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37.

【勤奋的你们裁,打个广告:点我



第三十七章:



最热的三伏天很快到来。

赵启平自从上次和谭宗明生完气反而更想开了些,他知道自己在意些什么,也明白自己可能最终还是会栽在谭宗明手里。他觉得自己似乎比从前更看开了些,既然有些人命中注定逃不掉,倒不如去坦然接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勇敢去爱吧,像从未爱过那样。”

复合原本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也许是一个契机?赵启平不知道,也不着急,时间待人最公平,耐心就好。

比起自己和谭宗明之间,赵启平反倒更担心凌远的情况。

自从那次吃过饭出来冒着雨突然跑开,凌远就变得越来越沉默。那次过后凌远病了好几天,又不肯放下医院的事,赵启平偶尔去找他,凌远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沉思,有人进来都意识不到。赵启平问过一次,他不肯说,也就做罢;但赵启平大概也能猜到是与李熏然有关。他没见过这个传说中的师兄的爱人,但一向冷静自持的师兄也有为了别人失魂落魄违背原则的一天,想来这人一定不简单。

这个李熏然,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赵启平没想到,很快他就能见到李熏然了。





小曲自从上次事件之后仍未死心,道歉认错撒娇卖萌了好久,总算磨得赵医生愿意同她讲话。赵启平到底考虑她是个女孩子,不好太拂了她的面子;更何况对方三天两头示好,他要再端着难免显得得寸进尺,于是偶尔小曲主动同他联系,赵启平也能回应几句。

这日赵启平下班,刚刚走出医院大门就看见小曲的车停在门外。她穿得鲜艳,化了妆,笑盈盈拦住赵医生:“赵医生。”

“有什么事吗曲小姐?”

“不是说了叫我小曲或者筱绡嘛!哎呀是这样,今天是我的生日,虽然不是什么整岁这样值得大肆庆祝一番的日子,不过毕竟一年一次,还是需要搞一点活动的。”

“所以呢?”

曲筱绡顺势挽住赵启平的胳膊:“所以呢,我这个寿星想让你陪我吃一顿晚饭,这个愿望不算过分吧?”

赵启平摇头无奈的笑,轻轻拨开她的手:“当然不过分。不过只有我们两个人吗?你的那些姐妹们呢?过生日嘛,应该热闹些不是吗?”

“你好不解风情!人家只想和你单独一起嘛!拜托拜托!”小曲双手合十可怜巴巴仰头往他,赵启平无法,只能心软答应她。

“那好吧,只吃饭。”

“是!只吃饭!”小曲立刻跑去拉车门,“万岁!”





只是这顿饭吃了还没两口,小曲就眼睁睁看着谭宗明同安迪进了门,直直往他们的方向走来。她瞪大了眼睛,心里默念“看不见我们看不见我们”,然后就看见谭宗明弯下腰来,礼貌而温柔的笑:“好巧啊曲小姐,噢,还有赵医生。”

安迪站在谭宗明身后冲她比了个无奈的表情,做着口型冲她道,我也没办法。

小曲不清楚谭宗明和赵启平之间的关系,自然不知道谭宗明有空就会去医院等赵启平下班,只是今天不巧被她先截了胡,谭宗明也不急,全程听完对话,找了人跟上二人自己就转回去接了安迪过来演偶遇,毕竟演戏演全套;安迪一看他往这边来就知道要坏事,却也清楚这个时候再发消息给小曲肯定是来不及了,只好乖乖配合他。

小曲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哈,好巧啊谭总,安迪姐。”

谭宗明直起腰,继续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都凑到一起了。哎,安迪你是不是提过今天是曲小姐的生日啊?你看我临时决定出门吃饭,什么都没准备,不如这样吧,咱们坐下一起吃,这顿饭我请,就当补偿,嗯?”

赵启平掐着掌心忍笑,抬脚轻轻踢了一下谭宗明小腿。

小曲感觉自己都要哭了:“啊……啊这不大好吧,怎么好意思让谭总破费呢呵呵呵咱们这不沾亲不带故的。”

“曲小姐是安迪的朋友,安迪是我多年的好友,怎么能说咱们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呢?都是朋友,曲小姐可不要和谭某见外。”谭宗明挨了赵启平这一下,反而得意的很,一只手背到身后比了个向下的胜利的手势,还晃了两下。

小曲还想再说什么,谭宗明已经不容反驳地坐了下来,又让安迪也坐下,叫来了服务生加位上菜,理所当然的不行。

一顿饭吃得有人尴尬,有人懊恼,有人无奈,有人开心。

晚一点他们正好赶上餐厅里的乐队表演,听完一首后谭宗明突然提议让赵启平上去演唱一首,当是送给小曲的生日祝福。他说这话时正从赵启平碗里夹走他不爱吃的豌豆,赵医生茫然抬头:

“啊?”

谭宗明微笑:“曲小姐也很想听一听的吧?”

曲筱绡点头。

赵启平只好放下筷子往台上走,安迪这个时候站起来,借口要去厕所补妆,于是桌上就只剩下了谭宗明和曲筱绡两人。

小曲就是再傻,也看出了谭宗明今天的有意为之。从进餐厅开始,到借为自己庆祝生日坐下来同他们一起吃饭,再到近乎于宣布主权的举动,都暗示着,或者说明示着她赵启平与谭宗明之间关系的不寻常。

早该想到的,小曲咬着筷子,从第一次在医院看见谭宗明时赵启平的不对劲开始,自己就应该想到的。

“谭总,”她放下筷子坐好,“开门见山吧咱们。”

“好,曲小姐倒是比我想象得直白得多。”谭宗明说着望向赵启平,那人已经在台上坐好,正转头和身后的乐队沟通着些什么。谭宗明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将目光收回来,再次开口,“那我也直白一些——曲小姐还是趁早放弃赵医生吧,你们不可能的。”

曲筱绡捏紧了自己的裙子:“为什么?”

谭宗明玩味地看她一眼,端起酒杯饮了一口,好半天才回答她,语气里有着可恶的自信:“因为你是抢不过我的。”

“是吗谭总?”

“是啊曲小姐,”谭宗明放下杯子,无情戳穿她,“知道为什么你的那些招数都不管用吗?因为那都是我以前就用过的。”

“你们还有一段过去?”小曲简直要疯。

台上的音乐这个时候已经响起来,谭宗明又去看赵启平,赵医生举着话筒,露出一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






“我们都曾经寂寞而给对方承诺

    我们都因为折磨而厌倦了生活

    只是这样的日子 同样的方式

    还要多久……”





谭宗明再次收回目光,盯着小曲道:“不止过去,还会有现在,和未来。”





“我们改变了态度而接纳了对方

    我们委屈了自己成全谁的梦想

    只是这样的日子 还剩下多少

    已不重要……”





曲筱绡突然笑了一下:“你怎么知道他只喜欢男人?万一呢?”





“时常想起过去的温存

    它让我在夜里不会冷

    你说一个人的美丽是认真

    两个人能在一起是缘分……”



谭宗明摇头。小曲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不自量力的蚂蚁,妄图拦住一只鳄鱼前进的道路。

“他不是只喜欢男人,而是他只爱我。就像我只爱他一样。”





“早知道是这样 像梦一场

    我才不会把爱都放在同一个地方

    我能原谅 你的荒唐

    荒唐的是我没有办法遗忘……”

台上的人和台下的人交换一个眼神,温柔的天地都失去颜色。





“成功了?满意了?”

小曲一早被安迪带走,赵启平和谭宗明并肩往停车场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赵启平看见谭宗明今天过来就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甚至晓得他会有多么直接了当地击退这个情敌。虽然有些残忍,但赵启平也知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早一点让小曲死心才更好。

谭宗明眼角堆着褶子,不说话。

赵启平看他嘚瑟的样想捏他的脸,还没来得及上手,电话先来了,医院那头护士长的声音急得像着了火:

“赵医生,紧急开会,出大事了。”


——TBC——


评论(27)
热度(321)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