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瞎写

授权转载,加两个。

谢太:

一度坚信自己不会写出比《七百年后》更好的作品,后来出现了《生命树》;

现在坚信不会写出比《生命树》更好的作品;

每天虐猫;

曾经悄无声息开走明家唯一的一辆车,并准备将此传统延续下去;


费米:

坐拥八百个时态小号,但至今不知道它们在哪里;

因为名字太长而曾被人称为“名字很长一串英文的那个太太”

据不完全统计家中拥有6支以上一百个大橙子集合的颜色

自己也没有《醒黄粱》因为太贵了收不起(这条别信)


最近常被人询问“出票吗?”

没票,不出

RoxanneTse:

只敢写比较熟的,不妥立马删,我超级怂。


不知道打啥tag好,欢迎补充。


 


笙歌慢:


说开车就开车,坚信自己效率之高明天就能睡到kkw。


灯火写了一年。


 


热爱搞小赵,夜店、蒲吧、豪车顺手拈来。


保持了二十多年的十点睡觉六点起床作息。


 


坚称自己是总攻。


大逃猜的时候每一篇评论区都有人喊,“看不出来是谁但我猜是笙歌慢。”


美滋滋在微博猫片猫车下面艾特别人。


 


回归线以北:


东北大妹子,热情似火,LOF上的小可爱。


与谢面基时爆照LOFTER上大家指着东北范冰冰说,“阿谢果然和我想象中一样性冷淡!”


 


没有人能猜出我们俩谁是谁,从来。


自称是靳老师铁粉,lof上表白得最多的是阿谢。(这是她自己说的)


然而我们三次元第一次见面是在广州地铁一号线里狂奔。


 


江湖人称刀王,整理的青龙偃月刀BE文单热度好几百。


至今不敢看绝望的浪漫主义。


 


RoxanneTse


阿谢,谢太,一串英文太太。


其实本人根本不姓谢。


 


不会开车,基本上没写过pwp,每次一走链接热度就扑街。


第一次面基的时候因为开黄腔太厉害被嫌弃。


 


喜欢悄么声发刀于无形,对自己定义是丧,性冷淡。


微信聊天记录搜“哈哈哈哈”搜出了一百四十页。


 


母胎solo写甜文,数学白痴写谭赵贺陈,粉丝数一直很迷。


现在和主催聊天最多的内容是“xxx公司开始校招了!”


 


小号老师:


手机表情包库是个谜。


 


学术型CP好手,搜索引擎一样厉害,感觉随时随地可以翻出paper验证cp可行性。


爱好是随时随地翻旧糖旧刀出来精准捅人。


 


温柔可爱的贺陈大手。


每日都在张罗着搞贺赵贺季贺周。


 


中中级:


评论区超活跃,爱好是无论你说啥反正我都能催促你更新。


因为某位老师很久不给自己红心而耿耿于怀。


然而自己已经三个月没更新。


 


啊!又溜粉又不铜矿!


打小明吧。


 


原本想更新的写了几百字可惜明天要上班。


打小明吧。


 


想念潮汕牛肉丸而无法吃到。


打小明吧。


 


无声老师:


大小号基本上没试过坚持不换头像id两天以上。


 


体验式写法,生活里一点一滴都能帮助产出。


自称被掏空,目前只剩下经痛没写。


 


坚定认为自己是个社恐。


面基第一日连续吹水十二小时,“等等,我要先说!”


 


 


蓝子:(这条鸣谢笙歌慢)


PS, 排版,设计,周边,无一不精,干啥都特别靠谱。


除了写文。


What we call 蓝子时间是指比ddl更晚一点的时间。


 


盘子:(依然鸣谢笙歌慢)


脑洞超多,文笔超好。


日常因为樱花被打。


 


键盘是个谜团,只有你想不出没有键盘打不出的错别字。


 


人超级美,cos汪处一战成名。


为什么师哥不回fo我?



评论(43)
热度(155)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