谈这个‘不知足’的问题。”再等一等,等你长大,我就将风筝线亲手交到你的手里。


“只要我长大了?”


“是,只要你长大了。”


许多事情他们到现在仍不知道将来会如何,是好是坏是对是错;时间会给出他们怎样的答案也只有时间自己知晓。但无论未知的未来会如何,他们是他们,始终是永恒的真理,不变的事实。


而正因为他们是他们,才有许多可以期盼的、美好的未来。







木子洋接住扑进自己怀里的灵超。


他不想去当窗外的阑珊暴雨,他只想这窗外的暴风雨,永远都淋不湿他乘风而来玫瑰化身的小王子。







——FIN——


【有机会会写一个弟弟视角】


评论(7)
热度(52)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