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Amarilla


【以及,复健真的好难啊啊啊我爆哭】



谭宗明接住跳进怀里的人和一个吻。

他的小男友赵启平还带着室外冬日的寒意,紧紧搂着他,把冰凉的双手从领口后背处伸进居家服里,贴着谭宗明温热的皮肤给自己取暖。

谭宗明没防备,一个哆嗦,差点把怀里的人摔下去。他两手反扣着怀里人的腿,腾出一只来,托着赵启平的屁股掂了掂,把人又往上带了带,笑骂道:

“小混蛋,摔了怎么办?”

“怎么会。”怀里的人得意又亲昵地蹭他的脖子。

谭宗明抱着赵启平往沙发处走去:“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想你了呗。”

“医学院的优等生,大半夜不在图书馆好好学习,跑出来和我约会,出息了,啊?”谭宗明把人扔进沙发里,没等赵启平起身又将他按了回去,捏着他的脸责问他。

赵启平笑,将他的手掰开,飞速起身在谭宗明唇上印下一个吻,又笑嘻嘻地倒回去,一副“你拿我怎样”的表情。

谭宗明忍不住也笑,拍拍他的脸,无奈道:“要来也不知道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自己打车过来冷成这样。”他一边说着一边搓着赵启平的手,“再说,你也不怕我不在家,扑空了怎么办?”

“扑空了我就一个人在这里待一会咯,自己喝喝酒,吃吃饭,在床上打两个滚,然后再自己回学校。反正我又不是没有家里钥匙。”

赵启平晃了两下脑袋,忽然又起身,拉着谭宗明的手臂让两人换了个位置,自己坐在了躺下去的谭宗明的腿上,摸着下巴打量他。

“看什么呢?”谭宗明双臂枕着脑袋,目光迎接过去。

“看你……”赵启平顺势趴下去,手指点上他鼻梁,“好看。”

谭宗明失笑。

赵启平的手指接着往下划:“瘦了。最近工作很累吧?”

谭宗明没接话。

“唔,明早起来估计你该刮胡子了。”

“这衣服穿你身上好看,我说了我的眼光没错。”

赵启平零零散散说了一通,谭宗明始终一言不发,只盯着他,笑容也收了回去。

赵启平尖尖的下巴硌在谭宗明胸膛,眼神发亮,舔舔唇:

破三轮请各位坐稳扶好


车子趁着夜色驶入宿舍楼。

楼前只余2下了道路两旁昏暗的路灯,赵启平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自己先回。

“好好学习。”

“是啦是啦。等我出来工作,你就不用每天独守空闺啦。”

“小混蛋。”

FIN.

评论(38)
热度(404)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