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人间朝暮》目录放出,你来猜猜谁写了啥

给大家讲个笑话

我的文原名叫

《人到中年》

季节替而岁岁安:

我这题目也是没救了,原谅我想了好久。(划掉)


《人间朝暮》火热找你中,真的很好看,不来一本?




今天正式放出12篇正文的目录和选摘,但是不会放出对应的作者,各位猜猜,是谁写了什么呢?


还可以猜猜,哪一把是刀,哪一篇有车捏?


(这个猜猜看游戏的恶趣味肯定不是我一个人的)


至于特邀G文,不会放出的,请各位收本子的同学认真阅读吧。




备选名单:@灰灰  @慕楼   @猫爪必须在上  @赤野    @大灰狼的宝贝兔  @蓝子  @维木向东  @RoxanneTse  @笙歌慢  @大哥眼里有星星  @大橙子与猫殿下  @mimi剑雨秋霜


========


楼诚 《同行》



他们回到最危险的地方,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深情与信仰早已烙印于心,他们是彼此的指路灯。


那条路危机四伏,暗藏杀机,可他们并无所畏,势不可挡。


敌人千变万变,而他们,永远同行。





楼诚 《夜幕下》



两个松软的圆球便贴到一起挤了挤,明楼揽着他后背往怀里按,胸腔之间的羽绒服被压瘪了气,那圈狼毛簌簌抖抖瘙明楼侧脸的痒,躲了几次也躲不开,索性额头贴着额头闷笑。


水汽呼出来打湿睫毛,显得那双圆眼睛氤氤氲氲的更大了。





洪季 《帕米尔,鹰击长空》



前来接应的车队已经到达,上车之后,季白和洪少秋不约而同地回头看向冰河边国军哨所的遗迹——那已经被风雪剥蚀得残破不堪的围墙又多了一个倒塌的豁口,却依然傲然挺立,扼守在古老的隘口,护卫住身后的河山。


颠簸的车厢里,两人的双手紧紧地扣在了一起。





庄赵 《旅行的意义》



庄恕生平最讨厌吃甜食,此时却也无法拒绝的张开嘴,努力运动着咀嚼肌,把一团腻乎乎的玩意儿咽了下去。赵启平看着他艰难的表情,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是不是齁着你了。”他拿起一个马卡龙,“这个不太甜,你尝尝。” 


“我吃一半。”庄恕的牙齿咬在粉红色小圆饼中间,目光灼灼看着对面的人,含含糊糊地说,“另一半你吃吧。” 





复川 《碧桂丹心》



范川狠厉地回咬那副唇,尝到一丝腥甜,似初结的桂子,挂着露,在舌尖反复品碾。


呼吸乱了,煤油灯被打翻,还燃着的灯焰被谁一掌摁灭。


多少年未尝人事,便忘了。只是胡乱捏揉,还要顾忌那处伤。王开复舔舐范川肩上疤痕,上瘾了一般,弄得他心痒难耐,可真刀真枪地来了,他又疼得想躲。


“川儿,我想你……”





楼诚 《初初》



明楼。


明诚。


再也不会有人能像他们这一刻一样,用这一种心情,这一种语气去叫彼此相似却又不同的名字。


将到巅峰的时候,明楼终于制止了在自己身上点火的小混蛋所作所为,用自己的嘴唇,用亲吻把他衔了回来,两个人亲得几乎喘不上气来,湿得一塌糊涂。





谭赵 《见习爱神养成计划》



他很清楚自己没有李熏然那样率直,而谭宗明也不如凌远那样勇敢,这个男人永远立在金字塔的塔尖顶端,做每一个细微决定都如履薄冰。他不可能为赵启平出现一点点差错,也不能为了所谓爱情,破坏了他的完美主义。


最好的方式,就是离开。


赵启平去了趟第一医院递交辞呈,然后悄悄打包东西离开晟煊,与谭宗明永远告别。





蔺靖 《鹊桥仙》



蔺晨突然大笑起来。萧景琰抿着嘴,脸上一红,立马起身似是有气。蔺晨赶忙扯住他,坏笑道:“景琰,我再教你一首,千万要记住了。”


他将他压在阶前,敞开的里衣露出了刚刚欢❤爱的痕迹。


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凌李 《泡泡》



熏然今天是怎么了。


放下听诊器,凌远在他身边坐稳,便问道。


那人小脸涨得通红,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什么。


凌远没听清,凑了过去,听到他小声的问他:


凌医生,今天能不能再穿少一点?





谭赵 《爱与欲的诗》



“平平,时间好难捱,想要立刻见到你。”


“老谭,记得吃饭,别怕长胖,就是胖了我也稀饭你(づ ̄3 ̄)づ╭❤~”


“平平,今晚你的眼睛就是最亮的星。”


“老谭,突然想要吻你一千遍。”





谭赵 《柳下风来》



“你好,老谭深夜情感咨询热线是吧?我有问题要咨询。”


“……你问。”


赵医生在电话那头翻了个白眼。


“我喜欢上一个中年男人,擅长炖鸡汤,专业解决情感问题二十年。不过我看他在自己的感情方面脑子就不是很好使,请问他还有救吗?”





蔺靖 《芳菲》



他将清茶倒满递与萧景琰,又给自己斟上酒,举杯道:“来,祝你心想事成。若此生不想老死金陵,琅琊山鹿韭园为你留着,到那时没有天王老子,只有萧景琰。”


萧景琰此生从未如此酣畅痛快、心潮澎湃,接过清茶与他碰杯,“以茶代酒,谢蔺先生!”




评论(3)
热度(212)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