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36.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日更了】

【偶像剧情节预警


第三十六章:




周三赵副主任急诊坐镇,忙了一个上午正要伸个懒腰,下一个患者就进来了。赵启平左右歪歪脖子,抬头正要说话,就见谭宗明架着腿坐在面前,一手撑着下巴盯着他。

赵启平吓一跳:“你怎么来了?这里是急诊!”

谭宗明表示自己非常清楚:“我知道,我这不是来见赵医生一百八十回了嘛。”

“滚蛋。”赵医生笑骂他,“你快走,不要打扰我工作。”

“那下班后咱们一起去吃个饭?”谭宗明同他讲条件。

赵医生寸步不让:“不去。快走。”

谭宗明今日无事,有的是时间陪他耗:“那我就只好让赵医生好好给我看看病了,脚疼腰伤的,不住上一个月的院怕是好不了。”他看赵启平,赵启平也看他。半晌,赵医生“噗嗤”一声笑了,抄起病历本道:“好啊,住院之前我给谭总讲个我从医的经历吧。我呢,在六院当实习医生期间啊,碰到了一个特别难搞的病人。他呢,仗着家里有权有势,就死活赖在医院不肯走,不但浪费国家资源,还特别爱装虚弱。明明什么问题都没有,他就非要花钱在医院里躺着。”

“后来呢?”谭宗明放下架着的腿。

“后来?我们就不停地给他打点滴,他就不停地往厕所跑。不知道谭总跑不跑得起,受不受得住?”后面的事情赵启平隐瞒了没说,他们干的事被这个病人的主治医生发现,只好集体赔礼道歉。

谭宗明闭上眼睛无奈地抿唇,表情变换了几下,老实站起身:“好吧,你好好工作,注意身体,我先走了。”没几步他又被赵启平喊住,赵医生撑着脑袋,似是漫不经心道:“看你最近这么乖,好啊,我六点下班,准时来接我。”

谭宗明手指在空中虚晃了几下点点他,心满意足走了。

赵医生将脸滑进掌心偷笑了一会,又张开指头从指缝里瞥他,快活极了。





晚饭遵照赵医生指示,吃的是路边摊。谭宗明原本订好了餐厅,雅座烛光红酒美食,直接被否决。

“带你谭老板去体验生活?”

闹市街上的小摊子弥漫着呛人的烟气,烧红的木炭给这个炎热的夏日更添了一份热闹,赵启平带谭宗明来得是偏一些的地方,虽然小,食客却众多;大家喝着酒聊着天,放声地笑,毫不避忌他人目光。

这是谭宗明很久没有体验过的生活的一角。

赵启平随便找了个摊子在空桌处坐下来,大腹便便的老板迎上来点菜,赵启平看谭宗明一眼,后者示意他怎样都好,于是他们要了一些肉,又点了几瓶冰啤酒,耐心等待 

啤酒很快被提到桌上,赵启平开了两瓶,细小的气泡在深色的瓶口处摇摇晃晃升到表面无声地炸开,赵医生抬手用自己的瓶子碰了碰谭宗明面前的:“敢不敢喝?”

谭宗明解开袖口,西装衬衫挽到小臂处,握了一手的凉意:“干杯。”

烧烤很快也送上来,赵启平给自己和谭宗明一人拿了一根,看到谭宗明吃了一口后,才慢悠悠将签子凑到鼻尖下嗅了嗅,正经道:“你知道吗?国内的这种小摊一般都不会用真正的牛肉啊羊肉啊来烤串,更多的是出没于角落的跑的飞快的小可爱们,也就是老鼠。重辣重盐烤出来,嗯,那叫一个香。”

谭宗明手上的签子还横在嘴边,下一秒他将它扔回桌子上,胸膛起伏了几下,做了个要呕吐的表情。

赵启平自己咬了一口,赞道“好香”,好半天才道:“骗你的。”

谭宗明闭眼深深吸气,告诉自己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吃了一会他们开始划拳,赵启平没想到谭宗明还挺擅长这个,原本抱着的预备嘲笑他并碾压他的心思也在接连输了十几把骤然消失,心态崩了个彻底。赵医生“咕咚咕咚”干掉半瓶酒,拍案而起,面上因为微醺而有些泛红。他握着酒瓶冲谭宗明喊:“你耍赖!谭宗明你是不是耍赖了!”

他这一喊,引得众人纷纷侧目,原本没人会去注意的小角落立刻招来了许多目光。众人嘀嘀咕咕地指着两人的位置,商界大佬跑来吃路边摊,不是个小新闻。眼看议论的人越来越多,谭宗明掏出钱包,抽了几张百元大钞压在酒瓶下,大喊一声“老板结账”,旋即拉起还有些发懵的赵医生的手就开始跑。赵启平在夜风的吹拂下也清醒了,谭宗明紧紧握着他的手,不顾方向地往小巷子里钻。不管什么车也不管什么人了,只是同身旁这个人一起就好。谭宗明突然想起从前在学校夜跑的那些日子,年轻而快活,放肆享受,活在当下这一刻,至于从前或未来,通通见鬼,现在都可以抛诸脑后。

赵启平跑着跑着就开始笑,他们最后在无灯无人的巷尾停下来,撑着膝盖大口喘气,望着对方笑。月光笼下来,谭宗明直起腰低头看赵启平,一步步逼着他往后退,一直退到无路可走背抵在冰凉的墙面上了,谭宗明这才低下头吻他。

赵启平揽住谭宗明的脖子。谭宗明的唇撬开他的舌和牙关,啤酒的微苦还残留在口腔里,谭宗明却从这里头尝出甜来。他揽紧了赵医生的腰,像是要同他吻到地老天荒。

最好世界都毁灭,时间都被摧毁,只留这一刻。






赵启平跟在谭宗明身后往来时的方向走,心里暗骂自己“把持不住”。他是把持不住,从喝酒那一刻谭宗明卷起袖子起他就心猿意马了。这么久谭宗明也没荒废了锻炼,赵启平看见他系得一丝不苟的领带心头就有火在烧;他想扯开那条领带,像从前一样,再慢慢咬开谭宗明衬衫的扣子……赵启平摇头,不能想了,赵启平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他这头暗骂自己没出息,那头谭宗明走在他面前才叫懊恼。怎么就那么寸有人经过呢?也不对啊自己根本就不应该在这种时刻这种地点吻赵启平,这算什么?趁机占人便宜吗?赵医生该怎么想了?可是那是赵启平啊,站在面前的是想了六年的赵启平啊。

两个人满腹心事的上了车,谭宗明先送赵启平回家再回公寓,一路无话。有那么一瞬间赵启平甚至想脱口而出一句“我们复合吧”,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片刻的愉悦并不能保证未来的安稳,赵启平输过一次,赌不起了。





谁知道过两日居然在急诊外的走廊里见到谭宗明。赵启平刚取了病历出来,谭宗明捂着张脸坐在长椅上,见到他倒没躲,反而露出个可怜兮兮的表情来。

赵启平合上病历,“啧”了一声。

办公室里冷气倒开得足,赵启平去护士站要了些药,屈膝站在谭宗明面前给他揉嘴角的淤痕,又给他手指关节上了些药。

“怎么回事?”

“替安迪揍了他男朋友,倒不怂,还还手了。”

赵医生“哦”一句当是回答。

“你别误会啊,我纯粹是出于友谊,没别的想法,这我得说清楚。”谭宗明见他没表情,有些慌了。要看医生哪里没有,更何况这点小事根本来医院都不必;他千里迢迢跑来附院,还不是为了赵医生能够看见心疼一下。可不能弄巧成拙啊,谭宗明心想。

“误会什么?我为什么要误会?谭总为什么要和我解释?”

“这……”

赵启平抱臂看他。

谭宗明只好将安迪与他男友之间的事情略略叙述了一遍,赵启平听到最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还是没什么表情,谭宗明像是想到什么,扯扯他的衣角:“吃醋了?”

赵启平冷笑一声,冷不丁伸手,大拇指在他嘴角狠狠一按,谭宗明疼得差点跳起来,毫无形象地龇牙咧嘴。

“倒是挺会为别人出头,那我现在问你要一颗星星,你是不是头破血流也要逞强去搞来?”

谭宗明不答他。

赵启平把药扔到他怀里,抬手送客:“门在那边,我还有手术,不陪你耗。”他是真气谭宗明,从前他受伤时谭宗明急得二五八万,现在自己倒忘了从前说过的话。出头,出头前不知道先保护好自己?

后来谭宗明清楚了他这一次生气的理由,倒是笑得开心:

“咱们俩这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赵启平抬腿给他踹到床沿。


——TBC——


评论(35)
热度(345)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