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不接受任何形式转载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新的生活已经掀开一角,落进从前从未出现过的光与爱
无意与无逻辑者交流
会的不多,其中之一是不与这个世界妥协
无根而固者,情也
很努力地在讨自己的欢心

【谭赵】番外一——心头病

【补档,想要评论QAQ】

    附院骨科每每赶上赵主任坐镇,总是人满为患。患者大多数是清一水儿的年轻小姑娘,不知从哪来的内部情报,消息比娱乐圈的八卦记者还准:赵启平哪天值班哪天有空,甚至来的时候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她们都知道。平时还好,一逢周末,赵主任的诊室门外排长队,一个接一个的小姑娘上赶着送脚送手给他摸,真正有病有灾的都不好意思来挂他的号——反正也是很难挂到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赵启平表示理解,可这情景落到谭宗明眼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谭总这天心情好,公司刚刚拿下一个大项目,上上下下卯足了劲总算打败了竞争对手,庆功宴定在两天后。他迫不及待要和赵医生分享这份喜悦,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见一见值了好几天班没回家的爱人。

    谭宗明停了车,一面进了医院直奔骨科,一面暗骂凌远没人性,大周末也不放人回家休息。可医院走廊里人来人往,医护人员忙的打转,又想想自己也是熬了几个大夜,也没什么资格去妄议了。

    主任医师的办公室门口甩开一条长龙,谭宗明没打算进去打扰赵启平工作,也就没挂号,只想着老远站在门口瞧他一眼,打个招呼就好。可穿过长龙挤到门口,谭宗明打眼一望,脸黑了一半。

    花骨朵儿似得姑娘翘着脚,声音娇滴滴的:“赵医生——我的脚真的很疼——”

    赵启平冷着一张脸,面上表情全无,公式化的语气:“我真的看不出来你的脚有什么问题?这样吧,建议你去拍个片子,看看是不是里面有什么问题,我看过之后再做定论。”

    “好吧。”

    谭宗明身旁的另一位姑娘幸灾乐祸地笑了一声,骄傲地昂着头进去了。谭宗明发着呆,姑娘已经坐到了赵启平面前,像只黄鹂,喊他:“赵医生。”

    “大叔,大叔!”

    “啊……啊?”谭宗明回神。

    “你挡着路了!”先前被赵启平支出来的姑娘没好气地冲他喊。

    谭宗明侧了身让开路,摸了摸自己的脸。大叔?自己有这么老了吗?

    再回身去看赵启平。那人弯着腰仔细观察着病人的患处,刀削似的脸庞看不出一点岁月的痕迹,表情严肃没了眼角的几条褶,再配上赶时髦染的一头红毛,怎么看怎么是个年纪轻轻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再看自己,谭宗明一面往回走一面想,知道身份的人管自己叫一声谭总谭大鳄,不知道身份的,往人前面一戳,自己就是个挡道碍事的中年大叔。

    年轻迷人的赵医生是多少小姑娘的心头好,谭宗明问自己,你能凑巧解决掉一个曲筱绡,能那么“凑巧”地解决掉未来的几十个几百个“曲筱绡”吗?

    答案谭宗明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否定的可能性在自己心里是大于肯定的可能性的。

    谭宗明惆怅得很。更惆怅的是,他好不容易哄回了骄傲的赵医生,这种没道理吃醋的事情更不敢拿到赵启平面前去说。说什么呀?说我不愿意让你和女患者接触,她们都居心不良。凭什么呀?这是人家的事业,你凭什么限制人家的自由啊?赵医生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

    越想越不得劲,原本来探望赵启平和他分享喜悦的初衷也忘了,谭宗明开着车回了家,自己研究健身和保养品去了。

 

 

    赵启平坐在办公室里,突然抬头望向门口。

    奇怪了,刚刚明明闻到熟悉的香水味了。

 

 

    赵主任办公室外的情景落到凌院长眼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趁着午休时间,凌院长一个电话把还在吃饭的赵医生召唤过去,辞严意正地批评他这是“浪费医疗资源”。

    “师兄你讲讲道理,”赵医生翻个白眼,“有本事你让挂号处的人不给他们挂号,不就是从源头解决问题了吗?”

    “我没这个权利。”凌远瞪他。

    “那我也没权利阻止病人挂我的号啊!”赵启平跳脚,盯着他师兄,转了转眼珠子,“要不然,你给我放个假,少排点班。这样就不怕浪费医疗资源了。”

    凌院长冷笑一声,打碎他的如意算盘:“想得美!”

    “我都忙的好几天没回家了!”

    “让谭宗明独守空闺你不乐意了?”

    “我呸!你自己没人陪就来压压榨你亲师弟!”话一出口赵启平就后悔了,连忙捂住嘴拿眼去觑凌远神色。

    凌远倒没怎么在意,似是习以为常了:“我会等到他回来的。”

   “……嗯。”

    “行了你先出去吧,我再想想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凌远一挥手,赵启平立刻逃一般的离开了。院长办公室因为凌远的习惯和身体问题常年夏日里也很少开空调,他才进去不过十分钟,已经被热的一身大汗。他带上门,扇着风,扯着领口喘气纳凉。

    路过的护士看了他一眼,忽然飞快地跑开。

    赵启平奇怪地皱皱眉,重新整理好衣领和领带,插着兜晃悠悠离开了。

-来刷卡-

     三个人的心头病都被解决,凌院长扔下手中文件,长舒一口气。

    办公桌上,照片里的人笑着看他,凌远得意地抛过去一个吻。

 

——Fin——

评论(47)
热度(345)

© 笙歌慢 | Powered by LOFTER