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Blanca

【我只是想给你送一口小饼干】

【千里送小饼干】

【晟煊吃枣药丸】

【复健失败的我比晟煊还药丸】




这趟旅程全然是在计划之外的。

赵启平南下医疗支援的第三个星期,谭宗明例行拨去电话问候,赵医生的声音在南方的寒夜里抖得不像话。

“啊……挺、挺好的,就是有点冷。”

谭宗明默默将室内的空调又调高了几度:“有点?”他听赵启平说话,自己都觉得冷了。

赵医生吸了口凉气:“有点、特、别、冷!”

谭宗明起身往卧室走,衣柜拉开,几件厚实的大衣都不见踪影,他才稍微放心了点,又叮嘱道:“你多穿些,带去的衣服都裹上,这两天有寒流,给别人看病前记得先把自己照顾好。”

“好,我知道。”赵启平的声音断了一会才重新响起来,“太冷了我刚刚换了只手接电话。”

“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还得一个星期吧,快、快了。”赵医生抖了抖,忍不住道,“太冷了,我想回家,想吃你做的黄油曲奇。”

赵医生吃遍天下美食,最后最喜欢的还是谭总亲手做的黄油曲奇。

谭宗明愣了愣,还没来得及搭话那头就急急忙忙要掐了电话:“不说了不说了啊,我得去忙了,我回家你记得给我做曲奇啊你千万记得!挂了!”

谭宗明对着暗下去的屏幕思索了两秒,踩着拖鞋去了厨房。




三个小时后,谭宗明提着纸袋上了车。

助理熟练地向他报告行程:“谭总,我们预计一个小时后到达机场,飞机起飞时间是晚上11点25分,预计到达时间是明天早上凌晨1点,送您去村子的车也已经预约好了,明天早上7点司机会在在下车地点等您接您去机场,您……”助理说着回头看了他一眼,除了手里拎着的那个纸袋,谭宗明什么多余的都没带。

“您亲自护送国宝去?”

谭宗明皱眉:“什么国宝?”

“您袋子里装的……不是国宝?”

谭宗明一抿唇:“装不下。”

这个笑话太冷了,助理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谭宗明示意他开车,抬抬手给他看了眼袋子:“给启平送点小玩意,久了该不好吃了。”

助理觉得肯定是自己疯了,要不然就是自己幻听了——总之,谭宗明绝对不是能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情的人。

绝、对、不、是!





可谭宗明偏偏就干了这样疯狂的事。

等到车子将谭宗明放到路边时,他裹着大衣拎着纸袋站在寒风中,才真正体会到了赵启平口中的“冷”究竟是什么样的感受。南方冬夜的凌晨三点,月亮高高挂在天上,冷冷的照耀着孤独的来者。四面白茫茫一片,风吹过,千万把刀子往谭宗明骨头缝里扎。

谭宗明抖着手摸出手机,苹果在这个时候发挥它娇气的本性,闪了两下显示电量不足,就再也没有了反应。谭宗明目瞪口呆的盯着此时此刻还不如一块木头有用的手机,无措的环顾了一周,认命地接受了自己既不知道赵医生在哪又联系不上赵医生的这个事实。

他紧了紧大衣,抓紧了纸袋,试探地往村子里面慢慢走去。

一路无灯,道路两旁的人家也早就睡下了。谭宗明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冻到脚都快没有知觉,终于看见一星灯光,远远立在一处院子中央。

医疗队就在这个大院子里头,谭宗明到门口时值班的护士以为有患者来,站起来仔细看了两眼,似乎是认识他,又不敢确定,犹豫道:“谭、谭总?”

谭宗明冻得不行,还是先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快步走过去,低声道:“实在抱歉吵醒你了,别再打扰其他人了。”

“您来找赵医生……?”护士也压低了声音。

“嗯,送点东西给他,麻烦你指个方向给我。”

护士忙点头,领着谭宗明往值班室的方向走,解释道:“赵医生今晚值班,这会不知道休息了没有。”

“好。”

赵启平正撑着脑袋打瞌睡,听见动静反射性地站起来,看清来人后瞪大了眼睛:“谭……”

谭宗明快步走过去抱住他。

护士一早先离开了,赵启平摸到满手的寒意,又惊又喜又怒:“你怎么这个时候……”

谭宗明放开他,将抓了一路的纸袋递到赵启平面前:“我真没想到这儿能这么冷,你尝尝还能不能吃,不行你回家了我再给你做一回。”

赵启平扒开纸袋,圆圆的黄油曲奇摞成两排装在食品袋里,拿手一摸冷得像从冰箱里刚取出来。

赵启平骂他:“你神经病啊!”

谭宗明笑,往值班室里头看:“你这有床没有?空调?取暖的有没有我快冷死了。”

赵启平一手抓过纸袋一手抓住谭宗明往值班室外头走,穿过过道到了扇木门前,“邦邦”敲了两下,有人揉着出来开门:

“怎么了老赵?”

“帮我值个班,欠你个人情。”

说完也没等人反应,拉着谭宗明继续往里头去。

“嘿你个赵启平……”





又过了几间屋子,赵启平终于停了下来放开谭宗明,用力推开门就往里走,谭宗明连忙跟上去,反手带门上了锁。

“谭宗明你脑子有问题吧?”赵启平一边找出热水袋一边往里头灌热水,半晌回头将水袋扔到谭宗明怀里,起身恶狠狠地掀开房间里床上的被子,“没空调,脱了外套抱着热水袋睡。”

他这时候正在气头上,谭宗明清楚最好别同赵启平作对,于是乖乖脱了外套除了鞋袜钻进了床铺。

床上也是冰冷冷的,谭宗明刚进去又打了个寒颤,没敢出声,裹紧了被子看赵医生倒了杯热水递过来。谭宗明裹着被子哆哆嗦嗦喝完了又连忙躺回去,赵启平这才坐下来,拆开曲奇的包装袋捏了一块出来。

饼干又冷又硬,赵启平嚼了两块,将剩下的封好拉开行李箱扔了进去,脱下白大褂和外衣也往被子里去。

谭宗明连忙搂住他:“这儿太冷了,你怎么睡得着?”

赵启平没说话。

谭宗明叹了口气:“我错了还不行吗?嗯?平平?”

赵启平在他肩膀上蹭了两下眼睛,手掌贴住他依旧冰凉的脸颊:“老谭,你可真是……我只是打电话的时候顺嘴提了一句而已。”

“我知道,我本来也没这个打算。可是曲奇做好了之后我尝了一块,我觉得我这次烤得比上次还好,所以忍不住就想让你尝一尝。好吃吗?”

“好吃。”

谭宗明笑:“都冷了。”

赵启平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道:“好吃,真的,特别好吃。”

谭宗明无奈的笑,摇了摇头:“我第一次毫无准备的做一件事,过程太惨烈了,下次我肯定能做的更好。”他人生四十年以来到目前为止所有的冲动和计划之外,全都献给了赵启平——这同样在他的计划之外。

赵医生把暖水袋往谭宗明脚边踢,默默抱紧了他。

“你已经是最好的了。”

人生何其有幸,得此一人,在这个冬夜,互相依偎取暖,分享其中情意,如高山大川,绵延不绝。*

“你再抱紧一点。”

“哎,好。”


——FIN——

【*《武林外传》秀才:“……可这种心情很长,如高山大川,绵延不绝。”】

【医疗支援我不懂,有错误欢迎指正。】


评论(49)
热度(451)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