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35.

【无心考试只想摸鱼】


第三十五章:


征得董事会的同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晟煊的第一笔资金注入杏林分院,谭宗明在附院的大礼堂里笑得慈眉善目像尊大佛,凌远和他握手拍照,给台下的招财猫师弟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赵启平挤了个笑还给凌远。

仪式结束后众人渐渐散去,赵医生悠哉悠哉往外走,果然被谭宗明叫住。

“赵医生。”

赵启平回头:“谭总,有事吗?”

谭宗明站到他面前才再次开口,笑吟吟的:“想请你吃个饭。”

赵启平瞥了一眼还站在旁边的凌远,眼睛转了转:“和投资商私下来往怕是不太好吧,是吗院长?况且咱们之间也没什么要谈的事情,我觉得您还是我们院长多交流交流感情比较好。”

“你怕吗?”谭宗明似乎早就预料到他这样的回答,笑得依旧和善。

“当然怕,”赵医生夸张地拍拍心脏的位置,“什么都怕。”

谭总于是点头:“那我就不吓赵医生了,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一起吃饭。”

赵启平晃晃脑袋,没说什么,自己跑了。他心里清楚,谭宗明心里也清楚,破镜重圆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心结也不是说解开就解开,现在他们能如此平静地对话,已经是很好的局面了。

“谭总,”凌远等赵启平走远了才开口,“虽然有点冒昧,不过我确实有个问题想问您。”

“您说。”谭宗明将目光从赵启平的背影上收回来,转向凌远。事实上谭宗明并不想过多接触凌远,他们气场不合,表面上的和平也不过就是互不干扰的假象,但考虑到他与赵启平之间的关系,谭宗明还是决定听一听,说不定能知道些更多关于赵医生的事情。

“你觉得真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

谭宗明一愣,旋即反问道:“启平也回答过这个问题?”

凌远为着他这一句“启平”笑了一声,但没给他一个确定的答案,只是示意谭宗明回答自己。

谭宗明略一思索:“尊重他,包容他,既要让他去飞,能为他照亮方向,也要让他能有歇脚的港湾。”

“听起来像是一座灯塔。”

谭宗明没理会凌远的调侃,他更想知道赵启平的回答。凌远微微一笑:“他说他会允许你的骄傲。不过谭总,任何事情都是有限度的,对吧?”

谭宗明豁然开朗。





赵启平从会议室路过,看见安迪坐在里面。

他探头进去打了个招呼,安迪看起来心情不大好,不似前两次见面时那么神采奕奕的,反而是满腹心事的样子。她在等谭宗明,赵启平一时无事,干脆坐下来陪她一会。他对安迪倒挺有好感,少有的交流里赵医生发现二人倒是很聊得来,那次吃饭过后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偶尔说上几句,倒像是相识多年的老友一般。此刻赵启平坐下来,不经意似的给安迪讲了两个笑话,待到安迪面上的愁色少了些他才松了口气。安迪不是不知道他的意思,于是道:“多谢你赵医生,虽然你的笑话解决不了我的问题,但至少我现在心情还是好了很多。”

“船到桥头自然直,没有过不去的坎。”赵启平宽慰她。

安迪笑了笑,没说话。好半晌她又道:“不过我不是很喜欢欠人情,这样吧,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说出来。”

赵启平失笑:“这点小事……”但他看安迪一副认真的表情,只好道:“你要是坚持,那就帮我介绍几个富贵病人,让我也为医院的创收事业做点贡献?”他是开玩笑,谁知道安迪当了真,仔细思索片刻后真诚道:“那我能介绍给你的,恐怕不是小曲就是老谭了。”

“别别别别,”赵医生连连摆手,“你这是帮我你这是害我啊?”

安迪看了一眼外面,谭宗明正走进来,于是她拍拍小赵医生:“是你说的,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赵启平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恰好与谭宗明四目相对,他拔腿要走,被人拦下来:“太有缘了赵医生,刚刚散会又在这里碰到。”

赵启平耸耸肩:“谭总,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如果你去骨科待上一天,那您可以一天见我一百八十回。”

“噢,”谭宗明若有所思地点头,“原来赵医生是想给我一些暗示。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明白,赵启平垮下脸:“请谭总让一让,我要去工作了。”

谭宗明从他面前退到一旁,伸出手来:“请。”

赵医生瞪他一眼,施施然走了,谭宗明对安迪比了个“多谢”的口型,笑得十分开心。




然而谭宗明忘了还有一只“拦路虎”的存在。

曲筱绡。

看到安迪办公室里的一摞漫画时谭宗明吓了一跳,他走过去随手翻了两页,“啪”一声合上了,尴尬道:“抱歉,嗯……我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爱好。”

“那不是我的,”安迪头也不抬,“是小曲托我找人带回来的。”

“噢!”谭宗明很意外。

“不过准确来说那也不是小曲要看的,是她准备拿来作为礼物送给赵医生的。”

“赵医生?!”谭宗明更惊讶了。

安迪终于抬头看他:“不知道小曲从哪打听来的消息,赵医生爱看这些东西。”

“我可不知道启平还有这些习惯。”谭宗明皱皱眉。安迪点头:“嗯,可是人是会变的嘛,六年前不喜欢不代表六年后不喜欢。”

谭宗明假意沉下脸色,按住那堆书:“安迪,你不厚道。”

安迪合上文件,笑得坦然:“公平竞争嘛,男未婚女未嫁,我也不能拦着小曲不让她追赵医生吧?再说了,你也该有点危机感。”

“谢谢,我的危机感已经很重了。”

安迪摊手。

“好吧,好吧好吧,你拿去吧,”谭宗明举起双手表示投降,“我是不怕的,只是到时候小姑娘输了可不要哭鼻子。”

安迪微笑:“你也是。”

虽然不明白谭宗明为何没有拦着自己,但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当天安迪将小曲软磨硬泡了许久才求到的礼物送到她手上的一刻,突然想起离开前谭宗明意味深长的一笑。

安迪看着兴高采烈的小曲,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然没两天小曲就丧着脸回来,见着安迪扑进她怀里就开始嚎:“安迪——”

“怎么了这是?”安迪觉着自己不好的预感怕是成真了。

果然。

“赵医生不但没有收,还,还语气特别冷淡特别吓人的告诉我,他不喜欢别人打探他的隐私。安迪,怎么办他是不是已经讨厌我了——”

安迪抱着小曲,才晓得谭宗明那天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不怕的。”

谭宗明当然不怕,他早猜到小曲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是夜赵启平收到谭总消息:“一别数年不知道赵医生如今喜欢些什么,愿不愿意大发慈悲告诉我,让我来投个赵医生的好?”

赵启平回他:“谭总手眼通天,这点小事查不到?”

谭宗明噙着笑打字:“那怎么好。那不尊重。”

“你倒乖。”

谭宗明回了个馒头人的笑脸。

对赵医生,擅自主张是大忌。这点小曲不懂,谭宗明却十分清楚。

一个人可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TBC——

评论(56)
热度(291)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