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即此生 1.

【有私设,就是个非常俗套的谈恋爱的故事】

【大概是眉毛三部曲的第三部】

【复健极其困难】





一、一杯可乐,两根吸管





“转!转!转!转!”

“停!停!停!停!”

“转!转!……哦——又是你——赵医生!”

被点到名的红发青年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抬起一只手扶住脑门,摇着脑袋叹道:“今晚太衰了,来吧来吧!”

他对面的短发姑娘眨眨眼睛,露出一个狡黠的笑:“赵医生,这次是真心话呀,还是大冒险呐?”

青年放下手,环视了一圈,道:“大冒险!再选真心话啊,我怕祖上十八辈的事情都要给你们挖出来了。大冒险,来来来。”

短发姑娘握着酒杯,盯着青年久久不语,周围起哄声渐起,青年挑眉,示意短发姑娘开口。

“好吧,那就……”她突然随手一指吧台的方向,“看见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没?你去让他请你喝一杯可乐。哎哎哎,记住,一杯可乐,两根吸管,你们俩一起喝。”

桌上的其他人喊得更厉害了,配合着音乐与灯光,似乎恨不得掀翻了天。

青年隔着暧昧不明的灯光遥遥看了男人的背影一眼,伸出食指点了几下短发姑娘:“曲筱绡你够狠啊,酒吧点可乐这事你也能干出来。”

“认怂罚三杯哦。”曲筱绡得意地晃着脑袋。

青年“哼”了一声,起身往吧台的方向去,身后口哨声与鼓掌声一波高过一波。





谭宗明看了一眼消息内容,将手边的空玻璃杯推到一旁,结账欲走。

好友一个电话临时将他call来,谭宗明风风火火赶到,坐了半小时又被告知计划有变,只好放他鸽子。他觉得无聊,极富节奏感的舞曲闹得谭宗明脑袋嗡嗡,于是决定早走为妙。

谁知道红发青年突然坐到身边,眨着眼睛笑意盈盈:

“这位先生,介意请我喝一杯么?”

谭宗明停下离开的动作,手肘撑在吧台上,轻轻“嗯?”了一句。

青年在这嘈杂里听见了这一声低沉的鼻音,于是又重复一遍:“介意请我喝一杯么?”

谭宗明看了他一会,随即目光投向他身后的位置。果不其然,一群人伸长了脖子等着这边的进展,面上挂满了看好戏的笑容。

“好,”谭宗明盯着青年的小红毛,随手招呼道,“那就给这个小朋友来一杯……”

“一杯可乐。”青年截断他的话头,在谭宗明投来的惊讶目光中又补充道,“两根吸管,谢谢。”

谭宗明抱臂,看着他笑。

青年换了个姿势,一手支在吧台上撑着脑袋也对着谭宗明笑:“我可不是什么小朋友,我有自己的名字。”

“哦?”谭宗明抿出一个一字笑,“你叫什么,小朋友?”

泛着凉意的可乐被塞到手中,青年将一根吸管的方向转到谭宗明的位置去,上半身向前又倾了一些:“你和我一起把这个喝了,我就告诉你。”

说话间青年已经咬住了自己那根吸管,露着白牙明晃晃地对着谭宗明耀武扬威,恨不得得意地摇起尾巴。谭宗明觉得有趣,于是低下了头,咬住了属于自己的那根吸管。

一杯可乐很快见了底。

谭宗明与青年对视着,他大大圆圆的眼睛让谭宗明想起了小时候那只一直想养却最终未能成功的猫咪,也是这样的黑瞳仁,闪着光,又干净又勾人。

青年吐出吸管,开口是三个字:“赵启平。”

赵启平。

谭宗明还没来得及将这个名字再反复咀嚼几遍,感受舌尖那点虚幻的辣与甜,就见赵启平从椅子上跳了下去,留下一句“下次见”就匆匆回了原来的位置。

叫好声后接着的又是玩乐的动静。

谭宗明拿起面前的玻璃杯,方块的碎冰已经被浸圆了棱角,轻轻一晃就灵活地滚来滚去;他把杯子举到眼前,转过身子朝向赵启平的位置,透过杯壁五彩的光,谭宗明看见赵启平再一次起身。

这一回他走到了中央的舞台上,同乐队耳语了几句,音乐于是停了,灯光也暗下来,复又很快明亮了,赵启平坐在可旋转的高脚凳上,握着话筒,对着不解的人群道:

“非常抱歉各位,打扰了大家的兴致,不过我有一首歌,要送给刚刚请我喝可乐的那位先生。”

曲筱绡在台下笑得几乎滑到地上。

在纷乱的窃窃私语中,赵启平握着话筒,音乐旋即响起来:

“夕阳醉了

    落霞醉了

    任谁都掩饰不了

    ……”

他的粤语并不十分标准,但胜在声音好听感情又足够充沛,谭宗明坐在人群外,突然感觉心脏剧烈跳动了一拍。

“回来步入我的心好吗……”





当然好。

小朋友。





赵启平走下台时谭宗明就等在台侧,面上表情看不出喜怒。他忐忑了几秒,内心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自己游戏输了结果害得谭宗明也被扯进来。赵启平正要说些什么,谭宗明朝他伸出一只手,食指与拇指剪捏着一张薄薄的长方形卡片,递到他面前:“不介意的话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名片。”

赵启平被这种老派的做法惊到,脑袋里一时转不过弯来,反射性地接了谭宗明的名片,呆愣在原地。几秒后等他反应过来时,谭宗明已经背对着他向外走去,预备离开了。

赵启平盯着最顶上那一行“谭宗明”,默默读了两遍,勾起嘴角。

有意思,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捏着名片回了座位,曲筱绡眼睛尖,趁他不备伸手拿了过去,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忽连忙塞回赵启平手里。

“怎么了?”赵启平难得看她如此。

曲筱绡转头对着身旁的姚斌言语:“谭……谭宗明哎。”

赵启平困惑地歪头。

姚斌扭头,瞪着眼睛看了她一会,猛然回首对着赵启平道:

“他要真是谭宗明,他动动眉毛,上海多少企业就要倒闭了。哎,跟你说啊,别惹这种人。”

“是吗?”赵启平转了转手里的名片,向后倒去,仰在沙发上转了转眼珠。

我倒还真想试试。





谭宗明开着车缓缓驶上街道。

他在车库坐了一个点,酒已经散得差不多,于是没有叫人来接。深夜的上海街头依旧车水马龙,红灯的等待时间也依旧漫长,谭宗明随手拧开电台,不知道哪一档情感节目又开始放歌。

正是那首《夕阳醉了》。

谭宗明一听这歌就想起赵启平来,红发青年的大眼睛在他眼前眨啊眨,睫毛长得仿佛再靠近一点就可以刷到自己脸上;唱歌的时候喜欢舔唇,嘴唇沾了水光,红艳艳的。

他有点出了神,直到后头的车辆按了好几下喇叭才把他拉回来。谭宗明于是连忙关了电台,提醒自己不准再分心,才总算是顺利到了家。

赵启平。

这个名字在这个夜晚在谭宗明的舌尖被反复品尝,教人辗转反侧,不得入眠,又爱又恨。

就从此刻,此生,世间万物皆不如你。




——TBC——


评论(78)
热度(403)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