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26

【补档】

第二十六章:


-滴-


    结束时赵启平有些脱力地伏在洗手台上,眼神瞥到地面才发现有几缕红色落在脚边。谭宗明正在一旁围着浴巾弯腰收拾残局,那些血就来自于他的脚底。

    赵启平唤他:“老谭。”

    那人抬起头,微微侧过身向他,问道:“怎么了?”

    赵启平直起身子,扯过谭宗明给他放在一旁的浴巾围好了,这才招招手,对谭宗明道:“你来。”

    谭宗明放下东西向他走去,脚步有些难以察觉的深浅不一。赵启平等他走近了,盯着他的眼睛,问他:“疼不疼?”谭宗明愣了愣,摇头:“不疼。”

    赵启平蹲下身去,谭宗明听到他很轻的一声叹息,伴随着已经有些发凉的手指握上自己的脚踝,对他道:“你不要骗我。你哪怕做我不喜欢的事情,也不要瞒着我。”

    “什么?”谭宗明顺从地抬起那只受伤的脚,低下头去看他。赵启平也抬起头来,眼神同他的相遇,嘴角含着一点不清不楚的笑意。

    “你说呢?”

    谭宗明抿唇,心脏狂跳,偷偷地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冷静下来。他小幅度地晃一下腿,笑着对赵启平道:“我说谎了。好疼啊。”

    赵医生低下头去“嗯”了一声,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口,幸好没有残留的玻璃碎片,应该是刚才踩到了比较大的划出了一道口子,虽然长但不算太深。他起身扶着谭宗明出了浴室回到卧室,找出急救箱来仔仔细细地包扎了,又不放心地检查了好几遍才算完事。

 

 

    第二天谭宗明瘸着脚去上班,眉间隐约有郁色,看得助理心惊肉跳。助理反复确认了好几遍文件才敢硬着头皮送上前去,谭总正一只手撑着脑袋看东西,这时候微微抬起眼来瞥他,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藏在其中。

    “谭……谭总。”

    “你去处理房子的事情时,确认所有环节都没出问题吧?”

    助理一惊,仔细回想了一会儿,笃定道:“没有。保密协议也是签好了的,绝对不会出错。”

    谭宗明垂下眼睛细想了想,怕是自己多心,又怕自己疏忽了什么,思索了好一阵子才接过助理手里的文件,挥挥手让他先出去了。

    “好的谭总。”助理正欲离开,忽想起一件事情,于是又道,“对了谭总,几天前赵先生曾来过一趟晟煊。”

    谭宗明眉心一跳:“启平来做什么?”

    “哦,赵先生是来找我,请我吃饭,说是感谢上次帮他办签证的事情。我推辞不得,于是就去了。”

    “吃个饭而已……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好的。”

    心里的那点不安又活跃起来,谭宗明蹙眉沉思良久,赵启平仰着脑袋看他的画面又出现在眼前——

    “你不要骗我。你哪怕做我不喜欢的事情,也不要瞒我。”

    谭宗明又想,赵启平这样骄傲的人,如果真的知道了真相,怎么可能会不发作呢?他抱着这一点侥幸的心理,最终还是觉得可以瞒过对方,带着愧疚给赵启平发消息。

    “赵医生,吾欢喜侬啊。”

 

 

    赵启平在洗手池前站定出神。

    他刚跟着主任做完前几天送来的那个病人的手术,沉重的铅衣压的他满身是汗,几乎胳膊都抬不起来。口罩将那些燥热的呼吸都裹在半张脸里,镜子里的赵启平只露出一双眼睛和搭着几缕湿发的脑门。

    凌远的问题还在他脑子里回荡着:“启平,你说真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赵启平那时给他师哥的回答是“豁出一切去爱”。几乎是那个问题跳出来的一瞬间赵启平就决定了要去退掉自己从前的房子,他知道谭宗明在担心和害怕什么,知道对方需要足够的安全感。

    物业的管理人员看见他时非常惊讶。赵启平有些疑惑地快速办理了手续,在休息室等待时被主管的小女儿撞了个满怀。

    小姑娘从前和他关系挺好,激动地抱着他喊“启平哥哥”,问他:“启平哥哥你是来退房子的吗?”

    赵启平一愣,蹲下来平视着她,笑着反问道:“是呀。你怎么知道的呀?”

    “我听妈妈和爸爸提过呀!他们是已经给你打电话了吗?”

    “什么电话?”

    “就是……哎呀!”小姑娘猛地捂住嘴,“妈妈说了不能告诉别人的!”

    赵医生笑着揉她的头发,轻声道:“可是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件事情又与我有关,我总不是别人吧?”

    小姑娘歪着脑袋思考。

    “嗯?”赵启平继续哄她,“你不喜欢启平哥哥了吗?这种小事都不肯让启平哥哥知道?”

    “那好吧,”小姑娘点头,“我是偷偷听到妈妈说起来的。好像是有一个叔叔给妈妈打电话,就是要租你那间房子,让妈妈给你打电话来退掉,还说付多少钱都没问题。哦!应该就是昨天来的那个叔叔吧!我听到他和妈妈说起电话的事儿了!他还带了另一个叔叔来,他们聊了很久,最后好像还……还签了什么什么东西。”

    小姑娘说完自己先神神秘秘地比了个“嘘”的手势,眼珠转了转,压低声音道:“你可千万别告诉妈妈我跟你说了这些,我听她说,让别人知道了,她要赔好多好多钱的!”

    “好,拉钩,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你也不许告诉妈妈我知道了这件事情哦。”

    “没问题!相信我!”

    他们拉了钩,赵启平脑子转的飞快,忽然就想到了最坏的可能性。赵父赵母是不可能干涉他的住处问题的,其他人和他无怨无仇,在房子的问题上动手脚也得不到任何好处;思来想去,唯一有可能的就是……

    赵启平又问小姑娘:“你还记得那个叔叔的长相吗?”

    “记得!他长得也很好看!嘻嘻,但是没有哥哥好看!”

    “小丫头!”赵启平刮刮她的鼻子,“那我下次拿几张照片来,你帮哥哥认一认人好不好呀?”

    小姑娘从自己书包里掏出一个手机来,点了几下递到赵启平面前:“哥哥我有微信的哦!你加我微信吧!”

    赵启平哑然失笑,在她期待的目光中也拿出手机来,一边操作一边道:“你才多大就又有手机又有微信的,学不学习啦?”

    “我的同学们都有!哥哥你不懂!这叫时代的进步。”

    “还时代的进去,鬼灵精……好了,加完了。”

    他们又玩了一会,直到工作人员进来通知赵启平手续已经办完,在两个星期内将房子空出来就可以。他们互相告了别,赵启平借着请谭宗明助理吃饭的机会偷偷拍了几张照片,传给小姑娘后就立刻撤回了。

    那头发来重重的两个字:“是他。”

    如果凌远现在还想听,赵启平觉得自己也许会补上另外一句话,除了“豁出一切去爱”,还有“允许对方的骄傲”。

 

 

    赵启平洗了手换了衣服回到办公室,手机才解锁谭宗明的短信就跳了出来;赵启平忍不住笑了笑,他不知道谭宗明有几分试探,几分,愧疚和几分小心翼翼,但只要存了一分,赵启平就能努力地尝试着去理解他原谅他的做法。

    两个同样有着各自的骄傲的人,总是需要有人先学会妥协的。

    赵医生重新按亮已经熄灭的屏幕,笑着回复他:

    “那就记得空出一天时间来帮我搬家。”

 

——TBC——

【评论在哪里呀评论在哪里】

评论(16)
热度(176)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