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灯火入眉弯 17

【补档】

第十七章:

 

    赵启平一惊,下意识握紧了手心,听到谭宗明倒吸冷气的声音时才又慌忙松开。

-来-


    两人收拾好浴室和自己后已经是深夜了,赵启平几乎是软着腿摔进床里的,裹着被子一动也不想动。

    谭宗明从客厅倒了杯温水端进卧室,被前一秒还昏昏欲睡下一秒就翻身爬起来的人夺过“咕嘟咕嘟”几口就饮尽了,擦着嘴打了个嗝。

    谭宗明关了灯也把自己塞进被子里,两个人对望着在黑暗里大眼瞪小眼好一会,谭宗明先开口了:

    “过两天我得出个差,顺便去陪我的父母过年,估计得年后才能回来。”

    “嗯,”赵启平应了一声,“快过年了,我也要回家的。”

    他们又沉默了一会,谭宗明伸手揽住他,低声道:“你这几天避着不见我……我知道是我把你逼太紧了。你要是还没做好搬过来的准备,就先不用搬,不用这么为难。”

    赵启平还是低低地应了一声。

    谭宗明叹了口气。

    “你不生气吗?”好半天赵启平问他。

    “我还怕你生气。”谭宗明笑。

    两个人又不说话了。过了许久,久到谭宗明以为赵启平已经睡着了,那人忽然凑近了将头抵在他手臂上,轻声道:“对不起……再给我一点时间,再一点时间就好。”

    谭宗明笑笑,拨开他额前散落的发印下一个吻,对他道:“好,我等你。睡吧,我的赵医生。”

    隔了多日,他们相拥而眠,一夜好梦。

 

 

    临近春节的日子工作忙碌的可怕,谭宗明如期踏上了去美国的飞机,赵启平忙得脚不沾地,每天回到家中都感觉魂都要飞出体外。

    然而节日的氛围也愈发浓厚了。

    病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办着出院手续,但凡能回家的绝不在医院逗留;大街小巷都张灯结彩起来,沉睡了一整个冬天的城市被火红包围,伸着懒腰苏醒过来。

    赵启平得了假,打了个电话回家告知。母子俩闭口不提谭宗明的问题,但他们都知道,总是要解决的。

    谁也不会让步。

 

 

    年三十的头一天赵启平终于从医院繁杂的工作中解脱出来,他放任自己在家中睡了一天,直到午后太阳落山才爬起来,洗了个澡开始收拾回家需要准备的东西。

    谭宗明算着时差给他发了条路上小心的消息,被他嘲笑回去:

    “总共不到三个小时的路程,我还能被拐跑了?”

    那边很快回他:“万一呢?我们赵医生这么受欢迎。”

    赵启平笑着倒在沙发上,手肘压在背投的遥控器上,打开了电视。

    他“啧”了一声,刚要关掉,却突然对“最近播放”那一栏来了兴趣。在他印象中两个人很少回家,窝在一起看电视的机会几乎为零,在家一般也都是一人一个pad或者电脑。赵启平十分好奇自己不在时谭宗明都看些什么,于是直接点了进去。

    系统反应了两秒,画面还未来得及反应,音响里先传出几声引人遐想的喘息。赵启平瞪大了眼睛,在看见画面后眼疾手快地按灭了电视。

    谭宗明!赵启平咬牙,现在知道你那些招数是从哪学来的了!

 

——TBC——


【想要评论嘤】

评论(29)
热度(206)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