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34

【来自月更党的半夜修仙更新,前文请戳专属tag~】




第三十四章:


屋子里的陈设倒是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许多东西都由从前的双人份变成了单人份。谭宗明把自己的居家拖鞋让给了赵启平,自己踩了双一次性的,跑到厨房抱了咖啡豆和咖啡机出来。赵启平四下环顾了一周,窝进沙发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低低长叹了一声。机器小声运转起来,谭宗明已经脱了外套,袖子挽到小臂,听到他的叹息偏过头来,十分温柔地笑了一下。这让赵启平恍惚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他们正身处六年前某一个普通的夜,预备熬夜奋战的赵医生安静地躺在沙发里,等待谭宗明为自己煮一杯咖啡。

赵启平于是有些昏了头,习惯性地探身往茶几下方摸,果然摸到一包烟和一支打火机。他瞬间就有些清醒了,手里攥着两样东西不知如何是好;倒是谭宗明混不在意地笑,对他道:“那烟是前段日子别人送我的,昨天才拆,我感觉还不错,你也试试?”

赵启平转了两下眼睛,取出支烟敲了敲,点燃了,盯了半天才送入唇瓣间吸了两口,也没作任何评价。

谭宗明端着咖啡向他走来,递过去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下了:“两块糖,我还记得你不爱喝太苦的。”

赵启平按灭了烟,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低下头盯着深褐色的液体沉思了一会,忽然很轻地笑了一下:“谭总还记得什么?还知道什么?又还准备了什么?”

几年不见,赵医生修的牙尖嘴利,谭宗明感觉自己似乎能看见他的两颗尖牙;小狐狸张着嘴,随时准备扑上来咬谭宗明一口。

赵启平站起身,大步往卧室走去,谭宗明连忙跟上;高低两个枕头一如既往摆在床上,赵启平过去拉开衣柜,自己留下的居家服和西装也好好挂着。还有什么?他风风火火冲出卧室又往书房走,书柜里一尘不染的医疗书籍,当初写论文留下的资料,书桌上的相册。其他地方呢?都是同从前一样的,提醒他确确实实在这里生活过,似乎他不过是离开了一段时间去工作而已。

赵启平回身盯着一直跟在他身后的谭宗明,后者始终带着笑,看起来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故地重游,回忆往事,然后?”赵医生绷着脸,“真情告白,大团圆结局?”

谭宗明点头表示肯定他的猜想,问道:“还听吗?”

心底升起一股火,赵启平绕过他,边走边道:“对不起谭总,我想我该走了。”他走到门口换了鞋,一只手握上门把手,忽然有些自嘲地笑道:“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好吗谭宗明?你总是这样。”说完,赵启平还没来得及打开门,先被人扯住另一只手腕拽了回去。这一下用了不小力气,谭宗明和赵启平被惯性带着向后踉跄,双双摔倒在地毯上。

赵启平一拍地板要起身,被谭宗明一把拉了回去,箍在手臂里不得动弹。

赵启平冷下声音:“放开!”

“这是我好不容易赌来的机会,我不会放的。”谭宗明不肯退让。

“你和谁打的赌?”赵启平挣了两下,无果。

谭宗明把头埋在他肩膀上,语气里有种亡命徒劫后余生的后怕:“和你,和我自己。”

见赵启平安静下来了,谭宗明这才试探性地放开他,继续解释道:“我和我自己打了一个赌,我赌我们还有机会。赵启平,我们是不是还有机会?”

赵启平一言不发,从他身上爬起来,起身俯视他:“不是,没有了。”

谭宗明坐起来,垂着眼睛不说话。赵启平沉重地呼吸着,胸膛起伏。良久他转身就走,谭宗明的声音又在背后低低响起:

“赵启平,是我输了。我以为你还爱着我,就像我还爱着你一样。”

挂钟指针不知疲倦地行走着,他们互相数着对方的呼吸,时间却在这瞬间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爱有什么用?”赵启平打破宁静,他冲到谭宗明面前单膝跪下来,抓着他的肩头问他,“你告诉我,爱到底有什么用?”

“什么用都没有。”谭宗明摇头。

“是,什么用都没有。我爱你,我是爱你,我承认。这六年我一直在想你,我总是去打听你的消息,我没法骗自己我也没法再逃避,可我不知道怎么爱你。你懂吗谭宗明?我不知道什么才是爱一个人正确的方式,我不知道我们俩到底应该在对方的生命中在这份感情里扮演怎样的角色;我们为了对方拼命去改变自己,又不断去要求对方,到最后我们到底爱的是对方还是我们自己的设想?”赵启平喘着粗气,抹了一把脸继续道,“我太了解我自己了,我自私,我追求自由,我不愿意为任何人放弃我所追求的东西,这才是我,这不是你要的我,你不知道怎么去爱我就像我不知道怎么去爱你一样。我也不喜欢以自我为中心的你,不喜欢拿你的价值观要求我的你,不喜欢不懂我的你。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在爱情里变得不像我们自己的彼此!但哪怕我有这么多的不喜欢,我还是没办法克制自己对你的感情,我就是这么不洒脱!”

他说完又起身,烦躁地在屋子里转了两圈,一脚踹上了桌角,又拉开凳子坐下来和自己生闷气。

谭宗明扭过头去看他,吞咽了两下,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我知道的太晚。我在你离开之后才想明白这个问题,也许我们都还没有找到最正确的方式去爱对方,才让我们之间没有了安全感,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我一直以为你要的是自由,后来我才想明白,你要的是理解,是尊重。启平,这些东西我是不是明白得太晚了?如果我们早一点对彼此说透,是不是就不会产生今天这样的局面?”

赵启平仰起头,使劲眨了几下眼睛。

谭宗明艰难地站起身,走过去用大拇指揩了一下赵启平的眼角。

“我知道爱什么用都没有,但爱是将你我联系起来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它是我所知道的最好的一个字。赵启平,我不要你在我们的关系里扮演任何一种角色,我只要你做自己。”

他伸出双臂,小心翼翼地将赵启平抱住,仿佛抱住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但这个拥抱没有持续太久,赵启平推开他,深吸了一口气。

“好了,六年前我该说却没说的在今天都说完了,分手这件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我们都做过错事,说过伤害对方的话。谢谢你让我终于能在你面前正视我自己的内心,也许你讨厌分开的这六年,但我感谢它给了我们彼此认清自己的机会。”

“启平……”谭宗明想要握他的手,却被赵启平躲开。后者起身退了两步,坦荡地笑。

“可是我没有再和你在一起的勇气了,我不知道我们之间会不会再次因为同样的原因吵架,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真的走到相看两相厌的地步。如果相处会让我们不自觉地去改变对方,那不如就停留在现在这个地步。”

“你会遗憾的,赵启平。”

“我宁愿遗憾,也不要后悔。”



他们默默对峙,山雨欲来。

窗外的雨逐渐小了,拍打窗户的动静隐下去,像是某种催促离开的信号。谭宗明不可抑制地想起童话故事里十二点的钟声,他的爱人要离开,但他总有办法留住他。

“那是你的想法,你的猜想,不是我的,更不是事实。”谭宗明不慌不忙,娓娓道来,“如果赵医生要继续坚持这种想法,那我只好重新追求你一次。”

他走到赵启平面前,气势居高临下。

“赵医生,你好,我是谭宗明。”



七年前的那个夜晚,赵启平抬起眼睛,望见一片温柔。

逃出荆棘的围困,他才终于得以望见爱情真正的模样。


——TBC——

忽然有种可以直接就在这里完结了的感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我乱说的还有好多东西没写呢)】

评论(30)
热度(384)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